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菊韵】擂鼓出鱼(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38:32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天空晴朗地让日头老早地蹦了出来,给一抹白云染成了淡橘色,也给茫茫苇荡蒙上了一层粉纱。苇荡里掩映着三间草舍,一群汉子在舍前忙碌着摆设香案、吊挂鞭炮,河沟里的六条小船和上面插着的红旗都呆呆地打蔫儿,似拳击手在上擂台前的片刻沉默。

这里是曹妃甸某湿地渔业养殖场。这天是个喜庆的日子——要出鱼啦!汉子们是农场的主人——“养鱼的股东和雇工。”他们在房前的一块空地上放了一张炕桌,桌上铺了一块红布,一个六十开外,浓眉大眼,强悍精明的老者,小心地从屋里分别捧出龙王爷、财神爷、关老爷的塑像,依次从左至右摆放在炕桌上。龙王爷:正襟端坐,青面人兽、白眉黄须、黑眼红嘴,头上长角,角中间是头顶,戴一顶长穗王冠,披着大红唣袍。财神爷:慈眉善目、粉面桃花、黑须至胸,戴翡翠官帽、着龙图红袍,踏云正立,左手拎一条幅:“恭喜发财”,金光闪烁;右手捧一元宝,熠熠生辉。关老爷:立身铜像,面如红枣、长眉凤目,左手捋长髯一把,右手持青龙偃月刀一杆,威武雄姿,顿生敬畏。

老者又在三尊塑像前放上香炉,有人递给他一条红绸带,扎在腰间,有四个壮汉也各自扎了一条红绸带,站在他的身后。他们都是养殖场的股东。他们的后面又围了十几个没有扎红绸带的壮汉。他们的穿着大都渔民打扮,有的还穿上了没有纽扣的脏兮兮的黑棉袄。有一位股东是我的朋友,是他约我驱车百里来看热闹的。只有他穿着讲究,他四十开外,中等身材,白净富态,着一身咖啡色西装,穿一双蓝白搭色的旅游鞋。他时不时的低头打量一眼自己的穿着,正正领带、抻抻衣角,然后眯上眼睛乐一阵儿。他看我时也乐,本来有一双大眼,但乐起来就成一条缝儿。这时,老者点了三炷香,率先跪在塑像前,所有人也都跪了下来。我的那位股东朋友从后排一个瘦小伙儿身上强行拽下一件上衣,垫在了膝下。那位被扒光膀子的小伙儿冻得瑟瑟抱肩。老者道:“跪拜……。”“一拜龙王,风调雨顺、赐我丰食……”。大家跟着他对着龙王齐刷刷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老者将三炷香插在了龙王前的香炉里。老者又点燃三柱香,道:“二拜关公,团结协作、正义公平……”。又对着关公塑像齐刷刷磕了三个响头,老者又将手中的三炷香插在了关公的香炉里。接着他们又重复着前面的动作对准中间的财神,道:“三拜财神,财源滚滚、入我家来……”完成上香仪式后,老者喊:“出——鱼——喽——”

光着膀子的小伙跑去点鞭炮,渔工们从屋里抬出六面直径一米左右的大鼓放在六条小船上。每条船上跳上三个人,一个手持捞网站在船头,一个手持鼓槌站在船中央的鼓后,一个手持竹杆站在船尾撑船。那位老者手持捞网站在第一条船上,带领着其他船只鱼贯地驶航了,船上的红旗也跟人一样打起了精神,扑棱棱地飘展开来,不时有苇中孵窝的鸟儿惶恐地冲上空中盘旋翱翔。

这处渔场有四千多亩的苇荡,里面藏着许多纵横交错的沟渠,沟渠不算宽,将够两条相向而行的船只擦肩而过。有一条稍宽的沟渠把整个苇荡围了起来,圈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这条沟的东岸修了一条小路,是用来与场外沟通的,可供一辆运鱼的汽车进出,沟渠之间都是相通的。原来他们是在这些个沟渠里撒了鱼苗来养鱼的。水多时,鱼儿就跑到苇荡里四处游荡,水少时,鱼儿就结伴回到沟渠中与亲人团聚。它们不用喂食,完全靠芦苇提供自然饲料,野里生、风里长,鱼的味道自然与鱼池里喂饵料的不一样。

