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丹枫】银色的年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13:30

冬天的早晨,最怕闹铃响了,那一刻被窝最舒服,睡得最香了。

妻瞬间弹起,打开灯,隔着我一把扯开窗帘,她总是用这种方法让自己足够醒来。

我佯睡,给我一分钟也好。

“噢!天呐!”妻惊呼,从我身上跃了过去。

对于诡计多端的妻子,我早已领教,不过是想方设法诱我起床的把戏。

多闭一会眼睛真好。

妻窸窸窣窣的,我忍不住眯眼看她。见她趴在窗台上,头贴着玻璃。

“快来,来看!”她悄声说,语气惊喜,像怕吵醒熟睡中的婴儿,伸出一只手向我摆着。

我像她一样伏了过去。

玻璃坏了,沿着内层玻璃的一道炸纹的两边,有两片霜花。左侧稍大一点,像一片芭蕉的叶子,右边随着炸纹的形状,像一条白色的丝带,底部横着一片要比上面两块厚一些,像一方银色的绣帕。

看着妻专注的样子,我笑着揉她一头乱发:“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你这样的眼睛。”

妻边往外走边说:“想起了那年的霜花。”

与妻初识,在一辆长途汽车上。她带着醒目的红帽子,坐在我的身边。那时客车真冷呀!她一直跺着脚,搓着手,忽然,她就这样惊呼:“呀!霜花!”

正在欣赏霜花的我转身看她,口罩,帽子,甚至睫毛都挂满了白色的“霜花”。可那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闪着晶亮的光。

“孔雀裘。”她指着一块玻璃说。

我当时好尴尬,我不知她说的“孔雀裘”,就是《红楼梦》中,晴雯“病补雀金裘”那件贾宝玉的羽衣。

与我粗枝大叶地形容不同,她嘴里的霜花,极具美感,似“凤凰树的叶子”,似“大片大片的白玉兰”,又似“银杏树的小扇叶”,就连柳叶都说是“修长的”。

这一路“霜花”陪伴,旅途既不寂寞,也不寒冷。

我那水晶世界的童年啊!

小时候的冬天,一铺大炕,一大家子人,经过一夜的呼吸,从被窝里被拽出来的第一眼,就是满窗的白霜。等待早饭的时候,蹲在炕脚底,看玻璃上的霜花。

扫去厚厚的一层浮霜,火盆这时端上来了。

当阳光照在窗上时,银光一片,隐藏在里面的奇异景色就清晰地出现了。

像大白鹅翅膀上的长羽毛,像随风摇曳的芦苇花,像奶奶的旱烟叶子,像爷爷吐出的烟圈。忍不住伸出小手去摸,印上一个小掌印,立刻变得淡而透明,不一会,又凝出新的图案。

中午阳光充足的时候,顶部的浮霜化了,阳光从缝隙里钻进来,闪闪发光的霜花,精致的就像苗女头上的银饰,美轮美奂。几片花瓣,几朵柳絮,像姐姐刺绣的帘子。

玻璃在冰水的洗礼下,像一块块水晶浮雕,薄薄的,晶莹剔透,闪着七彩的光。

吃过晚饭,玻璃上再次结出冰晶。白天晒化的地方变得很薄,呈现出细碎的图片,像吹散的蒲公英,更像沾在冰面上的羽绒。

窗下面一天都化不透,新结出的霜花更有层次,更加千奇百怪,精彩纷呈。峰峦幽谷,枝繁叶茂,不留一点空隙,枝枝蔓蔓,亭亭如盖,却有遮挡不住的无限生机。

蝴蝶泉边飞舞的彩蝶,长白山上参天的松林,呼伦贝尔大草原,西双版纳的丛林。

像被冰封在北极圈的热带雨林,依稀可见盛放时的绚烂多姿,叶片上脉络清晰,纵横交错,甚至还能看见没来得及滴下的露珠呢。

大师级的工笔白描,用精湛细腻的笔法,工整绝伦的线条,细到叶片上的纹理,花朵中的花蕊,都清晰可见,结构清楚,还有微风拂过的灵动。

母亲那时是我的百科全书,但我就是那时,第一次对母亲的话产生了怀疑,她对霜花形成的解释显然没有令我信服。

九岁的我已经不相信长辈嘴里的神仙鬼怪之说了,然而,当我长大以后,用物理知识解释霜花给年迈的母亲听时,她眼里分明也露出我当年一样的质疑。母亲走后,我很少能再见到霜花了。

年少的时候,还不懂欣赏美,只是惊叹大自然的神奇,那时心中有无数个为什么不知怎样找到答案。可那气象万千的霜花,多姿多彩地封存在我的记忆中,我依然还能清晰的看见叶片的纹理和线条,依然幻想钻进那看也看不到的尽头。

银色的年华,藏着多少梦想?霜花已随着时光消逝在如今的窗前。穿过黑夜,走过匆匆,透过这一季北风,吹进眼里,拂在心里,握在你我手中。

贾宝玉的孔雀裘,父亲的大蒲扇,母亲的鸡毛掸子,还有,爱人藏在白纱里的脸……

郑州市专治羊癫疯的医院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治疗癫痫病北京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