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墨海】那些年 我们股蹲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39:36
“股蹲”,一个中原地区方言中极有代表性的词语。在乡语中我们因发音的不同,常将其读作“股堆”,也有国内其它地方的方言称其为“圪蹴”的。本意是指无处可坐时,随便找个空地方两腿自然弯曲下蹲,使小腿肚紧靠大腿,形成一个非常像坐的姿态,但与坐所不同的是,这个股蹲是臀部不着地的。   这本是一个十分自然,在我们生活中也极其简单随意的动作,并不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在以前人们的生活中也极其常见。尤其在我的童年时代,随便找个地方一蹲,随意而自然。玩可以,吃饭可以,站累了想休息蹲下也可以,就连上厕所都是蹲着的。尽管有些时候我们也会觉得这个动作并不美观,可因了它的自然随意,又不受限于外界条件,成了人们生活中随意而又实用的一个姿势。只是现在因为条件和生活环境的改善,它越来越少地参与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只在农村或是生活条件相对落后的地方还时常能够见到人们依然随便一蹲而“圪蹴”着。   就在这个我们十分熟悉的股蹲动作,离我们的城市生活渐行渐远时,前几天在浏览手机百度网页信息时,一则不太起眼的报道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它与“股蹲“有关。据说那些欧洲人还专门给它起了个非常有趣的名字——亚洲蹲。网上还言之凿凿地列出研究数据,说100%的亚洲人可以亚洲蹲,而仅有13.5%的美国人可以做到,这13.5%中的9%还是美籍亚裔,剩下的则都是瑜伽狂。   我不知道这样的研究数据是从何而来,姑且相信之。毕竟,他们能不能蹲与我来说并无什么实际意义。我所在意的是,那蹲着的姿势曾是我所熟悉而又亲切的。   我小的时候,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我们小镇,那时虽早已经通了电,但停电却是家常便饭,常常是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却没有电,屋内挂着的电灯泡也就成了摆设,一盏昏黄的煤油灯成了小镇人最长情的陪伴。可点灯是要费油的,那油又是需要用来钱买的,煤油那时虽然便宜,可对于过惯了穷苦日子的普通百姓来说,能省一个就省一个。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傍晚通常的活动,就是端了各自饭碗聚到院场里边,随处找个地方一股蹲,一群老老少少边吃饭边聊天。大人们山南海北的胡侃,聊些着边不着边的话,开些或荤或素的玩笑。小孩子们半懂不懂,端着自己的饭碗,边听边吃,吸溜着自己的半碗面条或是一碗蜀黍糁儿稀饭,那样的场面融洽而自然。当然,这其中以男人居多,小孩儿次之,女人更少。   这样一大帮人,想在院场里坐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倒不是因为院场地方小,而是没有多少可供坐的东西。有限的几块儿随意摆放着用来当凳子的石头,早已经被先到者占上了,后来者便都或蹲或站,站着的累了也会再蹲下。于是一个偌大的院场,虽然稀疏,却也黑乎乎地股蹲了一片。碾盘上,石头上,放倒着的树干上,墙角立着的碓臼上,甚至是当凳子坐着的石头上都蹲成了。那姿势虽无统一标准,却都是两脚略分开,膝头分开朝外股蹲着,两肘再就势支在膝头上方,形成一个简单的支点,这样两手便可以自如地一手端碗,一手拿筷。人们或低头扒饭,或仰脸倾听,只要你愿意,蹲上多久基本都不是问题。   这样大家在一起股蹲着吃饭,谁家今天吃的啥菜,喝的啥汤可谓一目了然。张三家吃的是中午的剩面条,李四家今晚喝的是面疙瘩,王五家今晚熬的倭瓜汤,陈六家煮的红薯骨碌。大家一样穷,饭菜么也就是普通的家常饭,自是无人会来比较什么。倒是你在他碗里挑一筷头面条,他在你碗里夹一块儿红薯是常有的事儿,尽显随意,彼此没有丝毫的距离。这样一群乡邻股蹲着吃饭或来回走动着挑饭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是那样的和谐而美丽。虽然,那时人们没有电视、电脑、手机、网络,却可以走出自己的家门,和乡亲们融汇在一起,享受那种最简单而充实的生活快乐。不象现在,我们只把自己关进自己的房子里,看看电视,玩玩电脑,除了自己的小圈子,对门或是楼上楼下往的谁都不知道,这不能不说是城市人们生活的一种悲哀。   对于股蹲,其实让我感触很深的情形还有上厕所。那时农村全都是旱厕,破砖烂瓦碎石头一垒,围将起来,有没有顶棚已经不重要,只要能遮羞,里面再支上三两块大小形状差不多相等,稍算平整的石头,能够蹲得住人。这样,便是一个最简易的蹲坑茅厕。一柄破铁铣,一把打扫厅堂退役下来的小条帚,再加一堆自家炉火用过的炉渣,就成了打扫这茅厕的标准卫生配置。   这样的厕所虽然简陋,却极为实用。大家急匆匆而来,股蹲下来,三下五除二,解决“战斗“,从不拖沓。毕竟,这里冬寒冷夏炎热,除了苍蝇干扰,还有蚊子进攻,谁也不愿意在这儿多待。况且这样姿势久蹲了也会腿麻。如个大厕通常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很少有听说谁上个厕所一二十分钟不出来的,不然大家得担心是不是需要进去捞他,又担心他会不会把肠子也拉了出来。   况且,那时候人们吃的都是粗茶淡饭,蔬菜也多是自家田间地头随便种下的,回来随意一拌一炒就着饭就吃了,吃次肉感觉象过年,并不需要刻意地摄入什么膳食纤维,也就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便秘之类的事儿。