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丹枫】扭秧歌的女人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10:29
【丹枫】扭秧歌的女人(小说)
   一
   “小荣,小荣。”正在家里坐在炕上写诗的冯小荣,听见东院大表嫂喊她,忙穿上拖鞋跑了出去。
   “啥事,嫂子?”“小荣,立东昨天说你也要去扭秧歌去,叫我去时叫你。”种完地了的农村,清闲了,各村都会有几伙扭秧歌的,天天晚上早早地吃完饭,收拾利索了,妇女们便都打份一番,去小卖店门口扭秧歌,跳广场舞。冯小荣的老公王立东,天天吃完晚饭去打鼓,村中的男女老少,大多数都会去看,冯小荣家离卖店很近,天天的鼓乐声听得真真的。冯小荣从没去过一趟,王立东天天让她去扭,去看,都被冯小荣拒绝了。自打从工地回来,冯小荣就爱上了写诗,天天除了干家务,就是不停地写,种地时一有空她也写上点感想。王立东真的变了许多,一口白酒不喝了,也多了关心和疼冯小荣,一有空,会帮她弄柴火,用小车推回一车,烧没了,他不用冯小荣叫,自己便会起早去弄。
   王立东看冯小荣天天不出屋的写东西,怕她变疯了,成天磨叽她不让她写,可等王立东出车一走,冯小荣便会拿起笔来写,或直接写网上发上平台。她把她的情思,感慨全都用文字抒写出来,看着这些文字,欣赏着自己写的东西,她会忘了过去的一切,诗成了她生命中的寄托。
   “别听他瞎说,我啥时说要去扭秧歌了?不去,你去吧,嫂子。”冯小荣对着满脸皱纹却头带头饰,身穿浅粉色秧歌服的表嫂说。“去吧,立东说你成天写诗,成魔了,出去走走,全村的老娘们就你不出门,走吧,我等你。”表嫂竟从墙那头跳到冯小荣家的院子里,手里拿着把绿扇子和一个红大绒的花手绢,非常好看。“嫂子,我不会扭,从小就笨,没结婚那时,真的去学了,想学会了过年出去挣俩钱,楞没学会,领队的手把手教,也没学会走十字花步。不想去,扭不好丢人。”冯小荣看表嫂过来,有点犹豫了,觉得不去不好,但自己真的不会扭。“怕啥,咱也不是为了挣钱,锻炼身体,再说你不去看看,有几个会扭的,走吧,走吧,进屋穿鞋去。”表嫂推小荣让她进屋换鞋。“不去了,没有扇子,手绢也没有,去干啥?”冯小荣想找个借口不去。“大奶,我这有,哈尔滨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用我的。”不知啥时表嫂的孙女明月也来到了冯小荣家的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把又大又漂亮的凤尾式的扇子,粉色的,还有一个绿手绢。“走吧,你看明月把她的扇子都给你了,走吧,噢。”在表嫂的百般劝说下,和明月的“大奶,大奶去吧,去吧”的乞求声音下,冯小荣终于走出家门,向小卖店走去。
   到了卖店的冯小荣,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这简直就是街里的广场,小小的卖店被霓虹灯包围着,卖店窗户上挂着一连串的小彩灯,一闪一闪的变幻着颜色,门前的电线杆上高高地挂着一个大汽车的大车灯,天还没太黑就打得通亮,有三四十人围成一圈在看,卖店的门口竟还有人架上个铁炉子,在烤毛蛋和肉串,火腿肠啥的真的和街里差不多,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圈子里面有二十多男女在扭秧歌,有十几个人穿着粉色的和绿色的服装,带着头饰,也有穿着不同衣服的跟在后面,七歪八拐地在乱走步,手里都拿着各色各样的扇子。还有人在打鼓的,鼓的旁边放一个一米多高的大音响放,正在放秧歌曲。
