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他呀,他(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07:23

小时候的他,顽劣不堪,就像一棵长在野外的树,枝条乱扫,叶果瞎挂,毫无章法。

母亲气得不行,牙齿咬得咯吱响。“别让我抓到,否则一顿好打!”她拿着竹条子在后面追着,他像泥鳅一样在前面钻着,鸡飞狗跳的,这是常有的事。

母亲一边找一边骂,竹条子捏得簌簌抖着。他才不管这些,树枝上摘果子,柴房后烤土豆,田里偷地瓜……母亲总有办法找到他,右手揪住他的耳根子,左手挥着小竹枝,“啪啪啪”一阵抽着,他歪着头,龇牙咧嘴,不害臊地喊:“哎哟,轻点,哎哟,轻点……”

我讨厌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冷冷地提醒:“妈,再重一点!要不他记不住!”母亲的手下大力了,他的身子一下子矮了半截,嘴角差点抽到鼻梁上……

“谁让他这么顽皮?该!”

打着、骂着,他也就大了。我和姐姐都考上了师范,唯独他不好好学习,只混了个金华汽校。毕业了,他依然过一天算一天,喜欢打牌,喜欢玩麻将。他的赌友很是佩服他,说他满脑子聪明、过目不忘,谁的手里有什么牌,眼睛一眯,就能猜出来。聪明?我以为这真是一个笑话,嘴角一沉,扭头就走了。

每次打牌输了,他就想法子借我的钱。

“妹妹,好妹妹,亲妹妹,给哥一点钱,明儿一准还的!”他把自己笑成一挑独朵牡丹,抖着黄红的花粉往我身上靠往我身上撞。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明明是陷阱,我还是次次中招!真气死个人额!

借出去的钱,泼出去的水。他的诺言,永远是水里的月亮,看得见,摸不着。所有的人,都对他表示失望。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眼高手低……不管什么样的贬义词往他身上一按,都像量身定做似的。

他呢?无痛无痒、没心没肺的,继续晃荡着,过一天算一天。

母亲急了,偷偷托了亲戚,想给他寻个司机的工作。亲戚一听,头儿摇成拨浪鼓,那神情,如同躲瘟疫。母亲不死心,又央着外婆去说人情,外婆豁出一张老脸求了人家大半天,亲戚还是不答应。

亲戚就是我家表叔,某个局的局长,按理说,为他谋个司机的职务,轻而易举,可亲戚说了,司机这活,得找个像人样的来做。就他?指不定会闯出啥祸呢?

母亲怔在那儿,半天没吭声。这回,他倒是不再嬉皮的笑脸了,默默地挨着母亲,做了错事一般,眼睛一闪一闪,水雾蒙蒙的,那是眼泪?但愿我没看错!

后来,他闹着要去义乌做生意。

没人指望他能挣多少钱。大家都认为有个事情能套住他,比野马一样四处逛荡来得强。没想到,他却认认真真地做事了,咨询下单、联系厂家、寻找货源,一丝不苟,一样不差。

当年年底,有人告诉我:“你哥要开着轿车回家过年了。”

我“嘁”的一声,当是听了个笑话,眼都不斜,直直地飘过了。

没想到,过年的时候,他真的捣鼓了一辆轿车八面威风地开回来。九十年代末,在乡镇有辆车,还是蛮稀奇的。左邻右舍看着亮闪闪的车子,啧啧称赞。没成想,脸皮厚得子弹都穿不过的他,居然脸红了……

后来的后来,一切都顺其自然了,当年那棵长得乱蓬蓬的野树,忽然呈现出笔直的线条来。枝是枝,叶是叶,葱葱郁郁的样子。

那次逛超市,地面有点滑,一行人都在前面走,他忽然转过身来,走到母亲跟前说:“妈,地面湿,我来牵你!”低眉顺眼的模样,竟让我想到“温柔”一词。母亲乖乖地伸出手,紧紧地跟着他。这情景,就像大人带小孩似的。

习惯了母亲和他一见面就吵嘴的情形,忽然之间,俩人静悄悄地偃旗息鼓了,还握手言和了。一时之间,让我觉得那些鸡飞狗跳的日子,电影镜头一般,倏地过去了。真实,只是眼前他拉住母亲的那只手。

我一直记恨他骗我的钱,不愿拿正眼瞧他,直至前几个月,才加他的微信。

他发的信息极少,仅有的两条都是关于母亲的。

他写着:“奶奶去世,出殡,妈妈看到父亲的坟,哭成泪人,我的心扯碎了一般……”

他还写着:“平时总是会顶嘴,听着周杰伦的《听妈妈的话》,心里后悔万分,妈妈,请原谅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愣住了。我以为这么肉麻的话,一个大男人不会说的。没想到,他不仅说了,还在朋友圈分享了。我想抓住机会狠狠地笑他一次,不知为什么,还没笑出来,眼泪却先跑出来了……

年少,每每与他交锋,我总占上风。他的朋友都知他有个“刁蛮小妹”,他怕我,更甚于怕我妈。在他面前,我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大公鸡”,他呢,在我的“铁爪”之下,不出三招,便败得个落花流水……

可是,这一次,还未交锋,我觉得自己已经输了。

不仅输了,还一败涂地!

