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东北】 接母亲进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05:55

接母亲进城

周末了,有点想家,不知道劳累了的父母是否又在吵架。他们吵了三十多年了,也打过架,每次我们姐弟几个都会站在母亲那边,可是对父亲也从不敢抱怨。他是个火爆脾气,即使我们现在都成家立业,有儿有女的人了,还是不敢去惹他生气的。如果不依着他的性子,他甚至都会说出:“滚出去!”之类的话来。

母亲知道我会回来,一大早就去菜园里拔了很多新鲜花生来,和着泥土一块儿挑回家,花生苗可以给老黄牛吃。只是母亲的腿受过伤,要挑着上百斤的东西走几里路,真不知道她怎么回来的。她把花生苗全铺开在院子里,摊了满满一地。等做完了午饭,喂好了猪食后,就端了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取花生。她有些犯困了,一大早忙到中午一两点,本来应该睡睡午觉的,但为了把花生摘下来,还要用一口大锅将花生煮好,让我带到城里去吃,她在小板凳上坐了三四个小时。我五点多才回到家,等我回家时,母亲已经把煮好的花生捞了出来,她捶了捶酸疼的腰,笑着说:“哎呀,今天真真正正地坐累了呀,取花生取得我都打瞌睡了。”我一阵愧疚,问她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呢,母亲说,怕我有事,耽误了我的事就不好了。我是有事去了,而且也似乎颇为困倦和劳累,只是这事羞于启齿,因为在母亲忙得不可开交时,却我在麻将桌上“垒长城”了。

前几日已在电话里和母亲说好了,做完农活就要来接她去城里玩几天的,她也答应了。只是没想到她那么忙,我赶紧到厨房里炒菜。常年烧稻草的原因,厨房的灯蒙上了厚厚一层灰,为了省电,灯泡也是非常昏暗的。我把切菜板搬到院子里来,借着淡淡的暮光,飞快地把菜切好,再端回厨房,一边烧着稻草,一边炒着菜。等菜炒好了后,我的眼睛被烟熏得泪流满面,脸上也是抹满了灰,身上沾了好些细碎的稻草。母亲则是忙着扫猪圈,喂猪食。夏天蚊子很多,猪圈里还要点上蚊香。母亲知道我怕臭,从小就没让我去扫过猪圈。她清扫完后,身上就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她赶紧换了一身衣服,吃过饭后,她立刻从家里的楼上楼下搬出那些农产品来,有新鲜的丝瓜,西红柿,茄子,辣椒等,还装了满满一壶菜油,一大包米。我看着天色已晚,开车视线不好,就有些不耐烦地说:“不要带那么多了,街上都有得卖。”母亲听了,皱了皱眉说:“街上的东西多贵呀,你就那么点工资,开销那么大,什么都要花钱买,家里的东西也不值钱,白白浪费了……”我一听,怕她唠叨开了,就赶紧说:“好好好,那就带上吧。”母亲看着我笑了。

老公将东西一股脑地塞进了后备箱。我打开车门,让母亲坐在靠窗的位置,她晕车晕得很厉害,短短三十分钟的车程要吐上好几次,每回都要备上好几个垃圾袋。黄昏时分,夜色弥漫开来,田野里的那片金黄已被浅浅的二季秧苗所取代,偶尔可见一些手脚慢的农民,拖着沉甸甸的板车,行走在如同笼罩了一层灰纱的暮色中。回来的路很平整,来往车辆也不多,不多会儿,就到了家门口,只是车子一停,母亲就“哇哇”地吐了起来。我赶紧给她递了纸巾,拍着她的背,希望她好受些。

老公把车子开进了车库,再把母亲带来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院子里,竟堆成了座小山。我让母亲坐在沙发上,自己到厨房烧开水。我知道,在晕车后,给她泡上一杯清香扑鼻的绿茶,再放上几根红萝卜,便是最好的解药了。母亲一脸的疲倦,靠在沙发上皱着眉头,不怎么说话。等几碗茶下肚后,她的嘴角便有了笑容,话也多起来了。她说今年的稻谷长势很不错,多亏了老公买到了好种子,就是不知道米饭好不好吃,等晒干了后,碾些新米来给我们尝尝鲜……

时间在母亲的茶碗里悄然地流逝,静坐中,竟也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想着母亲总要在我家住上几日的,有的是时间慢慢聊那几亩田地的事了,就催促她去洗澡睡觉了。她来得很匆忙,只带了换洗的衣物,没有带睡衣,我找了一套自己的睡衣给她,并领着她到二楼的卫生间,给她调好水温,告诉她洗发水和沐浴露都放在洗手台上。看着她有些茫然的样子,我干脆让她站到身边来,帮她冲洗头发。许是在农田里干的农活吧,母亲的头发很脏,揉洗了好几遍洗发露才把那股浓浓的汗味去除了,冲出来的水也渐渐清澈了。她有些歉疚地说:“这几天当真是累坏了,忙完田里的活,还要赶回家做饭,喂猪,照料那一群鸡鸭,没洗头发……”等母亲洗完澡后,我拿着吹风机帮她把头发吹干了。母亲的发质很好,从未受过染发剂的毒害,乌黑油亮,又柔和细密,没有一根白发,亏得这一头的黑发,才使她饱经风霜的脸有了些许光彩。

