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柳岸·走过】长路归家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2:21
每年到了七八月的时候,母亲就不似以往平静了。因为孩子们入了暑假,母亲便开始格外惦念起遥远家乡的她的老母亲,和其他的兄弟亲人们,便开始叫嚷着要回家,要探亲。而这也是我格外苦恼的事情。母亲年纪已大,身体日渐不好,独自返乡,已然不能成行;我们一众相陪,一则请假不易,二则车票难购,单是看着抢票软件的飞速闪转,我的心便如同我的眼一样,缭乱起来。今年依然逃不过这思虑,最后与家人商议,痛定思痛,不如自驾。两千多公里的路途,让母亲很是犹疑,然而日渐坚定的念母之心,更让她鼓足了勇气,终于开始收拾起行囊,做好了长途自驾的准备。于是,我的爱人开车,母亲,我,孩子们,一行五人,满满当当的行李物品,出发!      第一天   八月六日的清晨,我们都起得很早。母亲更是激动地在地上转来转去,不住地数着地上的行李,叮嘱着我们不要有遗漏;又或者围着汽车转来转去,叮嘱着我们车子有没有做过保养,千万要保证行车安全,等等等等,金色的朝阳里,母亲的汗水顺着额角滴落,她却站在阳光里,给家乡的老母亲打电话。电话那端的老人家耳背,听不清,母亲便大声地呼唤着“妈妈”,大声地说,我们即将启程,第二天就可以赶回家去了,语气中满是兴奋与激动,听得我的小心脏都快要蹦跳出来。   六点整,我们整好了行装,正式出发!父亲牵着小狗土豆,在车窗外挥动着手臂,孩子们凑在车窗上,大声说着“再见”,母亲已经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要知道,平时她可是很不情愿被安全带束缚着的。   车子离开了小区,儿子便开启了高德导航,目的地竟然是遥远的家乡。听着导航的语音播报,全部行程2160公里,预计行驶23小时46分钟,我们大家都咋舌,表示吃惊。母亲也自言自语着:“好远啊,怎么那么远啊!”   看看地图,发现其实我们的行经路线并不复杂,全程高速,简直是通天大道。从家到南京的这一段高速,是熟悉得可以闭着眼睛走的了,于是我们索性在车里吃吃喝喝起来,偶尔看一眼窗外熟悉的景致,孩子们还顽皮地向着苏州的“秋裤”楼挥手再见。   因为是周六的早晨,苏州绕城段的车流量小了很多,我们一路通畅地穿城而过,又顺利地穿过了无锡,很快就进入了常州地界。母亲认真地读着窗外每个标牌的内容,尤其是地名,她总会念叨着,到哪里了,总会询问我们,马上又要到哪里了。我明白,这些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地名,对于她而言,只是一种标志,一种离家越来越近的标志,她的心早已飘到远方去了。   约莫九点左右,我们已经到了南京的大桥上。孩子们又兴奋起来,甚至提议,想要去看看南京。母亲连连摇头,说赶路要紧,并且承诺,回来的时候,一定让孩子们去逛南京城。我向孩子们示意,孩子们便悻悻然地,又研究地图去了。   出了南京,孩子们的兴奋劲头也消耗殆尽,都把小脑袋靠在安全带上,昏沉沉睡去了。我抬头望向副驾驶座,发现母亲也已经入睡。这下该我兴奋了。因为出了南京的路段,我就完全陌生起来。在上海时,结交了许多安徽的朋友。此次踏上这片属于他们的家园,我着实好奇地四下里观望,想要一窥这些属于他们的山水和风土。看看地图,我们是行进在宁洛高速的路面上。离开江苏最后一个收费站时,收费窗口的那个白衬衫小哥努力地堆挤着微笑,搞得脸上的器官和肌肉都挤在了一起,看起来着实有些痛苦,但还是很感激他的努力,于是向他挥挥手,就此作别江苏,前方的牌子上赫然写着“安徽人民欢迎您”。我忍不住扭动了几下,坐直了身体,左右张望起来。   窗外陌生的山,陌生的树,陌生的一个个小村镇,都疾速飞驰而过,甚至只是闪现一下,都未曾被记忆的快门定格,就消失在了身后的远方。爱人车开得专注,偶尔会和我搭讪几句,广播里的流行音乐,听得我的神经也困倦起来。然而,我却不敢睡,恐影响了爱人的情绪,说好了一路相伴的,我必须得鼓足精神。   大约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到达了安徽吕望的高速服务区,准备停车休息。当大家一个个从车里钻出来,眯着眼睛,伸着懒腰,环视着周围时,却都被炎炎的烈日灼烤得无处遁形,纷纷躲进餐厅去了。餐厅有提供快餐盒饭,虽然不好吃,但也不难吃,虽然不便宜,但也不很贵。于是我们一边吃着午饭,一边四处张望。宽敞的大厅里,坐满了就餐的人们,大都是一家一家,有老有小,有哭闹不休的孩子,有跑来闹去的顽童,有耄耋摇摆的老人,还有追逐着主人脚步的小宠物狗。人们说着不同的方言,吆吆喝喝,聊天扯谈,大厅里闹闹哄哄。   