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春花烂漫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4:45:23

   那一年中原大旱,当人们艰难地熬过寒冬到了春日来临的时候,田野上的野菜已被穷人挖得断根绝苗了,四处能吃的树皮也被剥得净光。
   这一晚家居王家寨王员外的幺儿,一个眉清目秀刚满一十九岁的王云霄回到了家中,这时他站在老爹面前求道:“爹,这舍饭,我们不能停啊!”
   已是鬓发介白的王员外执意道:“我儿,你也看见了,如此大灾那朝廷昏君视而不见。事到如今,我们家中米面已无多余,再这样施舍下去,即便把全家人剁成肉块煮熟分予穷人,也救活不下几个啦!”说罢他大声向外吩咐道:“舍饭停癫痫药物需要注意什么呢了,今晚把所有的东西收拾收拾,都给我拉回来!”
   管家站在屋门口道:“是,老爷!”他向外大步走去。
   儿子便哭了,他大喊一声说:“爹,村外那万人坑眼看要被死尸填满了。如今地里的大麦就要抽穗了,咱再坚持几天吧!”
   王员外听后,不觉中老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说:“我儿年纪轻轻能一心向善,爹甚感欣慰,可库中之米久难坚持啊!当下之计,也只有派人前去江南讨回一笔旧账了!”
   王云霄问:“爹,江南有一笔什么旧账?以前,儿怎么从未听说?”
   到了这生死存亡之际,万不得已,善良的老爹方才告诉儿子:“十八年前,那年你不满周岁。有天傍晚下着大雨,你娘抱着你在屋,我出去正准备关上大门回来歇息,突然从村口跑来一对儿年轻夫妇,只见那妇人披头散发,怀抱一女婴,男人跑过来噗通跪在我面前喊道:‘先生救我一家啊!’那妇人跪在地上,哭道:‘先生,我家父被奸臣陷害要满门抄斩,后面追兵马上就到,求求先生了!’说着夫妻二人连连磕头,那时我没有犹豫,我把他们夫妻搀扶起来藏到了后院的地窖。片时官兵追到,他们把全村搞得地覆天翻,终也没有把他们搜出。后来官兵退去,我留他们夫妇一直在家中待到风平浪静,临走,又送纹银八百两与他们做盘费,当时他们夫妻失声痛哭,说恩人若不嫌弃,十八年后女儿长大成人,愿将女儿送来给我儿做妻做妾悉听尊便,又说尚能苍天留命,日后这八百两纹银定当翻倍奉还。儿啊,爹自知那姓剪的义士日后必不在人下,听说现如今他已是威震一方的带兵将军。爹本不想要他们做出什么回报,可是眼前咱中原出此大灾,要想多救性命,我儿只有前去找他尚存一线希望。”
   听到此,王云霄道:“爹,儿愿前去寻那姓剪的叔叔!”
   王员外便详细地告诉儿子那姓剪的大名以及长什么模样,他告诉儿子:“当时那剪义士为了日后相认,特借你一字,为女儿取名剪云霞。”
   王云霄又问:“爹可允儿几时动身?”
   爹说:“明早吧,我儿这学成武艺刚回,今晚上再和你娘好好说说话吧!”
   王云霄不知道,这一夜自己的白发母亲一直坐在他的床头,白发母亲看了他一夜,擦了一夜泪。
   第二天早起,母亲给儿子收拾好行囊。看他要走了,母亲拉着他的手不忍放开,一再嘱托:“我儿此番远行,须允娘三件事方可出门!”
   王云霄:“娘,您说!”
   “第一,我儿出外不可贪恋女色!”
   王云霄:“儿谨记!”
   “第二,我儿出门后不可妄开杀戒,但要凶险临身,万不可迟误!”
   王云霄:“娘,孩儿记下了!”
   “第三,事成与不成,儿当速速回还!”
   王云霄跪地拜别喊:“娘,儿定铭刻于心!”说罢他起身又向二老施礼道:“爹娘保重,儿去也!”言罢转过身,带着祖上传留下来的一口宝刀,向着南方一直走去……
  