十来分钟的样子,最后一条渔船也驶进了苇荡的迷宫里,不见了踪影。我的那位股东朋友没有上船,他领着我顺着那条小路来到一处沟渠交汇之所。就是在苇荡外围的沟渠中央有一个跟苇荡中的沟渠相通的接点,形成了一个“T”字形。他告诉我,待会儿,所有的船只都会集聚在这里。半个小时过去了,日头已经洗白了自己的脸,还没有发现船的踪迹。有两辆拉鱼的汽车驶进场区,一辆停在草舍前,一辆悄悄开到我们的跟前。突然,苇荡里鼓声大燥,这是船队开始赶鱼了。苇中的各种鸟儿一起被轰起,它们的叫声受到的似乎不是惊吓,而是配合着鼓点欢歌笑语。它们盘旋在渔船的上空,船走到哪,它们就盘旋到哪。我能认出的有白鹭、灰鹤、野鸭、鱼鹰等。船终于露头现身了,有三条船从三个水沟率先驶来,擂鼓汉子抡圆了鼓槌,震得空气一圈圈传播着颤巍,惊得鱼儿上窜下跳。船头站着的捞鱼人开始忙碌起来了,他们不停地捞起蹦跳的大鱼,放进船舱里。三条船的距离相向着靠近,大鱼小鱼似脱缰的马群,碰撞着蹿越,捞网根本来不及浸到水中,就有高高跃起的大鱼落入网兜。空中的鸟儿们纷纷扎猛子逮小鱼,好一幅人、鸟、鱼演绎的丰收盛景啊!还没等渔船来碰头,捞起的大鱼已经装满了船舱,再装也得漫出去,捞鱼人看着网兜里的鱼和船上的鱼发愁。擂鼓人只好罢手,惋惜地看着鱼儿仓慌散去。那位岸上的股东朋友指挥着卸船,给鱼贩子过秤装车。鱼可真大,黑鱼、花鲢、草包都在十斤以上,鲤鱼有七八斤的,鲫鱼都在半斤左右。三条船上的鱼整装了一双排坐汽车,车缓缓开走了,停在草舍前的那辆汽车又开了进来,老远又有几辆拉鱼的汽车向渔场这边开来。卸了货的渔船又分头回去赶鱼,另外的三条船上的大鼓又在苇荡深处擂起来了,他们也会把鱼从不同方位赶到这里来,上秤装车。

像这种出鱼的方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觉得,好!比拉网出鱼、淘干拿鱼、通电出鱼都好!拉网出鱼,费人费工,破坏渠边的环境;淘干拿鱼,浪费人力财力,也不划算;通电出鱼,最不好,也是滑着小船,船上装一发电机,两人合作,一人撑船,一人右手持一竹竿,竹竿一头绑一个电圈,用一条电线跟发电机相连,左手持一捞网,把电圈插入水中,把鱼电得发昏、翻白,捞上来。这种方式不光有电死人的危险,还能把鱼子电死在鱼腹中,有绝种的危害;而这种擂鼓捞鱼,即环保又科学,捡着大的捞,剩下中的、小的,来年不用撒鱼苗,循环往复,无穷尽也!

他们出鱼的时间需天天如此一个来月,由于是野生放养,所以鱼价高于养殖鱼。我见一个东北鱼贩子不远千里也来拉鱼,便稀奇地凑近攀谈起来。他说,把这儿的大鱼拉到哈尔滨,可以冒充江里的野生鱼销售,价格能翻几倍。我问,吃不出来吗?他说,东北那嘎嗒熬鱼除了搁葱、姜、蒜、辣椒,还搁大酱,搁一大碗酱,几乎吃不出来。我说,养鱼池的鱼更便宜,你咋不去那里收?他说,养鱼池的鱼一肚子饵料,放再多的大酱也有饲料味,而且个头也不够大。听了他的话,我叹了口气,鱼贩子的心可真他妈黑呀!把市场都给搅乱了,可怜百姓竟不知。

眼看晌午歪了,出鱼的汉子们还没有收手吃饭的念头,还在喜悦地丰收。我没有跟他们打招呼,连那位忙碌过秤的股东朋友也没说一声,就悄悄地撤离了现场,生怕一句话搅乱他们劳作的兴致,毕竟这一时刻是他们一天天守望得来的,之前不知有多少个辗转反侧的纠结之夜。我衷心祝福他们,祝他们年年都有这样的喜悦和收获,祝天下的农民们天天都有这样的幸福和欢笑。

哈尔滨哪里治癫痫最好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呢如果换成丙戊酸钠治疗癫痫会有效果吗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