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云】寄往天堂的信(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28:32

亲爱的爸爸、妈妈,二老好!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妈,你和爸在一起吗?没搀扶着出去闻闻泥土的清香,看看有没有急性子的桃花绽放?

91年的5月7号,我还在学校,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早上,我神思恍惚,同学以为我病了,把食堂的饭倒掉给我煮了方便面,我仍然是一口都吃不下。课间操,看到弟弟和一个朋友来了,告诉我家里有事,需要请几天假,说不清为什么,我当时怎么就没问个“为什么”。收拾好东西从宿舍出来,班主任还安顿“路上慢点,安心办完事儿再来”,也弄不明白当时是咋想的,没对老师吭一声就和弟弟骑上车往家走,一路竟然无语。但是,越接近村庄,我却没来由的腿发软心发慌。

家门洞开,人来人往,径直走进我们全家唯一的住房,我晕倒了,醒来时,二叔抱着我,这时我才想起问问是爹还是娘。

爸爸,整个过程是后来好长时间我才从哥哥姐姐口中拼接起来的——那年五一,我和朋友相约去了洛阳看牡丹,是从大姐家去坐火车的。4号上午回来,一进家门,大姐就搂着我说:“你可算平平安安回来了,吓死我了!”大姐说,她送我走的那晚,迟迟入睡却清清楚楚的梦到,我家后院的那棵大槐树连根被拔起放倒,就我一个人在树上扒着。大姐说,这个梦不吉利,她只怕我会出什么事儿。看到我回来,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一个假期没回去,怕爹妈担心,姐姐叫我回家转一趟再返校。因为还有六天就是你的生日,我用省吃俭用攒的钱第一次给你买了一双皮鞋,还买了点洛阳的特产。记得你拿着鞋看了又看,然后放到了柜子里,我窃喜,我知道,你是要到你生日的那天给你的老朋友谝一谝。下午,你骑上自行车,非要送我到车站,那年,你已经65岁,头发花白背已佝偻,没有妈妈的打点,你的衣服远不如以前那么干净平整。我要车来骑你怎么都不让,辍学在家伺候了妈妈两年,你始终觉得对我有亏欠,也因为呆在家里我心情极差,从那以后我常年和药锅子相伴,所以,你非要自己骑着自行车。只是,我怎么都想不到,这是你最后一次送我,而且成为永别!

就在那晚,你突然发病被送到了和平医院,也就那么巧,那天是周六,医院整个运转都那么缓慢,也就那么倒霉,后来才知道胃穿孔的主要指征就是横膈肌下降,但那天那个庸医竟然没有看出来!你白白在医院呆了一天两晚,直到周一上班,医生一看片子再一摸你鼓囊囊明晃晃的肚子,立马决定做手术,可为时已晚。姐夫说,胃穿孔的痛啊,常人难以忍受,同病房的那个叫了一晚,医生绕着他团团转。可你,爸爸,冷汗一直在冒,你却还要安慰姐夫去休息去睡觉!去做手术化验的时候,你还坚持要自己走,直到无法行走,你才让姐夫半背半拖着,然后倒在姐夫背上……赶来抢救的医生无力回天,你的腹腔里积满了脓液。姐夫说,他无法想象你是怎样忍受这噬骨的剧痛的。爸,你好坚强——嗜毒如命的爷爷连你们栖身的破房也要卖掉,赎家业你受尽煎熬,躲战火你赤脚跑遍太行,养儿女你过了而立,为儿女为生计你年过花甲还要远走他乡!非常年代,精神与肉体的摧残你仍然风度翩翩,如今,病痛的折磨你仍然咬紧牙关。

爸爸,你不知道,你的突然离开让我在很长时间里都食不甘味夜不成眠,多少次从昏昏欲睡中哭醒,多少次在日记本上和你对话就泪水涟涟,原来,是对你的不舍和惦念,在梦中给姐姐嘱托;是父女连心,让我没来由的难受无言!那时,姐妹兄弟六个,就我还留在你的背上和肩袢!

爸爸,你生活的那个时代,农村人教育子女的方式除了骂就是打,他们信奉“棍棒下面出孝子”,我们六个孩子,谁都没挨过你一巴掌,却都又能生活的理直气壮!你在我们面前总是那么亲切和善,却又不缺乏威严,当我们犯了错误,一站到你面前,就连巧舌如簧的大姐都不敢扬起脸。记不清具体时间,就是给我哥盖婚房的那年,我一掀帘子把我们家那件奢侈品——你只用来待客的茶壶给打了,我傻了,你瞬间扬起了巴掌,但却没落到我身上,你摸着我的头“算了,你又不是故意的”,没挨打我却哭了......妈妈常说:“你爹,多会儿也是手抬得高高的,落得轻轻地”。

