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梅花伴叶(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35:08

【梅烙】

每当繁华落尽的季节,总有那么些许的伤感,如同这深秋的萧瑟,过度着繁荣到凄凉的整个脚步,轻轻为自己画眉,如梅花开在心间,点缀着枯萎的绚烂。

有时候,心,总在不停奢求,渴望着如同夏花般灿烂的一生,可是生长总是有限,花开总在等待花谢,既然早知这个无奈的结果,为何还要选择开放?也许,这就是生命吧,就算短暂,也是精彩。

如那夜空的烟花,在黑色中迸放着缤纷色彩,绚丽多姿,耀眼辉煌,嘹亮了整个夜晚,为静谧的黑暗增添了美丽,像划过天际的舞蹈,轻点着云彩的衣裳,掠过,飘然,绝美的弧线。可是,转眼,便消失在黑色的苍穹,无处收揽,它为了什么?仅仅就是一种炫耀?还是一种经过?我想那应该就是它的一生吧,尽管如此短暂如此一个瞬间!

鸟儿划过天空,虽未留下任何痕迹,但它却已飞过!正是这种无尽的坚持和执着,才是真美的解说!我歌唱这种富有,那是真实的财富!站在门前,看着飘舞的花瓣,在风中缠绕着秋的无奈,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赶来了,这天,有点弥散,懒懒的,安静,和祥,何时,梅才会绽放?

我爱梅,爱她花开叶零的凄凉、爱她独自傲雪的芬芳。有点迫不及待,很想拥有那份执着的等待,一个春在梦中游荡过多少期盼?一个夏在汗水中浸透过多少的精彩?一个秋在飞舞中拥有过多少的成就?一个冬,在空灵中曾有什么追求?拾起一片落叶,闻着它的淡香,花朵早已躲进自己的梦乡,树枝也已渐渐露出了迷茫,渐冷渐燥的空气在整个身体周围荡漾,心中起了涟漪,如荷塘的波澜,一波一个渴望。

如果梅只在雪中傲直,那何处能够留下梅的烙印?在心间?还是在梦里?那泛黄的日记,如同梅的矜持,翻开了一页一页的孤寂,只有飘雪的季节,才是她唯美的轮回!

墙角里,数枝嫩黄,绒绒地摩挲着冬的苍白。和着苍茫的世界,烙下了不朽的诗篇,梅就这样淡淡地烙印进心田,从此不再走得出来!她香,她艳,只在这无心观赏花开的季节。谁会因争艳而想起她的美?谁会为香溪而怀念她的芬?只有在这途径的满没里,无意间,收藏下她片片残叶。

没有发现,自己竟然走进了叶海,那满地飘落的枯叶,谱写着自己下一个春季的到来,风,席卷着它们的身躯,拉出一串长长的痕迹,卷着希望,来回飞舞在空气里。我,笑了,因那淡淡的美,而痴迷!我很喜欢咏梅,腊梅是我心中的美,她坚毅,她柔美,像一弯皎洁,散发着苍凉却那么柔和着孤单,傲雪的伫立在寒冷的彼岸,谁能到达那片宁静的港湾?我?你?他?还是哪一个角落里的辛酸?

叶子黄了,梅将绽放,等待雪的飘舞,因为有梅和着它的芳香,曾喜欢一句漂亮的话语“我们本是雪花,当落地了,融化了,就再也分不开了”,每一段感情都是从这种融合中渐渐浓密的,正如梅的开放,叶子凋零,却迎来了芬芳,拥有和失去是同时浮现的,只是,那层惬意,很少有人能够感知、感悟、感性!

转过身,回到自己的小屋,打开音乐,缓缓的,轻轻的,如一缕清泉,丝丝流淌进心,一杯浓香的茶,将我的神绪拉回安逸里,外面的风推开半掩的窗,我不想关上它,只等风抚上我的脸颊,感受那丝丝的清凉,沐浴在秋的等待里,等待冬的来临!

【叶子】

白云下,蓝色的空气里,缠绕着叶子的声音,飘舞着无法忘怀的气息,是梦里谁那模糊而又清晰的身影,牵动着多少次孤独的追寻,一点点勾起纯纯而又无奈的回忆,在睡去的那一个瞬间里,重新将曾经记起,原来,躲不去的是那蓝色的忧郁!