今年暑假,接到他的电话:“妹妹,我在韩国旅游,大家都买化妆品,不要钱似的,要什么,我也给你带……”

“买什么化妆品,你一个大老爷们和一群女人挤柜台,也不嫌瘆得慌!”我拉着一张脸,却压不住嘴角的笑……

“韩国面膜好,给你选一些……”不容我拒绝,他挂了电话。我嘴里有句话还没说,我想说:“你一个汽校毕业生,你看得懂韩文吗?”

他果然是不懂的,红红白白、各色各样全都买了,整整三大包。

抱着他为我买的面膜,不由得想起小时候……

小时候,我六岁,他九岁,父亲去世刚一年。

学校操场有卖米花棒的,一根又一根的米花棒,圆滚滚、长溜溜的,长了手似的,将我死死拽住!我很没志气地投降了。眼睛移不动了,脚也移不动了。

我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根柱子似地站着……

他来了,满头大汗地跑来。

“咋不回家?”他问。

我指了指小贩担子上的米花棒,他挠了挠头,说:“我想办法。”他能什么办法呢?还不是和我一样,穷光蛋一个!我眼巴巴地瞅着米花棒,长长地叹口气。

没想到,这个没皮没脸的人,竟然还真想到了办法,他腆着笑脸向人家要,他说:“给我赊一根吧,明儿,保准还钱!”

也不知是我化石一般的站姿使商贩动了恻隐之心,还是他的确巧如舌簧说动了商贩。总之,当他举着一根雪白的米花棒递给我的时候,我三下两下就啃个精光,跟猪八戒啃人参果似的。

我心满意足地抬起头,发现他正盯着我看,温柔地说:“慢点额,别噎着。等哥有钱了,给你买一屋子的米花棒!”

“吹牛!谁信?”

现在,我想起这事,忍不住地给他挂了电话:“哥,小时候你说要给我买一屋子的米花棒,咋改成了一麻袋的面膜啦?”

“哥?你终于喊我哥啦!”电话里,他大呼小叫,中奖了一般……

近几年,村里先后耸起许多新房,红砖青瓦,齐整的模样。母亲看着眼馋,时不时地露出羡慕的神情。

他竟懂得母亲的心思,不待母亲开口,兀自忙开了。

推倒老屋,重新建造,整整花了三年!

装修的时候,他丢掉了义乌的生意,在老家整整呆了半年。每日里灰头土脸如一只耗子,小到一颗螺丝钉,大到壁橱门窗,他都要一一过目。

有人说,他为了选房间的墙纸,趴在店铺的地上,整整斟酌了三天;还有人说,为了把上千颗珠子装在大吊灯上,他的手都磨破了皮……

我听了,并不同情,跺了跺脚,说:“疯啦!”

这房,平时没人住,也就过年的时候,兄弟姐妹聚一起住个十来天,他竟然丢掉半年的生意,再拿个几百万“砸”装修,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大房子高六层,欧式的装修,乳黄的外墙。漂亮,果然漂亮!人都说不止这个村,只怕整个县,都找不到第二家了。

他乐滋滋地拉着我的手,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淡紫的床,淡紫的纱帘,淡紫的被套……他一阵风似地把我拽进一个漂亮的房间里。“这间公主房给你的,有阳台,有卫生间,还有你喜欢的淡紫色……”末了,他舔了舔嘴唇,讨好地问,“是不是很好看?我记得你小时候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房间!”

我都三十好几了,他居然说要给我一个“公主房”?

我想骂他一句神经病的,不知为什么,话到嘴边了,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咽下了……

搬家那天,母亲请了全村的人,大大小小十几桌流水席,来来往往的人穿梭不断、赞叹不已……母亲的脸,闪闪发光,笑容挂在脸上,整整一天,掉不下来……

他瞧着母亲开心的样子,可劲地饮了好几杯酒,吐着舌头自豪地说:“只要咱妈……咱妈……高兴!高兴!”

我心疼他的钱,闭着嘴,就不夸他一句好!

他却梗起了脖子朝我吼道:“你懂什么?啥都不懂!”

那倔强的模样,和小时候如出一辙……

昆明哪里看癫痫病专业沈阳治疗癫痫病有什么方法治疗癫痫病的土办法有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