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天涯·网缘·征文】遇见树的黄昏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12:55
这是2005年冬天的黄昏。   我独自一人坐在广场旁边的喷水池边。从长江上吹来的风,吹过一条条蜿蜒曲折的街巷终于抵达我坐的位置。那股寒凉顷刻间侵入我的肌肤,不由得让人缩了缩脖子。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几分钟了。其实,在这几分钟里,我一直在想要不要离开,因为我在此等待的是一个素未蒙面的网友。他叫树,独在秋天的树。   我与树的相识源于这发达的的网络。虽然那时候的网络文学还不像现在这样铺天盖地,而我这个爱好文学的半吊子,早已经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上下折腾了两三年。树,是家乡原创论坛的文友,写得一手好散文及好诗词。我混进家乡原创论坛的时候,树早已经是那里有名的才子。   我给取名叫‘长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因着喜欢范仲淹的‘长烟落日孤城闭’,喜欢那份孤独与萧瑟,所以一干人等都把我当成了男人。我一直没有解开这个误会,直到有一天,树在我的文章后留言道:丫头,文章写得不错。这样一句话,瞬间就颠覆了大家之前的认识。我不知道树是怎么看出我是女孩子的,或许是他更有心,又或许我那朴素的文字里带着女子才有的娇情,所以我才这样被他看穿了。   坐在喷水池边等树的时候,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那个才华横溢的男子。可是,脑子里似乎没有多少可以想象的空间。他有多高,胖的还是瘦的,是圆脸还是方脸,完全没有想象的基础。   风,呼呼地吹着。我拉了拉外套的衣领,然后把两只手都放进口袋里,蜷缩着身子坐在那里。因为正好是下班时间,过往的人也算不少。我看着那些匆匆而过的路人,或许在他们中间就有树吧。可是,即便有树,我应该也认不出来。树跟我约定的见面地点本来是他们单位楼下,如果我站在那里,他下班出来就可以一眼看到我。但是,当我走到喷水池广场里,突然有些不想往上走了,而且也有些害怕自己那样傻傻站在他单位楼下的样子。   等待的过程中,很多种想法在脑子里飞过。前几年网友见面流行的见光死,很多死在了光里的网友或者是我身边的朋友,他们都曾告诉陕西癫痫病可以治愈吗我‘见光死’有多惨烈。所以我想,或许这一次我会死得很孤独。   不经意抬头张望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正看着我。我疑心了一下,毕竟这里来来去去都是人,还有如我一般在喷水池边等人的,又或者是在这里拍照的。我左右看了看,似乎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在看我。当我的目光再与他相遇的时候,他笑了笑,然后说了一句:怎么那么懒,走这么几步路都走不动?我猜疑着站起身来,而他正朝我走过来。   “你是?”   “我是树。你是长烟!”   我傻傻地点了点头。树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我只告诉他我戴了个蓝色镜框的眼镜。其实,后来我才发现。在天色渐暗的黄昏,我那深蓝色的眼镜框一点也不显眼,根本看不出来是深蓝色还是黑色。可是,他就那么瞧里把我给认了出来。   树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当然,也可能是黑色的,那个时间点上也分不出颜色来。条纹的领带搭配着白色的衬衣,看着非常干练的样子。树是做审计的,他工作的单位倒是离广场不远,走路下来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冷吗?”不等我回答,他又说:“走吧,去吃饭!”   我默默地跟在后边,然后随树上了一辆出租车。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地工作。对于家乡这座小城其实已经很不熟悉了。当年小城不过几条大街,而现在,面积扩充了好多倍。坐在出租车里,树很热情地给我介绍那些新修的景致。我看着车窗外的灯火阑珊,突然在想,武汉癫痫病中医院我怎么就这样放心地跟着这个男人上车了。   “准备待几天?”树问。   “明天就走。”   “明天?那么快!本来还想说你回来,约上论坛里那帮家伙一起聚一聚呢。难得回来,怎么不多住几天。”   “我是回来奔丧的。”   听到我这样说,树那本来有些愉悦的声调也突然低沉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没关系。”   外公在几天前的一个早晨去世了。当我听到消息的时候,那眼泪也就如同断线的珍珠一发不可收拾。外公在世时,每每我回去,总是要先去看看他老人家的。而每次走时,外公总会送我到车站,然后叮嘱我路上小心些,注意安全。