伸手触摸的是自己冰凉而干枯的身体,卷缩着无力的矜持,何时起,那春天就已从我的生命里飘散而去?只留下冬的萧瑟,让我一个人瀑漏在孤单里,无处躲凄凉?

是唇的殷勤,曾摩挲着温柔的期许,诺言在泪水里无数次唤醒忧伤的歌曲,哼唱着古老的誓言,随着冰冻的河川寻找着下一个呼啸的黎明,将心,重新冻结,不再清醒,不再有什么美丽。

昨夜静听风雨,是谁为我谱下的伤心?勾勒着不想回忆的风景,肆意为我点燃心碎的声音,肝肠寸断中撕扯着氤氲的躯体,扔进寒风里,任凭世界的清洗,剥离!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只剩冰冷的表情望长空万里。

掌心的温度,是叶子划落的印迹,暖暖的,像春天的眼睛,注视我颤抖的唇芯,诉说着多少风吹雨打的忧郁,流淌在河底的黑暗里,唤不回那真心的依偎,谁还在我的世界里成为回忆?也许,孤独才是我的唯一!你,不再唤起我的黎明!

思念在叶子的身体里透露着抑郁的光晕,散开双手,任它飘零在苍茫的色彩里,追寻、拾起,一切早已失去了意义,原来,被你拥有过后,它的春天已经远离,无法重新点燃绿意,只能枯黄在这一个冬季里!你是否为它的枯萎而感到些许歉意?

我清楚的想起,它曾摇曳在那段从前里,翠绿着那曾属于你我的世界,漫山遍野的盎然,春天从不曾在你我的生命里远去,曾以为苍天可鉴,海枯也能拥有幸福到石烂!天涯海角用相随,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不会忘记!

也许,诺言没有兑现,这条衍生的平行线,从未有过相交点,只是泪水模糊了双眼,随着一片忧伤枯叶,漂洋过海飞翔在心间,幽蓝幽怨!诉说着下一个伤怀,是谁又为谁而建?

送一抹花香,妆点冬的凄凉,夜已然在彷徨,独自看夜色迷茫,呼吸瞬间冻结在空气的中央,凝结成你的模样,让心随着气息的破碎而瓦解了迷惘,深深埋藏在昨天,昂首,那夜空灿烂,明天是否会是一片明媚的艳阳天?或许,割断了从前,就将不再有离别!

脚下的路,被雾气朦胧,走不出迷雾,找不到出口,是爱是恨,总在过路着我的身边,涟漪在眼眶荡漾着风景,是幻是迷,还是永远无法读懂的茫然?是不是心酸的记忆游离了幸福的终点?别过蓝天,剩下的只有黑暗,笼罩了下一个春天!

山顶那棵幼树,还在等待春的眷顾?也许,下个春天,它还能结出嫩绿的新叶,而,我们的从前不再有旋律从新盘旋,燕飞离亭,你是否会想念?思念的叶子飘散去了天边,留不下一丝惦念!我将从过往的忧伤中学会孤单,只为那失落的忧伤,不再相信诺言,会真的实现!我无法回到那段从前。

流水顺着脚尖,我向前,它向后,蔓延着新的孤单,别了,从前!我,不会回首了,只等下一个黎明,灿烂了我的春天!

【冬梅】

冬梅,原本便在雪花飞舞的季节悄然绽放,不是她孤傲着自己的身影,而是这寒冷的冬季有谁还能想起那花香的美丽?那种芳香只有你懂你才能够体会。她有着火热的心,却在冰冷中孤独着自己的勇气,她也有着期望花香遍野的野心,只是在无人问津的世界里徒然追寻着苦涩的滋味,不为人知地倾泻着芬芳。也许只是不想这样单薄了骨气,怕自己无从追寻着艳丽的芳香,怎能与牡丹、玫瑰媲美?却又放不下心房里那久久未能平息的渴望。