   二
   想爹娘在家曾经千嘱托万嘱托,要他日头不落早住店,日头不出不启程,可是王云霄满脑子惦挂的却是村口大路上那些出西口逃荒要饭的妻儿老母,他看到的是多少穷人走着走着一头栽倒便再也爬不起来。他又听到了一声声婴儿叫妈妈,妈妈唤孩子那绝望的哭唤声……王云霄恨不能一步赶往江南找到那位姓剪的叔叔,他便昼夜兼程,不几日便来到了确山县境。
   且说这一日傍晚,王云霄已经吃尽了母亲为他备下的干粮,这时候他又累又饿,抬头望前面大街之上有一酒店,便走了进去。
   由于晚饭时间已到,此时这店里甚是热闹。王云霄掀开门帘,只见左首的一张桌边端坐着一位粉面书生,这书生高有一米六七,着衣干净得体,像位大户人家的公子,右边的几张桌子上坐得是各色行人,他们或吃或喝或闲谈。王云霄走过去坐在书生的邻桌喊道:“掌柜的,来一盘素菜、四个馒头,半斤姚华春酒!”
   听小二唱道:“好唻!一盘素菜四个馒头,外加半斤姚花春,来啦——”
   片时,酒菜上齐,王云霄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就在这当,有个十来岁的男童泪流满面,过来往王云霄的座旁一跪,凄惨地哭喊道:“求爷给几个钱,我妈妈死了,买张芦席……”
   一句话喊得王云霄泪水直淌,他什么也没说,从衣袋里掏出十两纹银递在男童手中,男童手接了银子失声痛哭,跪地给他磕个头,站起来走了。
   却不知他的这一举止,惊动了屋内所有的人。
   待男童离去,邻桌的那位公子走过来了。
   那公子过来坐在王云霄身边,嫣然一笑道:“好一位仁慈的兄台!敢问,兄台酒后可是向南方行走?”
   王云霄随口应道:“正是!”
   公子正色了,说:“兄台侠义心肠,却不知世道险恶,俗言讲出外人财不露白,兄台可知,你已经惹下了大麻烦啦!”
   王云霄听后并不在意,只是问:“贤弟怎讲?”
   公子肃然道:“刚才已有恶人外出报信,兄台若信,请速跟我走!”
   王云霄复抬眼细观,见此人和眉善目,不像那邪恶之辈,便立刻向店家结账,跟随他出店向东一路紧走。
   且说这二人穿街走巷,最后隐入一条僻静的小胡同,那公子在前面拍响了一户紧闭的大门。
   出来给他开门的是个五十来岁的妇人。
   门开后,那妇人惊得瞪大眼睛喊:“大小!”
   她的话立刻被公子打断了:“姨娘!”
   公子还了一口气,莞尔一笑说:“姨娘,今晚给我们安排房间,我和这位兄台要住下。”
   这位被称为姨娘的妇人,此时狐疑地望望王云霄,也不多语,马上走过去把大门从里面锁死,方才向着里面去。
   王云霄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跟着公子走入正房,坐下后,王云霄笑着问:“贤弟,这是你家亲戚呀?他们家其他人呢?”
   公子道:“只见兄台义气豪爽,我不忍看你出事。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
   王云霄道:“贤弟,不瞒你说,自我第一眼看见你心里就觉得很亲,也许这就叫缘份吧,反正无论如何我信你。”接着王云霄笑道:“即便贤弟果真把我卖了也算活该,我甘心情愿!”
   公子一听很高兴,道:“请问兄台尊姓大名?”
   王云霄:“贤弟客气,我,王云霄是也!”
   一句话惊得那公子“腾”地从坐位上站直了身子,“你!王云霄?”
   王云霄说:“是呀,难道还会有假?贤弟,你怎么了?”
   不想,公子的脸一下子涨道彤红,“兄台可是葛天城东人?”
   王云霄说:“对!”
   公子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葛天城东有一王家寨,寨中有王员外一家。那王员外乐善好施,人称王善人,兄台可认识他老人家?”
   王云霄笑道:“正是家父!”
   忽听公子喃喃道:“哎呀,我的……”话未完忽然两眼一闭,竟然晕厥过去了。
   此状,可把王云霄吓坏了,他一跃上来抱住便要摔倒的公子,连连喊起来:“贤弟!贤弟!贤弟!”
   刚才那妇人跑进来,她立刻把公子接过去抱紧,哭喊一声:“我的孩子啊!”忽然间她怒目圆瞪道:“畜生,是不是你冒犯了他?”
   王云霄惊道:“也就是说了几句话,我也不知道啊?”
   这时候公子醒过来了,一行热泪在他脸上往下淌,他说:“姨娘,莫要怪他,快去烧些热水让这位云霄哥哥洗洗,安排他歇息去吧!”
   那妇人听后满脸狐疑,可是她仍然去做了。
  
