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浓如浊酒,淡如浮梦(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8:09

2013年9月,我从寒冷的大北方跑到不熟悉的南方上学,一个人,拉着行李,坐了38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这座南方城市的尊容。C城总是用濛濛细雨来迎接我们这些外来客。虽然对有些路痴的我来说,在哪座城市都一样,但我看着眼前来往的人流和车辆,只剩下蒙圈的感觉了,跟着人流走到车站广场,看见举着横幅的组织亲人们,带着泪流满面的感觉跑过去,原来是其他省的老乡迎接队。我弱弱的问了句,其他省的学生接么,一美女学姐点点头,当然,现在校车还没到,只要是M大的学生都可以跟我们一起,此时内心一阵感激。也许是我这小话唠的气质,学姐一路上给我介绍很多东西。

小娜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舍友,小腰长腿,前凸后翘,一副女神的样子。说实话,第一眼还真有距离感。小娜没有男朋友,所以我们那时经常说她的乐趣就是和学长玩暧昧。但仅限于打电话,吃个饭。小瑞和寝室原来的一个女生换了寝室,因为大家都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瑞的性格放在这个跳脱的寝室很合适。小瑞有个异地恋的男朋友,所以经常煲电话粥。特特是一个新疆美女,长睫毛,大眼睛。她们民族很喜欢聚会,大一的特特经常找不到人,甚至旷课。我们就变成了2号,3号,4号特特,轮流答到。而我,就是这个寝室的糙汉子。

小娜和小瑞经常和班上的几个男生打闹,关系不错,后来,还有一东北哥们跟我说过刚认识小瑞,真觉得是女神的样子,接触久了,原来是汉子。我应该算是慢热型的吧,那时候没有和谁特别好,都差不多,真正和那几个男生一起玩是在光棍节之后。

那天光棍节,我和特特被她俩拉出去,说到楼下走走,然后偶遇了胖班长和胖蕊,这俩是东北人,每次一说话“干啥呀?”能逗死一车人。说着就听远处传来一阵跑调版的“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我们几个一听,就知道是他们几个。因为有个喜欢跳街舞的男生,喜欢哼着Rap,但唱起歌来就跑了……我们马上回了句“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路灯下,就看见几个人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原来今天有女票的分手了,没女票的也没脱光。这么一通,大家决定喝几杯。于是搬了2箱酒,就到草坪上喝了起来。做游戏,聊感情,喝着喝着就喝到了月落西稍。胖班长几瓶惆怅酒下肚,想想亲口表白副班长,却遭到拒绝,就开始耍起了酒疯。胖班长没有150,也有140斤,八匹马都劝不动!酒被满天洒,可怜了我的T恤。终于把胖班长哄好了,就看见几束灯光从远处照过来,是学校的巡逻大叔。不知是谁小声说了句“快趴下。”大家齐刷刷的躺在草坪上一动不动。可还是没逃过巡逻大叔的法眼。巡逻大叔喊了句“干什么呢,你们,快起来!”可大家还真沉的住气,一动不动,一股躺在地上装死的感觉。大叔终于忍不住了,走到跟前,“再不起来我要叫人了。”终于有人憋不住了,最后上交了个学生证,大叔才肯放过我们。有个东北哥们一听上交了学生证,酒劲上头,扭头就去追,他可是练散打的,身形彪悍啊,巡逻大叔被他这么身形一吓,就跑回去叫人。几个男生生拉硬拽,把他带了回来,就看见巡逻车开了过来,大家像老鼠一样,迅速躲了起来。什么灌木丛,小桥下,亭子里,一帮人东转西挪,和巡逻大叔打起了游击战。终于巡逻车开远了,大家才敢露头。这个时间学校出不去,宿舍又关门了。有个男生说去他们那里吧,他们住一楼,可以从阳台翻过去。东北哥们说,我把你们几个拉上去,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我们没啥,就是这胖班长?后来东北哥们使出了吃奶的劲,只听阳台“咕咚”一声。

