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平凡】母鸡在歌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35:06
摘要:母鸡天天在歌唱,几个月后母鸡失而复得。母鸡的声音,清澈明亮,婉如天籁,仿佛在唱:“个个生活,火火火火!” (一)   我家有只小母鸡,个头中等,脚小,黄褐色的毛,间中带麻色的花点,颜色亮泽,是只漂亮的“走地鸡”。那是去年中秋节前弟媳从娘家拿回来的,弟媳的母亲养了半年,舍不得吃,送给了女儿。弟媳也舍不得自己一家人吃,中秋那天带回我父母那里,准备用它来做酱油鸡,后来因为买的肉和菜多了,就把母鸡留了下来,说等到过冬(冬至)再吃。弟媳说我住一楼方便养鸡,于是养鸡的任务就落到我身上。   白天,我把母鸡栓在树下,让它有一定的活动空间,晚上才抱它回家。刚开始喂它时,给大米,它不吃;喂米饭,它吃了;喂青菜,它吃得欢快。之后我每天早、午、晚三次喂它青菜和米饭,它吃得很开心,每次见我来喂它,都会快乐地扑打着翅膀,有时甚至跳起来,啄我拿着的米饭。每到中午时分,它就在树下扒泥沙,做窝,然后轻轻地歌唱。   每天下班回来,我第一时间就是看母鸡,看她是在觅食还是在干什么。每次见我来,母鸡都会张开翅膀欢迎我,眼盯着我的双手,看我带来吃的东西没有。我离开的时候,它想跟着我,可惜被绳子捆绑着,走得不远。母鸡在我家快乐地成长。   有了这母鸡,我单调的日子多了些许乐趣。   眨眼一个月过去了,我越来越喜欢这母鸡,但想到它不久就要成为人们的盘中餐,我心里很舍不得。但鸡不是我的,我只是代养而已,我无权决定它的生与死。   怎样留住母鸡的性命?莫非去市场买一个鸡回来,到时“狸猫换太子”?但市场卖的鸡和自家养的鸡,肉质完全不同,家人一吃就知道了。而且这种下作的做法,不合我的性格。   怎么办呢?正当我为如何挽救母鸡的性命而发愁时,母鸡好像知道我的心事似的,很争气地、很骄傲地生下了第一枚鸡蛋。   那是冬至前半个月的一个下午,我刚午睡醒来,突然听到母鸡在唱歌,这回唱歌不像往日的低声轻唱,而是放声高歌,“咯咯咯”“咯咯咯”歌声欢快、响亮,透彻,像是花腔女高音一样。我走到树下一看,惊喜万分:一枚白色的、小小的鸡蛋静静躺在泥沙上。捡它起来,发现它带有一点血丝,还能感到它的余温。这是母鸡的初生蛋。   捡到鸡蛋,我像捡到了金子一样――哈,这回母鸡应该得救了!   我把母鸡生蛋的事告诉弟媳,接着问:“那到冬至还杀不杀它?”   弟媳知道我舍不得那鸡,就顺水推舟说:“鸡生蛋就不杀它了。”母鸡便被正式留了下来。   以后母鸡生了蛋,都会快乐地歌唱,“咯咯咯咯”,那歌声似是胜利的号角,骄傲又自豪。   (二)   前段时间我去外地学习一周。临行时,我把母鸡托付给弟媳喂养。弟媳一家三口,儿子在外读书,夫妻两人要上班,上班时都是早出晚归。弟媳每天早上喂养一次,到晚上回来再喂一次。   我人在外地,心念母鸡。   一日,我打电话问弟媳,弟媳说:“那天刚巧没有剩饭,撒了一把大米给它,谁知晚上回来,米粒丝毫没动。我喂给它面包,饿了一天饥肠辘辘的母鸡,看见我手里拿着的面包,飞扑而来,用‘饿鸡飞扑在面包上’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一会儿就把面包吞完了。”   经弟媳这么一说,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人说“饥不择食”,我的母鸡饿了还择食,真有性格。唉!都怪我忘记告诉她母鸡不喜欢吃米。   外出回来,我马上领回母鸡,发现母鸡轻了,瘦了,我好生怜惜。   说来也真巧,从我养母鸡开始,我写文章时顺畅了很多,写的文章有不少发表在纸媒上,看来母鸡是我的福星,我养它是养对了。   有人说,写文章就像母鸡下蛋,生“蛋”前是不让人看的,生完蛋才告诉别人。文友竹子,他写文章的时候就不上网,或者上网了也是当“潜水员”,不吭声,专心写文;等到发表了文章,就会告诉我,每次都会发出“啦啦啦”“啦啦啦”的声音,如果被评为精品或者文章发表在纸媒上,他就“啦啦啦”得更响亮。我很想告诉他,他跟我家母鸡一样,下了“蛋”就放声歌唱。但人家是个堂堂七尺的男子汉,而且还是一位大领导,用母鸡来形容他似乎有点不敬,我忍住了没有告诉他,但却是暗暗发笑的。