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最适度的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40:17

某天,读流年社团作家朱成玉的散文《寻找最适度的风》,被这样的一段话深深触动了。

“最适度的风,不疾不徐,恰到好处,不会令你伤风感冒,不会令你迎风流泪,只会让你的心熨帖温暖,就像知心的爱人,懂你的知己,就像儿时临睡前,母亲轻拍的手。最适度的风,会让喧嚣归于平静,会让拥挤归于有序,会让脏乱归于清新。最适度的风,会将你内心的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会让你的灵魂愉悦。”

相遇一段文字,惊起一段记忆,对于喜好文字的人来说,这很寻常。这段话之所以打动我,是源于我的身边就有这样最适度的风,流年社团资深编辑——风逝。

风逝是我来流年社团之后,最先加我好友的流年人。那天在对话框收到风逝的留言:晓文你好。请你选一张靓丽的照片加二三百字简介发给雪社,好添加到家谱。另外,将自己的公历生日的日子加到『流年情韵』流年宝贝及部分友人生日备忘录,以方便大家届时道一声祝福。

看到她的留言我很感动,初来乍到流年,其实一切还都摸不到头绪,那种兴奋感也并存着陌生感。风逝就是这么热情,而且她的热情毫不吝啬地给予每个流年人。新人初来流年时都会得到她的关心,她会温馨提示你进入家谱,也会提醒你流年正在开展什么征文,鼓励你写文。她就是最轻柔的风,在初相遇的时候,就会让你感觉到心熨帖温暖。

在后来的接触中,我了解到她比我略长几岁,于是我也随着流年人叫她风姐。

在流年风姐最响亮的称号是“啄木鸟”,啄木鸟,树的医生,捉虫子为树治病。风姐也捉虫子,她捉的是流年文章里的虫子。也许因为是语文老师的缘故,也许根本就是源于风姐是一个极其严谨的人,但凡她编辑过的文章,或者评论过的文章,她一定会把虫子基本消灭干净。风姐看不得文章里“的地得”乱用。“的地得”该是一篇文章里用得最多的字了,可就是这三个字,对于很多写文字的人来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我来流年发文时,“的地得”经常混淆,每次用的时候也想特别注意一下,可仍旧不尽人意。风姐经常给我的文字捉虫子,在我看来,我的文字该是生虫最多的文章。除了“的地得”的混淆,错别字也是屡见不鲜。

风姐读文,错别字是一定要给改掉的。也是,一篇好好的文,硬是有几多虫子在里面,确实是大煞风景。每次风姐改我的文章,都会特别指出“的地得”乱用,她会发在对话框里。赶上我在线的时候,我就会很感动地说声:风姐,辛苦你了。她每拿下一条虫子,都会展示给我看。我就会频频点头,不好意思地说声:下次一定注意。风姐会马上发过来一行字:晓文,你不用应答我,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把这些错的地方,给你发到对话框里,是想你闲下来时,综合看看,看得多了,以后用起“的地得”也就不容易出错了。

之后风姐还举例告诉关于“得”的用法。晓文,给你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提问谓语中心词“难过”,问:难过得怎么样?后面可以回答上来:糊涂了。就用“得”。

我在屏这边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却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表达。风姐送达的这种温暖,我想很多流年人都曾收到。她就是我们每个流年人身边最适度的风,不疾不徐,恰到好处,不会令你伤风感冒,不会令你迎风流泪,舒适而惬意。

我想每个走近风姐的人,无不为她动容。她其实很少聊天,但凡她跟你说话,或者你有求于她,她会令你的身心都会拂过最适度的风。

今年八月,流年社团举办了桂林线下聚会。原本因种种原因不打算前往的风姐,最后还是克服重重困难,前往桂林,与很多流年人亲密相拥。记得那天她投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听,心在呼唤》,在文章里,她这样写到:这次“逝水流年”社团谋略已久的相聚,像在心湖投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溅起了一轮一轮的涟漪,久久难以平息。人生有好多机会,一旦错过,便不会再来,徒留遗憾在心底。念至此,我不想再犹豫,我愿意,听从心的呼唤,放下一切羁绊,去见你——我亲亲的流年兄弟姐妹。

这篇文章是社长纷飞的雪亲自编辑的,当她在文字里读到风姐要去桂林与他们聚会,感性的雪,眼泪纷涌。她第一时间在编辑群里激动地宣布:风要去桂林了,风要去桂林了。

那一时刻,我相信所有人都为之感动。确实,正如风姐姐所说她去桂林与流年家人聚会,要放下种种羁绊,甚至要克服很多困难,但她还是如约而至,去奔赴这场精神的盛宴,和流年的亲人们真实地拥抱一段悦心怡情的美妙时光,共品相聚桂林的幸福好滋味。

我在感动和羡慕之余,心里却生出对风姐的很多不舍,这种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或者,我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姐姐,知道她要千里迢迢赶赴桂林,牵挂的情愫油然而生。风姐去桂林前两天,曾嘱咐我记录流年社团的每日精品数字。我知道,她每天都在写流年日记,记录流年的一点一滴。