后来,我们成了哥们,大家经常一起吃饭,唱歌、在实验室里打打闹闹,然后互相黑的体无完肤。接触久了,在他们眼里我就变成了地道的汉子一枚。经常被勾肩搭背,捏脸嘲笑。

我情商不高,一直觉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懂得暧昧是种什么感情,怎么说玩完就玩完。那时候小娜和那个跳街舞的哥们走的很近,暧昧来暧昧去,各种行为表现都让我们以为他俩会在一起。街舞哥们应该私底下和小娜表白过,被小娜拒绝了,因为有一次出去他郁闷地喝了很多酒。再后来就听说他有了女朋友。情商低的我那时脑子里就是帝都的雾霾,什么都看不清。而小娜一副没什么的样子,是真的没什么!那时候我就在想这感觉怎么像装了开关,游刃有余。

大二的时候,最初一起疯玩,疯跑的那些人,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一起耍,因为各自有了不同的朋友圈。宿舍的人也不会老是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逛街,当然,并非是小说里那些勾心斗角,你争我夺,而是大家有了不同的朋友圈,不同的生活方式,不会经常黏在一起。

我选择留在了学生会,人家说大学总要在学生会里打打交到,还游走在一个篮球社团。流水的光阴,流水的朋友圈。那时候认识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朋友圈子里social。走在路上跟不同的人打招呼,似乎那样才是有面子。经常听着别人礼貌的叫着学姐,然后转身低头哈腰的叫别人学姐。每天有打不完的电话,看不完的策划,开不完的会议。

小二是我大二时候最好的朋友。她住在我楼下。有一次和小二一起兼职,我彻底让她领略了我的路痴本领,然后坐了将近3个小时的公交。公交上,我们谈天说地聊梦想。那以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心情不爽,就在阳台上喝着小酒,啃着凤爪,剜着田螺,然后互相吐槽。偶尔约出去给这个月加顿餐。每天一起进进出出,谁早起了,就能给谁带个早餐包子。那时候我们像两条欢快的鱼,那段路叫做没心没肺的时光。

我长的并不漂亮,所以只能用一个勉强的词汇“可爱”来形容。对我表达过好感的有那么几个,但从没有人真正表白过。也许是因为我的心一直紧闭着,能说的故事也只有那么一个有过牵扯。

大二的时候我还在篮球社。C城的街球队来高校打比赛,我们篮球社邀请到他们来学校。比赛的那两天一直忙碌准备着,那天我临时负责起了比赛摄影,拿着几斤沉的单反,几个小时下来,手都没力气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在镜头里看篮球赛。后来,一个篮球社的同学向我表达好感,当时我的内心独白:我这个不记脸的人,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话都没说过几句就想当我男朋友,哥们想太多!果断拒绝。之后聊了2次就没有下文了。

新学期开始不久,学校春季篮球赛,我偶尔去帮忙记录,闲着时还像以前那样跑到操场的看台向后望着篮球场。望着所有奔跑的人。那天,有个人突然跑进了我的视线,穿着黑衬衫,看不清脸,但能感受到他对篮球的认真和激情。阳光的午后,就那样在最高点看着他。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是缘分么,竟然是他,曾经那个傻傻的说很欣赏我的人。

后来的我,像个小神经。第一次见面,平时小唠叨的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然后不欢而散。后来我跟他表白,却被他婉拒了。我还天真的想,这算扯平了么。所以每天都找话题和他说话,要不就是说一些有的没的,而他回复最多的就是“恩”,有的时候很少回。我不知道那时候我是不是像个厚脸皮的人。我不知道电视剧里的袁湘琴是怎么有那么多能量,但现实真的没那么容易。有一次班级聚会,喝了些酒,班上的同学拿我和一些人起哄,说让我选个男朋友,也许是酒精上了头,跑到一边给他打电话,那是大学第一次没出息的哭,我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只说了一句没事我就挂了。后来我偶尔会问他那句最没有意义却最有感情的一句话“你在干嘛?”他还是那样,话不多,有时候就不回。一次篮球比赛,我看他和他的女生朋友聊的很开心,我才明白,我们不属于一个圈子。后来我再也没有问过“你在干嘛?”他也成为我朋友圈那个偶尔点赞的陌生人。世界很大,大到一个校园我却很少遇见他。