   “你真是个秀女,快进来。”领队的三丫,这支秧歌队也是她组织起来的。她看见冯小荣来了忙把音响关了,拉着冯小荣的手说:“大家歇会,一会再扭。”
   “大美女出山了,这家伙真有派,为你音乐都停了。”赵富媳妇破嘶啦声的冲着满脸通红的冯小荣说。“别,三姐,你们扭,我先看看能不能学会。”冯小荣觉得不好意思和尴尬。
   “老同学,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一个小学的同学,以前他爸活着时办过秧歌,年年春节挨家挨户扭秧歌挣钱,他家不在冯小荣她们村子,离着有五六里地,爱扭天天骑摩托车来。
   “赵伟男?你跑这么远来扭秧歌?瘾真大。”说完了的冯小荣捂着嘴笑。“哈哈,不就是为了看你吗?谁知两个多月了,你也没来一趟,我昨天和王立东说了,他要能把你整出扭秧歌来,我天天请他吃烧烤。”
   “哈哈,这下你完了吧,王立东绝对会让你天天请的。”大表嫂笑得不行了,满脸的褶子都笑开了。“你请他,他请我,不行,一会直接你请我就行,立东没时候回来。”
   “行,请就请,吃也乐意,冯小荣年青时是有名的美女,有美女天天陪扭秧歌,花点钱也乐。”赵伟男笑着看这不知所措的冯小荣。
   “我走了,被你们说得不好意思在这了。”说完话的冯小荣真的转身要走,一回身和王辉碰了个正着,不由一楞神,王辉也拿着扇子和手娟。“你也天天来扭?王辉。”“是的,从开始就来了,扭一会锻炼身体,你不扭啦?”王辉的眼睛里深藏着一丝的怨,冯小荣没有察觉到。“我怕学不会,丢人,你为啥不买服装多好看?”冯小荣挺喜欢秧歌服的,尤其粉色的,胸前绣着一朵大荷花的那个款式,袖子是喇叭筒的宽宽的四周全是镶金边的,肥肥的喇叭裤也非常好看。“我没买,扭不多大一会,两个孩子要上学,早睡,还得早起给他俩做饭,不像你,孩子大了,想干啥就能干啥,我不行,干点啥都有绊脚的。”王辉说着,狠狠地看了冯小荣一眼,进了场子里。
   “不行,快把东子媳妇儿拽回来,好不容易来的,说啥也得扭一会。”村子里打鼓的孙广义大声说。他和王立东好,他俩天天换班打鼓。“小荣,快回来,你咋这样呢?脸这么小,怕啥,满场子里是人,谁能把谁咋样了,快回来。”三丫硬把要走的冯小荣连推带拉地拽到了秧歌队的前面。“你个高,在前面扭。”“啥?我都不会扭,还跑前面丢人现眼?”冯小荣说完跑到了最后面。“不行,再往前来一点,后面的都不会扭,你跟在后面学不会。”赵伟男拽着冯小荣让她挨自己扭,他们不是在一排,穿绿服装的是代表男的,没有几个男的扭,五六个,女的多,粉色服装的在另一排,冯小荣没穿服装,穿了条上面是浅粉色带小黑点的长纱衬,连体的小超短的黑色百褶裙,没有过膝盖,非常好看,她怕被人笑话,裙子太短了,穿了双肉色的厚厚的高筒袜子,她站在了粉队的队伍里。
   扇子都不会拿的冯小荣,边扭边笑,笑得她眼睛里全是泪,看着前面赵富媳妇儿扭动着像缸一样粗的腰,和撅着胖得滚圆的两个大屁股蛋儿东一下西一下的,冯小荣止不住地笑。“笑啥笑,再笑让你上我前面去!”赵富媳妇儿回头看着笑得不行了的冯小荣,拽着公鸭嗓笑着说。“对不起,四嫂,没笑你,笑我自己太笨了。"冯小荣赶紧解释,又回过头看自己的身后是谁,竟是王辉,就对王辉说:“王辉,你可千万别笑话我。”“不会,你扭得真挺好,好像以前练过,很美。”王辉的眼睛里除了怨还多了层嫉妒,冯小荣天姿聪明,她说不会扭,但她扭得确实美,细细的腰,修长的腿,四十多岁的她仍然风采飞扬。王辉竟不那么讨厌这个女人了,觉得她真的很优秀,不怪老公喜欢她,自己真的没法和她比。“王辉,别夸我,我真的一点基础没有。”边扭边笑的冯小荣边和王辉说着话。