我们于这哄闹中结束了午餐,爱人和孩子们回车里睡觉去了,我和母亲坐在大厅的空调旁边,吹空调乘凉。此刻的大厅空落了许多,大拨的人们已经散去,留下桌上的杯盘狼藉。对面的点餐台前,服务员正在叮叮当当地刮着菜盘,把空盘子拿去了后堂,一边收拾,一边大声地聊着天,难懂的方言,我一个字也没有听懂。门外进来几个裸着上身的男子,腆着肚子,脖子上搭着毛巾,黄色的凌乱的发,如同刚被鸡儿刨过的草窝,手里端着硕大的茶杯,撒拉着简单的拖鞋,走到茶炉前,打开水。母亲向我指着男子们身后和胳膊上大片的蓝色纹身,皱起了眉头。我便牵着母亲坐到离那些男子较远的位置,继续看着他们把水杯放到空调旁边的桌上,又撒拉着去买桶装方便面回来,挨个儿泡着,脱了鞋,把脚搭在旁边的凳子上,大声地交谈着。母亲悄悄对我说:“这些人都是干嘛的?黑社会的吗?这么吓人?”我用手指了指窗外停靠的大货车,向母亲解释着,这些都是货车司机,不羁,甚至有些夸张的装扮,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毕竟经年累月的长途跋涉,与车匪路霸的斗智斗勇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就显露出一副让人望而生畏的架势来,其实内里都是一个个辛勤努力的硬骨子。   歇毕,我们顶着午后的骄阳,继续踏上征程。孩子们开始研究地图,路线,对照着窗外的路牌,一次次佐证着地图的正确率与准确率。沿途没有大城市的身影,母亲抱怨着风景的乏味和无趣。界首附近的收费站,收费员是一个身穿迷彩服,膀大腰圆的男子,唬得我们感觉遇到了劫匪,便打趣着从未见过这么个性的收费人员。孩子们在争论这个“界首”究竟是哪个省份的“首”呢?无果,遂求助于度娘,方知是安徽界首,而过了这里,便正式进入河南境内了。   都说进了河南便多山,我们便在山峦环绕的平原之中疾速前行。正在我们感叹着河南的阳光,正照耀着我们时,突然山那边飘起了乌云。云是三步并做两步的,很快便飘到我们的附近。于是,大雨开始“哗啦啦”地砸在车玻璃上,瞬间便如同倒豆子一般,乒乒乓乓的,砸得玻璃上白茫茫一片,车子被迫减速,却是无处躲藏。   却说这雨来得匆匆,去得也匆匆,只消五分钟左右,便云消雨住了。我们迎着敞亮亮的前方,又加速前行。没料到,还没走出十公里,便又横空倒下一盆雨来,又是哗哗啦啦,噼噼啪啪,乒乒乓乓地一场折腾,突然地就匿了踪影,仿佛有个孙大圣,站在云端,但凭一个金箍棒,摇一下,晃一下,便指挥着风婆龙王,扬风落雨,又收放自如。真是神奇了。   如此这般反复折腾了好几次,我们便行到了洛阳的附近,回想一下,整个下午我们都奔驰在河南广袤的大地上呢,真正是幅员辽阔。本来我们很想寻访少林寺去,奈何母亲依然急于赶路,便无奈放弃,继续前行。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孩子们开始叫嚷着饥饿难耐,我们便张望查找着附近的服务区,却惊讶地发现,洛阳城外十几个出口,却没有一个服务区。于是,儿子高呼着“太神奇了”,女儿感叹着“太尴尬了”。直到绕上连霍高速,行至渑池境内,才可以停靠在了服务区的停车场中。   儿子牵着女儿,疾步去寻找餐厅了。母亲站在山中的广场上,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忙不迭地取出外套披上,感叹着中原果然不如江南那般炽热,太阳落山后,还是会感到一丝凉意。   儿子在石阶之上呼唤我们去餐厅吃饭。那饭吃得实在。都是海碗的配置,尤其是面前那高高堆摞起来的饺子,个个都是胖乎乎的,衬着那份饱满和实在,让我和母亲都望而生畏,连筷子都不敢下,着实不知道要如何吃起。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大快朵颐。吃饱喝足了,孩子的劲头也来了,讲述着“渑池相会”的故事,讲述着那些久远的,却又依然值得品味的历史故事,用儿子的话说,这河南的大地上,处处都是史诗般的存在。   暮色渐渐降临,粉红色的夕阳,辉映着我们前行的道路,前方就要到灵宝了。据说出了灵宝,就要进入陕西的地界了。陕西,听起来距离家乡那么亲近的地方。母亲再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开始关注起路边的指示牌来。这一路,她老人家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摇摇晃晃的,就要进入秦陇大地了,难怪她要兴奋起来。   终于离开函谷关,车子行进在了陕西的山岭之中。旁边的山壁上灯光辉映,“秦汉新城”的字样清晰可辨。儿子又开始讲述起历史故事,好像要把他学到的历史知识,一股脑儿都讲出来一般。