忘不了三年级的六一节要穿凉鞋,你带着我跑了俩村才买到;忘不了我第一次骑车带你,你坐在后面一直说“呐建建也能带我了”;忘不了二姐结婚的第二年的腊月,大雪几乎封门,你安顿姐夫“路不好走,又弄得孩儿,初三不用来了”,可是初三那天,你仍然一遍遍到门口睃看,甚至跑到大路上,不甘心地等着姐姐一家;忘不了三姐出嫁的那天晚上,你坐在桌子旁,一直抹着眼泪嘟囔“建建啊,等你出嫁时,爸可不去送你了”,一语成谶,我出嫁时你在天堂,妈病在床上;忘不了我辍学在家伺候妈妈,你从此不再与我有目光对望,只是隔不了几天,你就会轻轻地说“去你姐家玩玩吧”,你知道我不甘心,我知道你因此又在心里放了份亏欠;忘不了你挂记外甥,骑着自行车南跑北颠,两个姐姐的婆家可都是山路弯弯,你仍然犟着要去看看;忘不了姐姐出嫁的前一晚,你总是唠叨个没完“婆婆也是妈,只要和婆婆生气,你们谁都不许回我的家”;忘不了媒人给我找婆家,你一定要给我选择如今的他——“建建要强,如果以后在迎来送往上没法和姐姐们做成一样,她会自卑怨恨的。他能干,应该会给建建幸福的”,由于你的认定他的坚持,你的建建今天也有了自己的职业和不错的生活!

爸爸,记得哥哥未娶姐姐们未嫁前,只要我们都在家,我们就都要挤在一个家睡觉,经常是听着你的故事入睡,当我从睡梦中醒来,还是你的故事在延续。那时,为了在一起,我钻过姐姐的被窝,睡过木箱顶上。只是,你的故事你的经历我只能是断断续续,如今听姐姐们说起,我也只是感觉听过而已,真让我觉得可惜!我的记忆里,全留的是同学的羡慕——你是能人,是村上的采购,你能写会算,邻里的红白大事,你编对联、做主管、坐账房、细打算;村上唱戏闹红火,你是不二的“导演”,扛装、彩车我优先坐过;村里两个姑娘先后被骗到山东河南,县里公安都无法领回,看着家人的泪眼,你孤身一人,下河南奔山东,就凭着过人的胆略,不花一分钱你就给乡亲领回了闺女,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你半夜到家,竟然还扛回了个钉鞋机!咱们家里,有河南的香油、山东的红薯、河北的大米、福建的甘蔗,都让我的小朋友流口水……所以,你留给我的似乎全是我的骄傲!

妈,你在爸爸身旁吗?在,一定在!不用再操劳一日三餐,不用再惦记儿女们是否能吃饱穿暖,你们放心吧,我们生活的都很好,你的孙儿孙女也都快乐康健,你就该怡然自得的晒晒太阳,别再烦爸爸的絮叨,除了现在,你们的有生之年哪里享受过片刻的悠闲?

妈妈,关于你的故事,爸爸压在他的心间,如今我才懂了让他闭口不言的根源——他是个传统的男人,他该是你和这个家的天,是你和他毫无抱怨地共同撑起了这个家,他觉得有愧于你,于是他更感激你和他走到一起,当某种感念到了极点,会让人无言。所以,你的故事在姐姐们怀念的日记中间,需要在我想了解时问问小姨某一段。和我同龄的人,大多经历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童年,但那时的我是无忧无虑的,有时髦的衣服,那都是你巧手的裁剪,有可口的饭菜,那都是你精心的打点。可笑的是,记得上初中的那年,为了给老师同学留下朴素的好感,我竟然要求你给我弄条带补丁的裤子穿!

妈,我想问问你,你的力气为什么总是使不完?队里要挣工分,你总是选可以分下任务独立完成的去干,别人都愿意凑在一起说说笑笑磨时间,你是赶在太阳之前就要干完,太阳升起时,你已经换了衣服坐在缝纫机前;做累了的间隙,你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去侍弄咱家的菜园,浇浇水打打杈除除草摘摘瓜;夕阳西下,屋里做针线活已眼花,你又舍不得早早点起电石灯,于是你又来洗那泡了一大盆的脏衣服;吃过晚饭,看着我们洗漱睡下,你又坐到了缝纫机前,迷迷糊糊的我真的不知道是几点,你会喊醒我喂上几口饭……深更半夜,你实在肚饿了,又捅开火做上点饭,却又不忍心独自吃完,待我们起床上早自习,你已经开始做早饭。妈,你睡了多长时间?你怎么手脚都不闲?