   “妈,回家吧,我困了。”李志强的儿子来找妈妈回家睡觉了,“你们扭吧,我走了。”王辉冲冯小荣挥挥手走了。
   “我媳妇儿真来了?”不一会王立东开着车来到了卖店门口,停在一处较远的地方,下了车,边走边说。“来了,快看看扭得美着呢!”孙广义笑着说。“那我今天有烧烤吃了,不用回家吃饭了,哈哈……”王立东边说边进了秧歌队的人群里,冯小荣看见王立东回来了,不扭了,擦了擦汗。“我回家给你弄饭去,不扭了,好累,真的缺少锻炼。”
   “不行,刚学差不多了,怎么能走呢?今天我请立东喝酒吃烧烤,不用回家做饭。”赵伟男挡在冯小荣前面,不让她走。“干嘛呢,要抢我媳妇儿是咋的?”王立东笑着一下就把又小又瘦的赵伟男扛了起来。
   “快放下,真是的,弄坏了胳膊腿,怎么这么爱动手?”冯小荣怕王立东没深浅,大声对王立东说。“行了,服了你了,再不会和小荣开玩笑了。”赵伟男服了软。“这还差不多,看你再敢在我媳妇儿面前得瑟,我给你扔粪坑里去。”王立东放下了赵伟男。
   “我去,这东子劲真大,咋这么护媳妇儿呢?”“哈哈……”孙广义的话刚落,全场子里的男女都哈哈大笑起来。“别说那没用的,你媳妇儿让人随便摸呀?那哪天我去摸摸去。”王立东脸红脖子粗地冲着孙广义嚷,“你大嫂就在这呢,你随便摸,别嫌老就行。”哈哈哈又一阵大笑。
   “我走了,不听你们瞎扯蛋了。”冯小荣走出人群。“小荣,明天晚上再来,明天我领你去买服装去。王立东,你让小荣出来扭的,你得拿钱给小荣买服装。”三丫冲着走了的洛阳能治好癫痫的好医院在哪冯小荣喊,又对打鼓的王立东说。
   “行,我家小荣把钱,买啥她随便,你明天去叫她,不然她不会去买的,挑最好的买,咱不差钱。”王立东特支持冯小荣扭秧歌,怕她写诗写疯了,又怕她上网和男人聊天,成天磨叽不让冯小荣写什么诗,说不挣钱,伤脑子。一看见冯小荣写东西他就抢手机看。怕她以写诗为名,在网上和男人唠嗑聊天。
   “行,明天吃完早饭,你拉我和小荣去。”三丫也不扭了,边擦汗边说。“明天你们坐小客去吧,我起早有包车的,订好了。”王立东也把鼓锤递给了孙广义。“立东,吃烧烤,我答应你的,来歇会,吃点毛蛋,喝瓶啤酒。”赵伟男走到了烤毛蛋的炉子前喊王立东去吃。“吃就吃,你答应的。”
   “你得请我吃,立东,是我把小荣强弄出来的。”大表嫂颠颠跑到王立东身边,边擦汗,边说,“行,来,嫂子吃吧,都算在老赵身上,谁让他老惦记我老婆了,让他请客。”王立东坐在烤毛蛋的炉子旁,边说边看着赵伟男笑。“多大点事,十块钱毛蛋撑死你,吃吧,多钱的事儿。”赵伟男把绿秧歌的裤子脱了一半,从里面的裤子兜里掏出褶褶巴巴的一张五十元的绿票子。“吓我一跳,我以为请我吃顿毛蛋,咋还脱上裤子了,当这么多人,你想干啥?”大表嫂笑得满脸的皱纹都聚在了一块。“这家伙,把我看成啥了,我可不是那么烂扯的人。”赵伟男递给大表嫂一个小木凳子,自己也坐了下来。
  
   二
   “我再也不去扭了,赵伟男总和我闹,烦人,就怪你,偏让嫂子来找我。”冯小荣对进屋的王立东说。“看你那熊样,他能把你咋样?那么多人,你若真能挂上一个,说明你能耐。”王立东又一次在说这样的话。
