【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茶香里飘出兄弟情(茶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27:18

放假以来,我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除了干点家务,收拾房间,照顾盆景,剩下的时间全部奉献给了文字。每天爬网评文写文,成了名副其实的网虫。也想稍微凉快一点出去转转,一想到粗线条的夫君不会照顾自己,加上我晕车厉害,迟迟没有走出这个村庄。

天天如此的生活,就像平静的湖水,似乎需要一阵微风,泛起动感的涟漪。我也算是瘾君子,闻到酒香就控制不住来两杯。由于心脏不太好,夫君管得太严,我只能偷偷地喝两口,有了晕乎乎的感觉,想到什么,就涂鸦一篇,脸一点儿都不红。清醒了一看,也许只有我才敢这么写,什么都敢说,毫无顾忌。但是,岁月不饶人,这个夏天,为了健康着想,我滴酒未沾。缺少了酒刺激,感觉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寡淡无味,规规矩矩,毫无生趣。什么事能给我带来快感,让灵感像一匹奔驰的野马任意驰骋?

一天,夫君从从县城办事回来,放下背包,拿出一个邮件:“美女作家,歇一会,海弟弟给你邮来一套茶具。”

我正在电脑前码文字,头也不抬:“放那,你用吧,我从来不喝茶。”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海弟弟一再强调,这是送给大嫂的,不准我用。”夫君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咦,什么情况?海——我的小叔子,和我同龄。这么有心,给我这个久违的大嫂送一件专属的礼物,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海的礼物有什么特别呢?

拆开外包装,一套精致的紫砂茶具,呈现在我眼前。茶具里面塞满纸巾,尽管是从遥远的北京邮来,竟然毫发无损。一把茶壶,里面有个网袋,起过滤作用,两个茶碗配有碗盖和小碟。我被这艺术品吸引了:这就是脚下厚重的泥土,经过能工巧匠塑造成型,再经过烈火的熔炼,才出落得这么完美。

里面还有一个纸筒茶叶,茶叶筒顶上还有红丝线编织的中国结,中国结的下端有一小块玉佩,玉佩上下装饰着两个金黄色的珠子,底下是丝线穗穗。筒盖和筒身的封口处有“崂山茶”注册商标,商标上有二十四小时免费查询电话,防伪标识。筒身的一面写着潇洒飘逸的两个字:清泉。两个字的空隙有一行小楷:天蕴清泉,崇尚自然。字的下面是一幅山水画,山水画的下面是一行正楷:青岛清泉茶叶有限公司。另一面是产品介绍,净含量,执行标准,生产许可证,贮藏方法,生产单位,厂址,保质期,生产日期,等级,产地,和网址。我虽然不懂,但我也知道,这茶具,茶叶不管是不是上品,这份兄弟情义就足够让我感动。

海弟弟,你总是那么忙,我们虽然是一家人,但天各一方,都有各自的事业和家庭,很少联系,我来到这个家快二十年了,我们才见过两三次面。你现在工作压力不那么大了吧?一向冲锋在前的你,似乎可以清闲了一点,优秀的小侄女也考上北京政法大学。你在相对悠闲的日子里想到了我这个久违的大嫂,我很欣慰。在你的眼里,大嫂活得超凡脱俗,对珠宝首饰,名牌时装,不屑一顾。只有这种高品位的礼物和你这个无拘无束略带一点野性的大嫂很配。

不能辜负海弟弟的这份情义,我要享受一下这种高品位的生活。很认真地按照说明书泡茶,茶壶很小,只能泡两碗茶,茶碗更小,就像我的酒盅那么大。我一口就能喝干,可是,我知道茶是要慢慢品的,我就用樱桃小口一点点品。闻着浓浓的茶香,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我和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我出生在穷乡僻壤,就是一个灰姑娘,当年与夫君相识,母亲去世不到三年,父亲有病,弟妹还小,真是人生的低谷。夫君第一次到我们村,村里的人都说我有福气,找了个一表人才的对象。

等到暑假,夫君提议带我去见未来的公婆,我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夫君就把他养大的蛋鸡全部卖了,给我买了白色纱料电脑刺绣带飞边的长袖衬衫,一条葱心绿印有鹅黄色碎花的长裙,一双白色高跟鞋,我打扮好,就和夫君坐车来到县城。走在街上,加上我不化妆,齐腰的长发自然地在脑后扎成一条马尾松,引来人们新奇的目光,遇到熟人吃惊地看着我,说我像古典美人,有林妹妹的味道。

夫君说他有个弟弟在县城上班,很忙,我们还是不去给他添麻烦,在街上溜达一会,下午直接坐车去见父母。我们正说着,有一辆小车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走下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男子,叫了一声“哥”。我顿时惊艳,我的夫君也算得上英俊了,这个男子足足高出夫君一头,国字形的脸,白净的皮肤,动作和夫君一样的干练,脸上有和夫君一样桀骜不驯的神情,只是我的夫君有和年龄不相称的沧桑。我有点恍惚,仿佛眼前是从电视剧里走下来的明星。夫君告诉我这是他的弟弟,叫海。海,多好的名字,我的名字里也有海。夫君在海的面前,有点自卑。海知道我是他未来的大嫂便热情地打招呼:“大姐好!哥,你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就像是养路工人,怎么配得上这么清纯优雅的大姐?”

海请我们吃饭。海告诉我,他哥哥小时候学习非常优秀,年年排名第一,只是为了弟弟,放弃了读高中、考大学的机会,上了师范。哥十八岁就参加工作,供弟弟上大学。夫君制止海不让他说这些:“这是当哥应该做的,有你这个争气的弟弟上大学,我就心满意足了。”

告别了海,夫君对我说,他担心心高气傲的海会看不起我这个山沟沟里长大土里土气的丫头,没想到海这么欣赏你,尊敬你。我也欣赏海的高大帅气,可我更喜欢夫君的踏实。

与海第二次见面,海下乡到我们村进行会计培训,他要给各个单位的会计上课。晚上,我让夫君请海回家吃饭,我们一起包饺子。海说话幽默极了:“大嫂,我给你说说这些小会计都是什么形象,有些小姑娘,穿着吊带超短裙,直往我身边凑,说话就像捏着鼻子,嗲声嗲气的,海哥,你有没有结婚?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女朋友?还有的打着一把阳伞,扭着屁股走路。我讲课她们从来不发言,一下课,废话说起来没完没了。”逗得我抿着嘴笑。“大嫂,那些庸脂俗粉不及你的千分之一,大嫂,让你在这山沟待着,真是委屈你了。”海的话让我很开心,我好像刚刚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海要回去了,我给他的宝贝女儿买了个洋娃娃,准备了一些生字卡片作为礼物让他带回去,他对洋娃娃好像不在意,对生字卡片喜欢得不得了,一个劲地说:“谢谢大嫂!谢谢大嫂!”

后来,单位的人,在我面前夸耀,小叔子有多么了不起,全县只有三个人考上注册会计师,就有小叔子。海到了北京,有了更好的发展。这些,好像和我无关,优秀的是海,又不是我,我们是一家人,这些外在的东西重要吗?

品着海的香茶,体会到浓浓的兄弟情,写下了这些文字。我抬头望着远方:海,我的好兄弟,你在北京还好吗?

武汉专业的癫痫治疗医院要怎么找?太原的癫痫病医院癫痫患者口吐白沫的原因哈尔滨治疗儿童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