   三
   第二天清晨,那公子早早穿戴整齐,过来坐在上房等候。
   一会儿,王云霄也起了床,他出来找水洗脸。
   这时候公子满面喜色,出去站在厨房门口喊道:“姨娘,可端来饭菜。”
   那夫人闻声走出,只见现在的她手里端着盘子一边向前走,笑意映面,一边上一眼下一眼仔细地打量着正在洗脸的王云霄,就好像替自己的女儿相女婿那样。
   屋里,便听公子亲切地喊:“云霄哥哥,快过来吃饭!”
   当王云霄洗罢脸走过去,屋里的餐桌上菜已摆满,有鸡有鸭有鱼肉,王云霄走过去站在旁边问道:“贤弟,今日府中来贵客啦?”
   公子笑道:“正是,云霄哥哥请上座!”
   王云霄站着没有动,说:“贤弟,主次有分,快请贵客来!”
   公子道:“天下客之贵,莫过我云霄哥哥!外无他人,哥哥快过来吃饭,今日小弟还要与你一同前往南方!”
   王云霄一听道:“好,咱弟兄终可一路畅谈了!”便入了座。
   公子取筷子递到王云霄手中,道:“哥哥要多吃哦!”说罢斟满一杯好酒说:“哥哥,请!”
   王云霄连忙起身接过,诚惶诚恐道:“贤弟,当让为兄先敬你!”说着手拿酒壶亦给公子斟酒。
   这时候公子的手按在他手上了,深深望着他说:“小弟不会,哥哥可自饮,不必客气!”
   王云霄道:“哥不饮也罢,多吃饭!”
   公子动情了,他自斟半杯,说:“哥哥,请同饮此杯!”说罢他一下灌入口中。
   那烈酒咽得他急转身大咳,咳得喘不过气来。
   王云霄大叫一声:“哎呀!为兄错怪贤弟了!”忙上前给他轻轻地捶背。
   这时刻公子的姨娘正好过来送热汤,她一望面前的二人如此,竟是站在那儿笑得出声。
   好一阵,公子才还过来,他羞得满面通红,轻声道:“哥哥别这样!”
   姨娘也不多说话,只把汤放桌上,笑着转身走了。
  
   四
   习习微风吹过山野,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来了。
   这时刻王云霄他们兄弟二人离确山向南行走,一路上但见峰峦叠嶂,旱象也渐隐踪影。有道是林深鸟声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哪里好杂,山高行人少。眼望天空白云飘绕,四野中鲜花烂漫、蜂飞蝶舞,公子一时不禁春情激荡,他深深地望着王云霄轻唤一声:“云霄哥哥。”
   王云霄乃习武之人,他看着自己刚刚结识的贤弟身体纤弱,感到自己有责任要把他保护好。因此,一路来他耳听四方眼观六路,只是别无心情顾视着周围风景。
   公子喊道:“哥哥,你在想什么,也不答理俺?”
   王云霄这才回过神,他淡淡一笑说:“贤弟,你看此处山高林深人迹罕至,我实是不敢掉以轻心啊!”
   公子说:“哥哥放心,危险只在出信阳至武胜关那一带,这里没事的!”
   王云霄方才还过一口气,说:“贤弟,看来你对此地很熟呵!”
   公子:“哥哥,别忘了我是江南人。”
   王云霄:“江南人?”
   公子:“哥哥不是出来寻亲吗?能不能告诉小弟,你寻什么亲?”
   王云霄:“说来无妨,我要去江南寻找一位剪姓的叔叔。”
   公子:“这神州大地,我知道那剪姓,可谓少之又少啊!”
   王云霄:“我要找的那位叔叔,名叫剪前羽。”
   公子:“巧了,你要找的这个人我还认得,请问哥哥前儿童癫痫病用药有什么讲究去找他,是寻仇还是报怨?”
   王云霄:“非寻仇也不报怨,是家乡百日无雨颗粒未收,我去找剪叔叔借钱,要拿回家赈灾。”
   公子道:“哥哥真为侠义英雄,定能如愿以偿!可是,小弟倒要问问哥哥,你千郑州癫痫检查医院里迢迢到江南,难道只为一件事?”
   这时候王云霄笑了,说:“不瞒贤弟,我贤妻还在他家养着哪!”
   公子脸上的笑靥一闪,终于放下心,甜甜地笑了,王云霄道:“贤弟,总该告诉我你的大名,也好让为兄日后有个念想!”
   公子笑着说:“小弟姓贾,单字一个‘楠’,贾楠。”
   “假男?”王云霄喃喃道:“难道你是个女人?”
   贾楠的脸上顿时飞起了红晕,他柔柔地叫了一声:“哥哥,你要不要抹香脂,我也给你抹一点吧?”
   王云霄:“我才不抹哪!”
   贾楠笑着问:“云霄哥哥,你知不知道当初梁山伯和祝英台十八里相送,路在何方?”
   王云霄:“为兄十二岁入少林学艺,如今师满初回,实是孤陋寡闻。我不知道,你说。”
   贾楠:“路,就在脚下。”
   王云霄疑惑地看着他说:“这话,我怎么听起来耳熟呢?”
   贾楠笑得咯咯的。
   就在这时,前面的树丛突然枝动叶摇,哗啦啦一片声起。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王云霄一跃而起,跳在了贾楠面前用自己的身子严严护住他。与此同时,看他倏然拔刀在手,已经做好了格杀的准备。
   原来是一头足有两百斤重的野猪被惊,带着十几头小猪没命地向着远处逃跑了。
   这可把贾楠吓坏了,他一屁股蹲地上叫:“哎呦,我的娘啊!”
   经过这一惊,贾楠到了信阳非要出去找几个帮手,说什么也不走了。
   王云霄坐在他身边安慰,贾楠笑道:“不是要去寻你剪叔叔吗?现在我告诉你,他是我生身父亲,我就是剪云霞,你的未婚妻,这你该放心了吧?”说着她脸上的笑靥一闪,扑进了他怀里……

共 467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