擦屁股能用上报纸、书纸都不错了,男人们通常一个烟盒儿就能解决擦屁股的问题,哪还敢奢望着屁股那地方还能用上高档的卫生纸。有时候你在野地里着急大便,哪儿有人会专门随身带着擦屁股的纸,大多就是树叶子、玉米穗儿外面的皮一擦就了事,要是连这些都没有的时候,人们甚至连土坷垃、小石头都用过,哪还担心什么卫生不卫生,也没见谁长了痔疮脱了肛!直到现在,有时候和同事开玩笑,他急着上厕所大便,问我们借纸,我说没带纸的时候,都会和他开玩笑说:“要不我去给你捡个烂砖头、土坷垃啥的凑合着使使?”他听了也知是调侃,调笑着回我:快捡去!虽是玩笑话,却也都心知肚明,毕竟大家那时候基本都有过相似的经历。   玩笑归玩笑,开完了也就过去了。可我由此竟开始怀念那股蹲着在旱厕或是田间地头拉屎的日子,它曾经是那样的自在而快意。只有痛快的排泄,而无便秘或是坐在马桶上感觉拉不出的难受。   自从在城市买了楼房,住房装修时,和所有城市家庭的装修一样,在卫生间里,我们也选了城市家庭卫生间里通用的抽水马桶。我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山里乡野间来的孩子,竟会因为这楼房内的厕所而“水土不服”。刚开始还感觉不太明显,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坐到精美的抽水马桶上入厕大便,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明明是你有便意的,可坐到这上面却久久拉不出来。也不是便秘,只是觉得这怎么都不象是拉屎的标准姿势,从来没有想过,拉屎这种事情,还可以舒服地坐在卫生间里,这分明不是来拉屎,而是来休息。可明明我是来想上厕所拉屎的。于是,在这拉不出的间隙,我便拿本书随便翻看,或是拿着手机看看网上新闻。常常是入厕大个便,屎没拉多少,没怎么注意半个小时却过去了。这要搁在以前在旱厕你股蹲着拉屎,蹲上这半个小时,无论如何你是站不起来的,因为你那两条腿早已经蹲得麻木了。   如今,我依然还得坐在自家的马桶上,在拉屎与无便意间艰难地“战斗”着。常使人不由自主地会怀念,以前那股蹲着快意拉屎的岁月。我有时甚至会冒出,中国人到底应该买坐便器还是蹲便器这样看起来有点荒唐的念头来。   我始终以为,这样的想法只是我有。谁知道那天看网页上有关“亚洲蹲”的信息时,上面提到:马桶是西方人的发明,因为不易下蹲,他们从古代开始就选用坐着的方式排便,这样的方式更适合于西方人和身体结构。而坐式的抽水马桶只是于上世纪才开始传入中国,随着国人生活条件的改善慢慢普及开来。我们中国甚至亚洲人的身体结构,因为腿短和身材相对瘦小,下蹲时身体能够非常容易地实现平衡协调,蹲下还能够非常容易地产生便意。相关的研究还发现,蹲式比坐式更容易排空结肠,让肠道内的致病细菌毒素不易积聚。至此我才明白:我们这个被外国人冠名的“亚洲蹲”不仅有趣,而且更有利于身体健康,是属于我们亚洲人特有也是最合适的排便姿势。   看至此,我才恍然大悟:我坐在马桶上没有便意,并不是我身体本身的问题,而是我的身体结构不能很好地适应这种坐着拉屎的方式!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很多使用坐便器抽水马桶中国人的通病。原先我们以为,我们引进了西方人的文明生活。却没成想,我们本来就是亚洲人,原本就有一套适应自己身体和生活方式的东西。如今,我们盲目地借鉴引进,看似是文明进步了,实际却是苦了自己的身体,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巨大的错误。   偶尔,去一些住在旧楼里朋友家里,看见他们还使用着蹲便器,样式虽然简陋,看着也不十分干净。在内心里,我却十分羡慕他们能够享受可以蹲着拉屎的那种快意。或许,他们到了别人家里,看到那些装有明亮干净坐便器的卫生间也会心生羡慕吧。但他们如何会理解,坐在这样美观的坐便器上,当你久久拉不出屎时,人们内心的那种苦恼和烦闷。可毕竟象拉屎这种不雅的东西,是没有人会愿意摆到堂面上来交流的。于是,我在怀念蹲着拉屎的快意。而他,则在梦想着有一天买了新房子,可以在新房的卫生间里,也装上一台高档美观的坐便器!   我在脑子里怀念着股蹲这个姿势。可在现实的生活里,股蹲却离我们越来越远,仿佛那只属于遥远的上个世纪,于这发达文明的现代生活是格格不入的。除了农民工,你很少会能见到谁衣着光鲜地股蹲在某个街头,即使他已经站得很累!毕竟,在人们的意识里,这“股蹲”并不是一种优雅的姿态,但凡有点修养,你绝不会轻易在众人面前摆出“蹲”这个造型,否则你便有农村人的嫌疑。于是,人们就在高雅与舒适间矛盾着,想蹲下来休息,在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能蹲。强支着身体装高雅,而身体却难受万分,成为城市生活里我们新的纠结。   于是,我愈发地怀念那可以自由蹲着的时光。我可以不用去装高雅,只需依了自己的身体和本意,去感受、去享受那原本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盲目随了别人,奋力去争取、去获得那些美丽却不一定切合实际需要的东西。   那些年,我们股蹲着,不高雅,却舒服而开心;那些年,我们股蹲着,邻里之间和谐相处,没有歧视与距离;那些年,我们股蹲着,快意拉屎,没有便秘! 四川癫痫医院排行榜武汉小孩癫痫的治疗方法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最权威西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专业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