风姐八月六号动身去桂林,我那日清早登录QQ,打开对话栏,对她倾诉:风姐,这一刻心里这么多牵挂,突然,很想很想你,昨晚没上线,没有好好的跟你说话,想到这里,眼睛湿了!这一路旅途,姐姐千万照顾好自己,不知道姐姐手机是否可以登录QQ,想陪姐姐说说话。

风姐并没有回应我,我知道此刻她已经踏上旅途,于是我给她留下了手机号码,希望她到桂林手机登录时可以看到。

桂林的聚会圆满而温馨,我也在照片里看到了可亲可敬的风姐,那时候啊,真想飞过去好好抱抱她,她真的就像邻家姐姐那般温暖。甚至会让你想起,临睡前母亲轻轻拍打的手。

风姐为流年做过的事很多,每一个流年人都可以说出很多感动的瞬间。

流年举办《寻》的同题征文,风姐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参加此次征文,这对她或者说对流年人来说,都是一个遗憾。流年人喜欢风姐的文字一如喜欢她。但我们很快从遗憾里过渡到感动中,而且这种感动刻骨铭心,甚至热泪盈眶。没有写《寻》的风姐,却一次次在《寻》中徜徉,11月20号,征文共发出39篇寻,风姐在时间和身体都不有利的条件下,居然一字不差地读完39篇《寻》,并写下了精准、细腻、热情洋溢的评论。

她说:从二十日那天开始,中间包括两天的周末,只要有时间,我就在读流年的《寻》,直到今天中午,终于完成了自己确定的目标,加上编审的一篇,将流年的征文《寻》中编辑、评论员的文全读完了。徜徉于《寻》,于己大有裨益。形形色色的寻找方向,摇曳多姿的构架方式,或绮丽或诗意或雅致或平实或幽默的语言特色,引人入胜。在欣赏文友妙思的同时,反思自己的缺失,找寻写作的动力与方向,受益匪浅。阅读后的感悟,变作了文后的跟评;阅读时的交流,增添了朋友间的情谊。尽管这次征文自己没有“寻”出来一篇文字,但读流年文友的《寻》衍生出的跟评也有数千字,这也算是寻的收获吧!

毋庸置疑,我们所有流年人都为之深深地感动了。我们都爱流年、爱文字,但我想,没有人比风姐爱的更具体了。我们心疼她,我们敬重她,我们深爱她,她把最适度的风,无私奉献给流年,拂过每个流年人的心田。她是懂你的知己,更是你文字的知音。

我喜欢风姐不仅仅因为她对我的好,更因为她对我的直言不讳,因此我说她是最适度的风,不仅让你如沐春风,温暖如春,也会让喧嚣归于平静,会让拥挤归于有序,会让脏乱归于清新。

我的《寻》风姐写的评论很简单,与以往不太一样。我知道她一定是对我这篇文字有看法。没等我问,风姐直接跟我说,你的文本身没问题,读的类似的多了,和琼瑶一样,混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但善于突破最好。我这样说,你可要挺住啊!

听了她的话我一点没有难过,而且特别心悦诚服。我知道,我写小说,太过唯美,甚至不食人间烟火,缺少了生活的底蕴。而且结局一律的花好月圆,连自己都觉得审美疲劳,何况别人呢?

风姐又说,山东台有“我是大明星”的节目,很多唱功和表演才华很突出的中途下去了,而演唱表演技艺一般的坚持到底,原因,他们给观众留下的印象深刻,节目有看点。

风姐的话意味很深,我感动又庆幸与她的相识。于是我在她的评论后回复:你让我有亲切感,我就喜欢你批评我,说我这不对,那里也不对,这种批评感觉我特别依赖。真的就像亲姐姐对亲妹妹,我还是得说,风姐,喜欢你。这并不是我矫情,而是我内心的最真实的感觉。

很多人知道,风姐最喜欢“欺负”雪社,而且说起雪社来一点不留情,本来就有点爱耍小性子的雪,常常会委屈得梨花带雨,偶尔啊,连我看着都心疼。风姐跟雪认识很多年了,从流年创建一路走到今天,其实,雪社心里最清楚,风姐是真的在意她说话才不用委婉,而是“直谏”。

就在刚刚,风姐找我,对我说,晓文,拜托你一件事。

我说,好啊。

风说:1月1日雪生日,你那么诗情画意的,又那么有才,写首诗或者文给她吧。俺不会写,写了也没人看——人家看不进去我这样土卡卡的文。

我说:风姐,你是最爱雪了!

风说:我是最令她讨厌的还差不多。

呵呵,我在屏这端笑出了声,可爱的风姐,温暖的风姐,你是最适度的风,让每个流年人的心灵异常愉悦。

沈阳治疗小孩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天津去哪个医院看癫痫更专业武汉看癫痫最好医院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