昨天,他在QQ上又发了“啦啦啦”的信息来(我正在写这篇文章,忍不住笑了),估计他又有文章发表了,果然,他的文章发表在国家级的杂志上,可以想象得出他在电脑前面兴奋而自豪的样子,如果有音乐,我猜他会唱起歌来的。   朋友的成功,对我也是一种激励。希望我也能写出好文章,多发表在报刊杂志上。   其实,我发表了文章,也会唱歌,也会告诉他,让他分享我的快乐(他会不会觉得我也像一只母鸡?)文友之间,互相欣赏,互相鼓励,共同进步,这份纯净的友情弥足珍贵,这种精神上的愉悦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拟的。   衷心祝愿他“啦啦啦”的时候越来越多,也希望我快乐也越来越多。   (三)   今天中午下班回家,准备去喂鸡,突然发现母鸡不见了――母鸡又一次挣脱了绳索,去别处溜达了。上次它挣脱了绳索,在附近跟邻居囚禁在院子鸡笼里的公鸡玩耍,这次应该不会走远吧。   我不紧不慢地在大院里找,但把大院找遍了,不见有我母鸡的影子。我问门卫有没有见过我的母鸡,门卫说不久前见过,我问:“会不会跑了出去?”   门卫肯定地说:“不会,我从上班到现在,没有离开过岗位,一小时前还见它在附近的。”   我又找了一遍大院,突然听见某处有母鸡的叫声,但声音有点嘶哑,不像是我家母鸡的声音,闻声而去,见到的是别人家刚从市场买回来的、捆绑着双脚、毛色很黯的母鸡。   我有点失望地回到家,怏怏不乐的。莫非有贪心之人抱走了我的母鸡?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这院里大部分都是单位的人,大家都很熟悉,知根知底的,他们不可能偷我的鸡。那母鸡去了哪里呢?   我不死心,走出大院到外面的街道去找,找了两条大街,还是找不到。   我很失望,后悔自己没有绑好母鸡让它挣脱了绳子。虽然母鸡不值很多钱,但我养了它几月,有了感情,不舍得这样就丢了。   我思忖着,要不要出一个“寻鸡广告”?但一下又觉得这个想法很滑稽,出个“寻鸡广告”,亘古未有,我做了会不会笑掉人的大牙?为一只鸡而那样做,似乎太兴师动众。算了,等一段时间,看母鸡会不会自己回家吧。   中午,周围一片宁静,只有几只鸟儿在树上窃窃私语。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往日这时候差不多是母鸡唱歌了,如果母鸡还在大院的话,我是会听得见它歌声的。   于是我竖起耳朵来听,过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母鸡低低的咯咯声。我很激动,模仿母鸡的声音“咯咯咯”地叫了起来,也许是我的破锣嗓子模仿得太差劲了(久不唱歌,声音发涩),没有听到回应。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我有点不敢肯定。又等了一会儿,这回真的听见母鸡低沉的“咯咯”声,而且音源就在我居住的楼房,可能是母鸡上了楼!我为自己有这个想法兴奋不已。   寻着声音,我一层层爬上楼去,心里暗暗祈祷:千万要找到我的母鸡!找啊找,终于在三楼与四楼之间的梯道上见到了我的母鸡。许是因为不适应陌生的环境,母鸡蹲在楼梯一隅,缩着身子,局促不安,看上去可怜巴巴的。我自言自语地说:鸡啊鸡,你真傻!你上了楼怎么就不会下楼?可知道楼下就是你主人的家?母鸡一声不响,默默地蜷缩着。   我把它紧紧抱着,仿佛怕它一松手就会立即消失似的。   母鸡失而复得,我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很想高歌一曲,不过这是中午时分,人家都在午休,我不好意思唱,而心里却乐得开了花。   我把它抱到树下,喂了它。   住在对面楼房的同事的小孩下楼来,边走边唱着《小苹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吃饱了的母鸡也歌唱了,它应和着小男孩的歌声,放声高唱“咯咯咯咯咯咯!”,小孩与母鸡一唱一和,令我忍俊不禁。母鸡的声音,清澈明亮,在我听来,婉如天籁,仿佛在唱:“个个生活,火火火火!”   小母鸡,尽情歌唱吧,你怎么歌唱,我也不会嫌多。 癫痫不用药物可以吗西安专科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武汉羊角风治疗河北癫痫病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