但是,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那个可以叮嘱我的老人了。   跟树说起外公的去世,我们俩已经坐在武陵山珍的包间里了。回来之前,我似乎有提过牙上火了,一点辛辣的东西都不敢吃,还痛得死去活来。如今再看树选的这家餐厅,的确是很清淡。如此,是不是可以说,树其实是很有心的。   “别太伤心了,那样老人家也会走得不安心。”树劝我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   坐在我眼前的这位男子,如我一般地戴着眼镜,个子比我高一些,大概有175公分的样子。刚才一起走路的时候,我略略地看了一下。说话幽默、风趣,书也读得哈尔滨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足够多,因为聊天的过程中,他常常引经据典,可以说是个很雅的男子。树不算帅,至少没法跟韩国欧巴相比。他应该是大街上可以找到的那种男人,不难看,也不算帅,说话的时候眼睛会一直看着你,让人觉得很真诚。   因为我不喝酒,所以,树很贴心地点了果醋,他说女孩子喝了可以减肥。我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材,的确是有减肥的必根。他似乎看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笑道:“我可没有说你胖的意思。你这样挺好!”我笑了笑,其实他是那个意思也没有关系。没有那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尽可能地瘦,但往往事情并不随自己的愿。   文学,是个很浪漫的话题。两个爱好文学的人,聊起来似乎都是些浪漫的事。读过的最美的诗,喜欢的那首词,甚至还有最喜欢的哪首曲子。很多文友问过我,为什么会取名‘长烟’这个名字,听起来既不婉约,也不浪漫,完全不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我总是没有告诉他们为什么,因为,能懂这个名字的人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范仲淹的《渔家傲》,不经意地被他提起。我装着那首词与自己豪不相干的样子,细细地听着他对这首词的品评。微微点头之时,他突然来一句:女孩子大都喜欢春花秋月,你怎么喜欢这种孤独和萧瑟的。我终究还是被他看穿了,而我喜欢这种看穿。一直想遇见一个能懂这个名字的人,但却没有想到会是他,会是那独在秋天的树。   我曾问过,为什么会把网名叫做‘独在秋天的树’,他却没有给我答案。但是,后来我看过他写下的文字,似乎所有的文字都在述说关于那个秋天的记忆。   “你知道吗,跟你聊天会觉得很心虚。”   在浪漫的文学后面突然说这个,我愣了愣,原本递到嘴边的果醋又被我放在了桌上。锅里煮着热腾腾的山珍,但是,我似乎更有兴趣听他后面的话。   “为什么?”   “想……”他只说了一个字,自己先笑了起来。然后把杯子里的果醋一饮而尽。“想不怀好意,却又觉得自己好卑鄙。”   我认真地理解着他的话。难道说,他约我见面本身是不怀好意的吗?还是说见面之后突然起了歹意?还是本来就是很卑鄙的人。但是,好象我的这些理解都不能完全诠释他话里的意思。我隐约的觉得应该有些什么的,但是我没有放任自己往下问。有时候,好奇会害死猫的。   一顿晚餐,其实,吃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好象是聊了些什么。当一直在网络中很熟悉的那个人坐在面前时,其实,我并不像坐在屏幕前那样坦然。毕竟,面对着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笑容,他的话语,他那不经意地微表情,似乎都在诠释着文字后面或许是另外一张脸的样子。但是,我们的相谈又是愉快的。毕竟,在生活中可以畅快地聊文学的朋友实在屈指可数。   从武陵山珍出来的时候,他没有送我,而是借口要回单位去加班,早早地消失在夜色里。我想,这一次,我应该是死得比较孤独的。虽然从来没有指望要跟网友发生故事,但网络中的彼此欣赏,怎么到了现实里也就那么不堪一击。   一个人迎着风走在长长的街上,来往的车辆叫嚣着这个城市的繁华。我不禁有些后悔,其实,真的不该来的。虽然没有带着什么期望,但还是莫名地失望了。   一个月之后,当树在网上跟我打招呼时,我刻意地抹去了曾经见过他的这个事实。如果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是不是就还能像当初一样,只谈文学,只聊生活。可是,他却突然说:丫头,我们不是一路人。但是,下次回来的时候想再陪你吃顿饭。只聊文学,只聊你喜欢的秋水长烟。      共 313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评价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