如果她的美让你痴醉,请在触碰她前问清自己的买醉,不要后悔自己付出和得到的沉醉,你犹豫着你的感情,付出了是否是对?可曾想过她的人生该何去何归?她只是一棵容易受冰冻摧残的梅,一直努力傲立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就算她挺拔着身姿,又能迎来哪一个春的气息?没有哪一春曾眷顾过她的温度,没有哪一夏曾绚丽过她的美丽,更没有哪个秋丰收过她的芬芳,她只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冷却了一载又一载的心灵,可是她并不绝望,她知道自己存在的讯息,也知道自己独傲的意义,就算孤独也是美丽,也是坚强,她能期望什么胜况呢?她低垂着所有的梦,只为一个真正懂她怜她的人,温柔地将她采摘,永远呵护着不会凋零的心情。

弱弱地看着你转身,曾想触碰她的美,却被冰冻残忍地逼回了你的世界,抽回了你那伸出后未曾碰到却已冻僵的手。那么,请你不要彷徨,请你不要犹豫,走,请不要回头,因为你要相信她的孤独不会衰败在哪一个冬季。她不会轻易给你创造伤害,也不会轻易要你许下什么天长地久的诺言,更不会奢求你在期望中等待着她的复苏。也许,她会微笑着看着你离去的背影,在你的身后,用最美的那一个瞬间为你悄悄绽放了温馨的美丽,只是那孤傲的芬芳你只有梦里才能想起。

也许你会埋怨她的孤单,为什么总是躲藏在那空白的边缘?那玫瑰娇艳,牡丹芬芳的季节,何处才能拾起腊梅留下的踪迹?那冬已逝去的痕迹里,怎么也找不回梅香的记忆,谁能猜透她心里的归依?究竟会在何时才能坚毅起灵魂的惬意?就算你曾那么幻想着拥有她那独特而优怜的美丽,如今在这千娇百媚里,又怎么记得起,你曾在冰冻的世界里缩了回去?

当你万花丛中过,心香暗自抄,白莲贵如玉,红蔷满心怡时,你是否会想起那寒冷的角落里,曾经努力绽放着平庸无奇的腊梅,那也是为你祈祷的美丽?你说她孤傲,永远无法陪伴你畅游在春夏秋的艳丽里;你说她无聊,只是独自一个人站立在白雪纷飞的角落里,谁还能忍受那冰冷的寒冻侵袭着身心的疲惫?她冷却了你的热情,你转身离去,只留下那残黄的孤独,在寒风里,瑟瑟地等待着枯萎。

如果你不喜欢她的美,请不要采摘她的精髓,当你一瞬间的陶醉,痴迷在那片片的嫩滑和淡淡的芬芳里,就请你学会珍惜,珍惜她每一个冬季还会开花的坚强和傲气。也许你会觉得她不够完美,总是无法追随着你的心扉,可是你要懂得她的娇贵,不是每一颗种子都能在冬的刺骨里开出这样芬芳的娇媚。

没有人愿亲临着甚冬的完美,就像那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谁和谁能保持着温度,在这瞬间冰冻的世界里?腊梅究竟冷却了谁的心?越是寒冷她越是娇美,谁能迎寒去扑捉住她那羞涩的甜美?淡黄的晶莹,那样柔醉,防似一个如水的女子,矫冶地透露着肌肤的美,淡淡的芳香像天空飘来的陶醉,怡人的青涩滋味,微微在鼻尖缠绕着那独一无二的心醉。

你不曾真正靠近她那深邃的心扉,又怎能轻易说她冷却了你的追随?如果你懂她那冰冷背后的温情,你还会不会轻描淡写地回味那瞬间的沉醉?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见她独立枝头的傲美,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她雪中直挺的尖锐,也许她那冰冻的身体很难温热你渴望的气息,可是为何你不再多为她停留那么一个深情的轮回?难道只是因为她冷却了你的沉醉?

也许她冷却的不是你的情怀,而是自己那颗永远无法得到怜惜的孤独的心,只能在一个又一个春去春又回中,来回枯萎,来回深埋下自己的伤悲。独,并不代表了那执意的冷漠,只是无人能够在那严寒的世界里坚持到芬芳环绕,也许想要去接近,却早已被凛冽的寒风吹散了所有的热情。然,梅却在一冬又一冬中那样执着,那样痴迷地等待着纯纯的安慰。

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有哪些重庆哪家看癫痫病沈阳那家治癫痫好手术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