妈,我想问问你,你怎么可以谁都不嫌?我姑姑得病的那段时间,她带着孙女一直住在咱家,你给她梳头洗脸贴心地侍候在跟前,直到病入膏肓,你陪着她回到她家一直到姑姑闭眼,谁家姑嫂能相处到如亲姐妹一般?何况是那缺衣少食的年代。村北头那个姓李的老头,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在香港一个在洪洞做主教,他只能跟着本家侄儿男女,隔三差五,他总是蹒跚到咱家,让你给他刮刮胡子洗洗脚还要剪剪指甲;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年,河南讨饭的那父女俩,你让他们在咱家美美地吃了顿饱饭,结果,那男的瞅机会扔下闺女偷跑了,那女孩在咱家住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被相识的老乡带走,走的那天,你和她都泪水不断……我清楚地记得,那女孩叫“春花”!妈,小的时候,知道自己有个小姨在安徽,我曾以此为荣,在同学面前不止一次炫耀。渐渐长大了,才弄清楚,这个“小姨”是父亲的第一个媳妇的妹妹,她的姐姐十四岁嫁给父亲,十六岁就得病死了,因为你的善良宽容,你多了一个妹妹,她每每回乡,必见的就是你,姐姐姐夫叫的比我亲小姨还亲,而且,逢年过节,你还要指使我们去她的三爹和叔伯哥哥家走亲戚!哪一个农村妇女能做到如此的大度?!

妈,我想问问你,上有双亲需要赡养,下有儿女嗷嗷待哺,你和父亲拼命劳作仍难以糊口,你在心里抱怨过吗?我只知道你从没放弃更没绝望,因为我看到你一直在寻觅着生活的希望——满院子的蔬菜除喂了我们的肚子,你就在集会上冒着没收斗争的危险偷偷卖掉;那两架葡萄树上的葡萄我们只能解解馋,你要想方设法变成钱;七月初一,别人赶集你也舍不得落下,别人赶集尝鲜花眼找乐,你是去捡回一袋袋的西瓜皮,回来后一块一块处理干净,刮掉外皮,腌成咸菜,然后在十月初一的“破鞋会”上卖掉。印象最深的是三个姐姐在县里中学上学的时候,每年秋天,队里收完秋,你白天去队里挣工分,晚上要做衣服,抽空你就去地里溜粮食……到队里交完公粮分下口粮,你一个队一个队找队长游说,把剩下准备喂牲口的玉茭买回来,然后在咱家院子里一遍一遍晾晒,晚上,我和你用筛子一遍一遍地筛,年幼的弟弟用簸箕负责往筛子里辍,经常熬得我们俩是闭着眼机械地干活,几遍过后,队里不要的坏玉茭就有相当一部分可以当好玉茭卖了,你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就赚了一笔力气钱!妈,你也是在殷实的家中长大,巨大的生活落差你是怎样扭转的?那个年代,不能归结于爱,我想,是妈妈内心的传统和抗争交织、责任和善良支撑、聪慧和勤勉相拥,于是,你不抱怨不停歇,给了我们幸福的今天!

妈,我知道,你在天堂里和父亲一定是手牵手幸福依偎,看着咱家的老屋和新房陷入回忆,听着儿孙们的欢声笑语绽开那满脸的让我们踩出的“沟壑”!对于儿女不能满足你心愿的安排,你会责怪我们吗?不止一次听妈妈唠叨“我死了,我要和你爹挨住,我在这个家有功劳”。你实在不是个喜欢邀功的人啊,这真不是你一贯的风格——在我们家乡,有这样一个规矩,如果一个男人娶过几个妻,待死后,这几个妻要按照先后顺序依次排在男主人的下手。因为父亲曾娶过一个妻,你只能隔着这个未曾谋过面的女人看着父亲,她成为你和父亲间的“天河”!妈,你不是个小气计较的女人,生前你能接纳每一个你觉得该帮助的人,却要计较死后的一个位置,现在我懂了,年轻的时候为了生计,父亲常年奔波,你不停地劳作,彼此静静地注视成为你的奢望,所以,你寄希望于来世的厮守,可是,传统的风俗习惯只能让我们选择遵从,我们不能坏了几百年的“规矩”,只好你的奢望成为永久的奢望!妈,生前你常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何况你知道父亲心里装的是你儿女心里更是满满的你,你体谅你规矩的儿女们选择“规矩”吧!

妈,你临终前,你的儿女完全有厚葬你的条件,可以给你选择咱们当地认为是最好的独邦独底的柏木棺材。哥哥征求你的意见,你不假思索就拒绝了:“你爹铺的是桐木棺,我不能比他太好,至多选个榆木的”。这就是你,妈妈,今生来世,在你心中,父亲是至高无上的!

妈,自从我辍学在家伺候你,你的眼睛几乎再不和我对视,工作了,你从没有张口给我要过什么,要我给你置办什么,这一点,完全区别于姐姐们。妈,你不说女儿也懂,你始终觉得愧对于我,但是你不懂,妈,看似浪费两年的光景,却值得我一生的回味!我一点都不后悔陪你的日子!在你面前,我这点付出又算什么?

叫“爸爸”喊“妈妈”,如今只能在纸上,爸爸、妈妈,在心里叫起来忍不住泪水涟涟,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只能用您们离开我的时间,日日想您们,夜夜与您们相聚,陪您们说说话,陪您们逛逛街,陪您们一起想着咱家的明天。

爸爸,妈妈,你们在天堂可好?女儿想念您!

此致

至深的爱你们的小女儿建儿 于丙申年清明节前

癫痫病人脸色发紫的情况怎么治疗癫痫病能治根吗武汉市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