坐在床沿,看着她干裂的脚板,不禁心疼起来。母亲说,鞋子有些不合脚,又经常光着脚板在田间土里劳作,脚自然会开裂了,不要紧的,到了冬天时,不经常沾水也不会痛了。我沉默不语,心里却责骂了自己无数遍,我这个做女儿的真的是那样的粗心,多久没给母亲买过鞋子了?以往只是知道给她买些衣物,却忽略了,最需要关怀的还是母亲的脚呀。这双脚曾背着我们走过多少路?虽然鞋子只是被踩在底下,不为人注意,但舒适与否,只有母亲自己心里最清楚了。我只是那样在乎表面的光鲜与靓丽,看着母亲穿着我给她买的衣服,自以为尽了份孝心,殊不知这只是一种自私的虚荣而已了。

母亲不爱睡懒觉,早上都起得很早,只是我是个爱极了睡懒觉的人,她知道我的习惯,起床后从不叫醒我,有时饿了,就自己去冰箱里找些吃的。第二天我一反常态,早早起了床,在厨房里煲好粥,再出去买了包子,油条,烧饼,饺子之类的,品种很多,就是想让她每一样都尝尝。母亲的胃口很不错,也不挑食,吃得也很开心。天气太热,就没有带母亲去街上闲逛,两人坐在精致的木雕茶几前,慢慢地品着普洱茶,吃着小甜点,聊着家常。等到午饭时间,我做了母亲最爱吃的红烧肉。她对我的手艺赞不绝口,而且还特爱吃肥肉,她说瘦肉会塞牙缝,她的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松动了几颗,对坚硬的食物自是远远避开了。红烧肉的肥肉肥而不腻,很合她的胃口。

夏天的中午是最容易让人犯困的,从五月份开始,我们家的空调就开个不停。母亲吹不惯空调,觉得很憋闷,就拿了席子到一楼,摊在地上,开了个落地扇,倒也是满室清凉。

晚饭过后,我见气温降了不少,就提议带她出去看看夜景。城里新增设的文化广场,休闲广场人山人海,灯火辉煌,颇为热闹。母亲看到沿江路的霓虹灯交替着闪烁出七彩的光芒时,不禁赞叹道:“现在的县城真是越来越好了,都快赶上市区了。”我拿着手机,让她站在栏杆边,为她拍了几张照片,有独照,也有与儿子的合影,我还叫老公为我和母亲拍了一张合影,我的手扶在她的肩上,头靠着母亲,她微笑地看着镜头……

县城总归是那么大的,开着车没转几个来回,差不多就将整个城里的景点看完了。时间也还早,我让老公先回家,自己则带着母亲去逛街了。我为她挑了一双很柔软的黑色皮鞋,还挑了双墨绿色的凉鞋,她喜欢得不得了,立即将脚上的鞋换了下来,穿着新鞋在镜子前来回走动,像个孩子得了样心爱的玩具般高兴。我又带她到内衣店里挑了几套内衣,她却有些难为情,毕竟长那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给母亲买内衣的。等到经过一些服装店时,我让她试了几件衣服,并要店家帮着配上了裤子,这一会儿,母亲可谓是从头到脚一身新了。我还给父亲挑了些衣物,好让母亲到时一并带回去。只是每逛一家店时,她都要重复那一句话:“这些东西我有,不要买!”结果还是被我强拉硬拽地带了进去,再是大包小包地拿了出来。回家的路上,她又开始责怪我了:“你看看你,花钱就这么大手大脚,也不知道省着点花,你的那点工资怎么经得起这般花销呢……”我故作不满地说:“哎呀,你就别念经了,这话都说了那么多年了……”

回了家,母亲细细地在灯下打量着她的新衣物,高兴之余,又在数落我不该花那么多钱。说什么在乡下天天干活,也犯不着穿那么好的衣裳,只要不是破破烂烂的就行了。等她再次把衣服都试穿了一遍后,我拿了这些新衣服到楼上洗去了,那些衣物料子薄,一个晚上就可以干了。

住在县城的姑姑知道母亲来了,打电话给我,叫我带母亲一同去她家吃饭。母亲穿上了新衣,兴高采烈地去做客了。只是从姑姑家吃完晚饭回来后,便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他让母亲早点回家,说家里那么多的事,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要喂猪食,扫猪圈,还要给牛割草,田里的禾苗快干死了,每晚要去田里放水,家里也没个做饭的人……母亲说:“在家时就天天跟我怄气,我这一出门,才两天时间,他就叫苦不停,也真是要整他一下了。”

我以为母亲会再住上几日了,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乡下去了。她终究放不下那几亩地,放不下她的鸡鸭,她的猪牛,最放不下的还是那个与她吵了一辈子,也伴了一辈子的老头。在乡下,有母亲习惯了的一切,有她的牵挂,也有她的眷恋,城市,只是一个小小驿站,偶尔停休一阵,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那片熟悉的乡土之中去的。

我呢?还能再回到昔日的那个家吗?还能再去田间垅头扯着猪草,牧着黄牛吗?怕是回不去了。童年的记忆渐渐远去,时光的河流早已将我的生命汇入了另一个家庭,另一种生活。老公和孩子已成了我生命转动的轴心,只是,在围着这个轴心转动时,也要时常回家看望一下日渐衰迈的父母,帮着母亲在灶膛里添把稻草,陪着父亲喝上几杯小酒,共同话着他们的几亩良田,几只鸡鸭,还有那头老黄牛吧……

癫痫病的预防癫痫病对人的危害有哪些经常抽搐的癫痫怎么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