   “这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当了王八怪我?你总瞧不起我,以为除了你我真的没人要了,也是,我这个烂菜只配你这个肥猪拱。”
   “明天三丫来领你买服装,去扭去,别总在家闲着,写那玩意会写疯的。我知道你正经,不是那样的人,才说你的。”王立东就是不让冯小荣写东西逼着她去扭秧歌。
   “行,我信主了,主说,先有男人,后有女人。男人是头,女人为身子,妻子要顺服丈夫,我听你的,但白天有空我还会写东西。”冯小荣从工地回来,有了一种信仰,基都教。想要让主把自己变得更有谦卑和忍耐,也想用主的宝血洗净她和李志强所犯下的罪。
   “这小客啥时候能来,不行打个车,我花钱,三姐。”等了近一个小时车的冯小荣和三丫说。“可能小客误点了,打车也打不着。”三丫也急得东张西望,在瞧有没有空车过来。
   “你俩干啥去?”突然身后停下一辆车,李志强探出头来看着冯小荣问。“哎哟妈呀!来救星了,上街一趟,志强你啥时回来的?工地完工了?”三丫眼睛一亮,高兴地问正在盯着冯小荣的李志强。“快上来吧!昨天到家十一点了,今天也是上街里办点事。”“小客快来了,坐小客吧,我刚打电话问了。”冯小荣的脸烀烀地在发烧,她的心也在跳,不知是几个月没有和李志强见面了,没想到在这见面,还是看李志强瞧她的眼睛里仍有一团火在烧。
   “快上来,有不花钱的车不坐?等那没影的车干啥?”说着话的三丫先上了李志强的车,没办法的冯小荣只好也上了车,坐在后坐上。她一抬眼正好又和李志强的眼光相碰,火一样的没有变,只是藏有一丝的哀怨,冯小荣赶紧低下头,用手拽了拽裙子的下摆。她今天穿了一条黑白格纹的连衣长裙,领子秃到肩膀,上面用黑丝纱遮着的,袖也很短,腰中间带一条丝带,松松地系在冯小荣细细的腰上,非常漂亮的一条裙子,虽然裙子盖得很严,她还是下意识地往下拽了拽,想盖住今天她没有穿丝袜露出来的白嫩嫩的小腿。“小荣,听王辉说,你也扭秧歌了?今天我要去看看。”李志强边开车边说,冯小荣没抬头,“瞎扭,别去看,人多我更不会扭了。”“别听她瞎说,扭得可美了,就是扇子没摆明白,这不今天领她来买服装来了,王立东大力支持。”坐在前座的三丫笑着说。“三姐就能嗑惨我,再说我,我不买了。”冯小荣心里真的怕李志强去看她扭秧歌,后悔,为什么自己会去小广场,怕万一经常见面,控制不住感情怎么办,这样会被村子人发现的。
   “志强,你不去工地了?在家能歇些日子吗?”冯小荣河南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好强挺着呯呯跳的心,满脸通红地问李志强,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是怎样的光,只知道心里有一团火在烧着她,浑身发热。“嗯,能歇半个月,过了半个月还得走。”李志强从反光镜里看着冯小荣的眼睛好美好亮,有一种力量在吸引着他,使他的心和血脉都在加速地跳动和流淌。“志强,这几年发财,流行的话,土豪了,哈哈,没在外面挂一个小蜜呀,哈哈。”三丫平时就爱说爱笑,嘻嘻哈哈的。“哪有什么小蜜,更不是什么土豪,刚够养家糊口的。”李志强尴尬地说,又用眼睛偷偷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冯小荣。

北京军海医院ass="flip">共 47993 字 10 页 首页1234...10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