我倒是很开心带着他们这样穿越大地,穿越历史,穿越文明,见识下这真实的千沟万壑,体味下这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晚上九点左右,我们到达西安。爱人已经略显疲惫,便提议,不如就夜宿西安。不想母亲已经和平凉的她的大哥联系过了,承诺要今夜拜访他们,那边早已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这下有些尴尬,母亲思亲心重,爱人也不好推却,便硬着头皮继续开车,想想那还有三百多公里的山区公路,我的头皮也紧绷了起来。我们从西安的绕城高速穿城而过,不去打扰这繁华忙碌了一天的城市,让她静静地安眠吧。其实城市里依然有许多灯火,闪闪烁烁着,似乎在向我们打着招呼,向我们眨眼示意。   离开了咸阳,行至甘肃的边界处,已是午夜十二点了,爱人已经倦得睁不开眼睛。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还是在服务区休息了一会儿,哪怕小憩一会儿,对于司机而言,都是重要的缓解。看着沉睡的家人们,我默默地下了车。北方的夜,还是非常清凉的,山间的风吹过,我甚至哆嗦了几下。我努力地奔跳着,舒展着自己的筋骨,转转脖子,扭扭腰,再来回走几步。周围非常静谧,只有我的影子,被路灯拖得很长,很长。我来回的踱着步,心里其实并不踏实。不知何时,身边站着一只大黄狗,仔细地看着我,倒是吓了我一跳。我不敢招惹它,便慢慢地向后退着,退着,那狗依然静静地看着我,一动也不动。我退到车门旁,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再关了门,隔着窗户,看那只狗。它却依然没动,就那么静静地站立着,仿佛被孙悟空个定了神一般。有意思。这幽僻的山间服务区,这静谧的夜,我和一只阿黄的偶遇,小小的惊心,许多的好奇。   半个多小时后,爱人醒了。他振作起精神,说:“向着胜利,出发!”孩子们也醒了,都一起给爸爸加油。看着导航,爱人感慨着,今天旅途中最有挑战性的路段就要到了!进入甘肃境内的高速公路,都在险峻的山里。路上多是急弯,且夜色中视线很不好。我们都瞪大了眼睛,拉紧了扶手,小声地叮嘱着爱人,慢点,小心点。车子就那样在山间盘桓绕行着,大家的心,都好像被拎出来,悬在那山崖之间一般。山路,不可谓不险,甚至是险象环生呢。   就在我们快要到达平凉东的附近,正行驶在最外边一条车道上,旁边的防护栏外边,便是纵深的山崖。中间车道的一辆大货车突然要变道,也没有打转向灯,就一头扎了进来。我们眼看着已经位于大货车的中间部位了,停靠,倒车,统统都已经来不及,都可能被大车挤下山崖去,后果将不堪设想。爱人眉头皱了一下,便一脚油门,冲了出去,车子的尾部和侧边的护栏,大车的前保险杠发生了剐擦,我们都听到了砰砰的声音。知道车子没有出现什么毛病,我们没有犹豫,继续前行,直到行至高速公路出口,把车停在路边,爱人才说,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腿都软了。我又何尝不是呢?作为一个驾驶技术不很优秀的驾驶员,当时的险境和处理方式,我都非常理解,所以后怕,是本能的反应,我的双腿也在轻微抖动呢。母亲听了我们的描述,连声念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们下了车,去检查车子的状况。非常幸运,只有一点点的划痕,并无大碍。万幸之至啊!   大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便按着舅妈发来的地址,按图索骥,开往平凉城里去了。   已是凌晨两点半了,平凉的街头却依然有人吃烤肉,喝啤酒,行酒令的声音划破城市的夜空。我拨不通舅舅家的电话,便下车,在附近搜寻。只有十八度的夜,我这个来自四十度城市的孩子,真心被冻得跑跑跳跳。正困惑间,便发现马路对面,有两个身影,在向我招手。定睛望去,正是大舅和大舅妈。两个老人,在深沉的夜里,在略显清冷的风中,伫立街头,等待着我们,我的心底便涌出许多温暖。   大家簇拥着进了大舅的家门,爱人便如释重负地简单洗漱,大声宣告着,今日的行程终于结束,他总算可以安心地睡觉去了!没有过多的絮叨,大家都扑向床妈妈的怀抱。当母亲鼾声呼噜时,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十分了。 武汉哪地方治癫痫?武汉癫痫怎么能根治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湖北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