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江南】烤红薯的大爷(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31:43

早中晚,他就一直在途经的路口,安安静静……

烤红薯,看炉子,过称,然后坐在小车上,遇到旁边走来的店家就闲聊几句。

每天从他摊位走过,我都会放慢脚步多看他几眼。擦肩而过的几米,总让我陷入在回忆的思绪中。

我的爷爷,已经过世七年……

却仍然不时的,那么清晰真实出现在我梦中的老头。

一如平常,迎面憨笑。慈祥和沧桑,在黢黑粗糙的脸上,顺着皱纹流淌。

一盏灰蓝色布帽,旧式中山褂子,打补丁的裤子。脚上是我记事起就不曾换过其他鞋款的解放鞋。连着身形和长相,和眼前这位烤红薯的大爷何其相似。每次我都错觉似得想走上前和他说些什么。

每次有爷爷出现的梦,就会和其他做梦不一样。即使过了很久回想起,我始终觉得只是回了趟老家,正好他一直都在。醒来的刹那,不过是我回到了工作的城市继续生活,结束了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回家探望。有他出现的梦境,像是一个超高倍清晰的镜像:早晨或者黄昏的阳光,房前屋后的老树,门口几个用旧的板凳,我们爷俩的对话,他脸上的憨笑,还有那些平淡普通的农家日子里的长短,一帧一帧缓慢略有沉重的在脑子里放映着,呼吸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生命最后三年的生活伴随着中风的病痛一起度过,那段漫长又揪心的三年啊。

从查出中风那天,有限的家庭条件决定我们提供不了多好的治疗。那三年的不易,深刻在我们家每个人的记忆中。

医生说老人家需要多多活动身体,尤其是对我爷爷这种身躯有些胖、体重大的人是很有必要的。从医院回来以后,只要天气晴朗。每天上午、下午他一个人带着拐棍,在村子里来来回回慢慢地行走,累了就地休息,接着继续。

中风逐渐变的严重的时候,他已经不能如往常那样,步幅变得很小很缓。有一次村里人跑到我家里说看见他跌倒躺在路上,爬不起来。我们赶到的时候他躺在那里挣扎,想要爬起来却连翻身都很难。从此后就不让他再出去走动了。

每天清早的时候,奶奶给他穿好衣服。二叔就过去爷爷家里把他背到村前的那户人家旁边的大树旁,搬个椅子坐着,冬天晒晒太阳,天热了乘乘凉。那里从早到晚人多,这样不怕他呆家里太孤单。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再去把他背回家,一直到躺下来睡觉再走。

每天从早到晚,他活动的范围就是围绕那把椅子的几个平方。村里的人陆陆续续的走过,他就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人家说说笑笑,他也跟着一起乐呵。虽有着行动不便,可看起来生活也不是太难过。后来一次表妹给我打电话说她回去看爷爷的时候,正好他靠着椅子睡着了。但是她哭了,她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单和无能为力。仿佛看到年老的自己受困在这一把小小的椅子上不能动弹,等待生命满满油枯灯尽。

后来我回老家问到爷爷的状况。爸说现在更加糟糕,口齿不清,甚至连记性都变得不清不楚,只能在家的堂屋里走动下。每天在家里也不能出门。我们一起去看他的时候正在吃晚饭。奶奶说病情虽是恶化,但是爷爷的饭量倒是没有减少,给多少吃多少,像个没多少意识的孩子。爸大声的问爷爷认不认识我,他一脸憨笑结巴的说:晓……得,俊俊。说完一直在那里对着我笑。爸说一般人他已经认不出来了。

再后来回去的时候,看见他头上包着块纱布。奶奶说他起夜没有站稳,磕到了床板的角沿上,头破了流了很多血。可奶奶娇小的身躯根本搬不动爷爷。她只好大半夜敲近点二叔家的门,堂弟帮着奶奶一起扶起他,给他擦洗,敷药。说着说着奶奶眼泛泪花:大冬天的躺在地上,多冷啊,可是我搬不动,着急啊。我默声流泪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看身边的他,还是一脸的憨笑,好像不知道头上的痛。奶奶说他是已经没有痛的知觉了,除了头上,身上已经跌出了好多处青的紫的的伤,可是从来没见他叫嚷过。

那天回去,漆黑的房间里,我流泪满面却不敢出声,为他现在受的罪,为自己的无能为力,为了不敢想却又要去面对不久将来的事实……

永远忘不了那个把我叫醒的电话,是姑妈打来的。接下就是嚎啕哭声,一直哭着。我焦急的问她到底怎么了。

“你怎么还不回来啊……你爷爷走了……”

放下电话,我趴在桌子上哭的不能自己。

赶着连夜的火车,辗转赶到家的时候他已经静静的躺在那里。磕完头,我像个傻子似得坐在那里不知道要干嘛。之后按着父辈们的吩咐做这做那。离家的时候我陪着奶奶说了很多话,发现她更老了……

七年的时间过得真是很快。忙忙碌碌的奔波中忘记认真去回忆很多事情,在不经意的梦里,某个遇到相似事情相似人物的瞬间,提醒我前行无期也莫忘来时的路……

手捧有点烫烫的红薯,嘴里咀嚼着二十多年来一对普普通通爷孙俩的平凡日子。希望他远在的地方也能有一丝丝的甜……

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好的治疗方法南京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