那个暑假,小二叫我去云南旅行,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小二又听说班上的安子也要去,安子和他老乡老孟一起,老孟是别的学院的。就这样,我们组成了去云南四人小组。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搭档,虽然我和安子、老孟也是老乡,但小二喜欢安子,大一表白过,被安子拒绝了,然后说好做朋友。但我知道,小二依然默默喜欢着安子,而且我知道小二经常会为安子的事情烦恼。小二打算这次再和他表白,2年了,她想有个结束。

收拾好行囊,出发了。这一路上,有时候我觉得安子的表现让人觉得也许有些喜欢小二,可也许安子对谁都这样。因为我们三个是老乡,虽然老孟第一次认识,但却是北方爷们性格,大家很好相处。偶尔我们会站在统一战线,欺负一下小二。在大理洱海,我们骑行、看海、喝果汁、蓝天白云,停停走走。傍晚吹风,还看了洱海渔民的广场舞,然后转战大理古城。去看寺庙的路上,我们几个遇上了大理特大暴雨,被堵在半路,就找了个烧烤帐篷坐下来吃烧烤。几口酒下肚,暖和不少,大家一起聊未来,聊初恋,聊班上那点事。

回到酒店,已是很晚了。第二天我们准备坐车去丽江,就在怎么去,什么时候走,我和小二出了分歧。因为计划都是我俩订,那两个男生只管随行。我天生随性,觉得出来自己游玩,不需要赶时间,大家醒来赶上哪趟车就坐哪趟,而小二觉的5、6点起来收拾,赶早晨的公交去坐火车,还能省钱。我俩经常因为意见分歧吵架,可这次是我们吵得最可怕的一次,因为她后来说的那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在他们面前好话都你说了,表现那么好,错的都是我,都是你决定,你和他俩都可以孤立我……”吵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想不出说什么,就把他俩叫下来做决定。两个大男生感受着这冰点的气氛,开口问怎么了,简单的说了事情的原因,小二就开始哭了起来,看着这眼泪,我们三个开始安慰她。她越哭越觉得委屈,就和安子诉苦,听着她的话,描述我们这2年,我假装尴尬的出去透透风。我不知道我平时是不是在别人面前故意表现,也不知道一个大唠叨是不是招人喜欢,是不是话都被我说了,而现在我哑口无言。我想我能不能哭。

接下来一天,我们话很少。大家谁都不提,后来气氛才渐渐缓和。在丽江划船,骑马,捞蛤蜊,在泸沽湖坐船,玩水,基本上都是和安子在一起,其实,安子是个很好的朋友,我不想拿的帽子,背的书包,拎的东西,他都帮忙。但那天之后大家之间的话变少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段时间验证了我来时候的担心。彼此之间一种无形的尴尬。

回C城的路上,我偷偷给小二发短信,问她有没有和安子说清楚你的想法,她说没有,她觉得也许她们并不合适。

旅游回来,大家都很疲惫,把小二送到了火车站,安子和老孟第二天也去了机场。

大三来临,我不再参加什么活动,任职什么部门,只是有空还会去操场的看台,向后望,因为我一直觉得奔跑的人比其他人有生命,像那不断流动的水。我成了这个新校区最老的学姐,也不会在主动和谁打招呼。我和小二也很少一起吃吃喝喝了,除了刚开学一次吃饭,她和我说她恋爱了,是暑假认识的男生,在一个沿海城市上大学,虽然是异地恋,但还不错,我说你开心就好。

我偶尔不会去上课,课余时间就去兼职,吃饭有时自己吃,有时和寝室的舍友。就这样,生活像一锅凉了的沸水,没有再滚烫。

偶尔想想这三年,浓时的浊酒,也不过是浮梦一场,留下了我们偶尔怀念的样子。

长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靠谱?湖北看癫痫哪家医院权威丙戊酸钠的副作用大吗天津哪里癫痫治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