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江南】永远的怀念(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46:20

梦中,经常能见到已故的四大伯。和他一同高高兴兴地贴年画,和他一同守在收音机旁听刘兰芳播讲的《杨家将》,和他一同踏着厚厚的积雪在野外拎“洋炮”打兔子......

四大伯已去世12个年头了,去世那年79岁。他这一辈子,没出过啥力,不是给生产队放马就是放羊了,认识他的人都管他叫“张大羊倌”。四大伯年轻时嗜赌,因为这,爸作为四大伯唯一的弟弟,作为当时的“大队长”,利用职权,曾为四大伯开脱,应该说,爸为自己的四哥没少操心。

四大伯一生中,经历过两个女人。一个是外地人,因为爱打扮,心野,大伙背地里都叫她“小飞机”,婚后,由于四大伯在碱沟放羊经常不在家,“小飞机”不甘寂寞,与四大伯生活不到一年就“飞”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后来,由爸出钱,为四大伯娶回本屯一个崔姓的女子为妻,这个倒很安分,老实巴交,但性格内向,没过多久,便不明不白地跳井死了。当时,四大伯在碱沟放羊,赶回来的时候,人已入殓了。此后,四大伯再也没有办人,一直一个人生活直到“大去”。

四大伯起初和我家住东西院,我家是两间大房,四大伯住的是紧挨着我家房东山墙一间半的小房子。我们哥几个上了学之后,爸在房东接了两间,变成了“三间九”(不是整四间,都因为有个迷信说法)。四大伯其实是同意腾出地方让爸接房子的,因而他才买下了屯东头大水井旁的一间半小房住的。这一间半小房就在我家房东隔一家隔一条道。小房子四下不靠,孤孤单单地立在大水井的西北方向,株守道边,仿佛一尊雕塑,这和不喜欢热闹的四大伯的性格很般配。四大伯没儿没女,一个人生活,孤苦伶仃,此处正适合他清净、自在、我行我素和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古怪行为。

有生产队那会儿,我们都小,四大伯放羊之时,我们很愿意跟着他,因为四大伯出来放羊都会肩背“洋炮”打静卧在雪地里的野兔子,也会打落在树上唧唧喳喳的群鸟......我们除了能放飞贪玩的童心,还可以享用兔子和小鸟的美味。

六七十年代的冬天,雪大,嘎嘎冷,我们的小手常常冻得“紫青”,肿得馒头似的,可是我们的双脚捂在鞋窠里却热得出汗,原因是我们的鞋窠里絮着四大伯提供给我们的兔皮子,毛绒绒的,暖暖的,都有些“烧脚”。和四大伯在一块儿,我们可以“满山野”,这也是四大伯吸引我们的一个原因。

当时,我们的后屯,也就是包家屯,也有个羊倌,外号叫“哭吧子”,和四大伯是同行,不是冤家却是要好的朋友。因为啥叫他“哭吧子”,我现在认为就是因为他“风刺眼”,整天泪眼婆娑的。他放羊时也拎个“洋炮”,他打野兔子是打跑兔。所谓打跑兔,就是在瞄好准头的时候,会突然“嗷”的一嗓子,待兔子窜起飞跑的刹那,他立马扣动扳机,而且弹无虚发。四大伯和他不一样,见到猎物卧地不动,四大伯瞄准后就开火。四大伯的准头我见过,基本是枪响见物。“哭吧子”啥样,我没有亲见,四大伯说他打得也挺准。“也挺准”,我不相信还有比四大伯打得准的。我可真见过四大伯的枪法。他曾多次手持“洋炮”向生产队场院里高高的谷垛尖上瞄准,谷垛尖上蹦来跳去的麻雀会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应声纷纷落地。我着实为四大伯捏了一把汗,我担心四大伯枪响后把谷草垛打着火了。四大伯也总是微笑着安慰我说“没事”。枪声过后,我会跑上前去追打应声落下那些个半死不活的麻雀,乐颠颠地跑回家,把麻雀埋到灶坑里烧着吃,如果收获很多的话,妈妈也会一高兴,动手一只只摘掉毛,掏出其内脏,给我煎着吃。

我们兄弟几个也愿意去四大伯家住,尤其我,在四大伯身边,没有任何管束,也不用整天看到爸爸那张阶级斗争的脸子。四大伯能主动跟我讲他给大地主王明久放马时的一些趣事,每天晚上四大伯在喝油炒面子时,我也会喝上浓浓的甜甜的一碗。高小和整个初中,我都住在四大伯家,只是偶尔回家吃一顿饭。应该说,我和四大伯的感情最深,四大伯对我也最好。

四大伯有病时,我会在他一旁的指导下把饭做了,为四大伯熬药也是经常性的。要过年时,我会和四大伯一同去供销社办置年货。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认真采购年画。回来后,四大伯刷糨子,我负责粘贴,一阵忙活之后,小屋子顿时亮亮堂堂,充满了新年的喜庆气氛。小学二年级时,我就和叔伯二哥张富学写毛笔字,过年贴的对联子,也都是我写,词也都是自己编,什么“毛主席思想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等等。这一节,也恰恰满足了我当时有意显摆的虚荣心。

上高中后,不再和四大伯在一起生活了。此间,四大伯时常骑自行车顶着烈日去任民镇看我。每次去,都不空手。为我买包子、买饼干和面包等,有时还十分慷慨地为我买衣服,我清楚地记得,四大伯为我买的第一件衣服是一件米色的中山装上衣,穿在身上,我的心里那个美啊,仿佛心里绽放了一朵米黄色的菊花。放假来家,但凡家里做一点差样的,我都会去把四大伯叫家里吃。我从不说四大今天上我家吃饭去,而是说四大吃饭了。说来也怪,爸妈如果打发大哥、三弟或是四弟去叫,甚而爸亲自去叫,四大伯都会拒绝,而唯有我去叫他,他才会立马来我家吃饭。就是我参加工作以后,四大伯这个怪癖都没有任何改变。现在看来,我对四大伯感情深,四大伯对我也有感情。我们之间,有种默契,而这默契的核心便是一个字:爱!

我结婚分出单过家搬老虎岗镇后,相距我的出生地永利二队十多里地,年已古稀的四大伯也经常来我家。除了给我那个读小学的儿子买吃的,还是像从前那样,和我热烈地聊那些从前的事,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储存了成人经历过的很多事。我的年少老成、持重、主见,我最明显的个性特征的形成,与此有一定的关系。当民办教师那些年,生活上困窘不堪,但我还是坚持过年过节买东西去看他,和他拉家常。我的孝心,我对四大伯的格外亲近,存在某种必然。四大伯心里有我,我的心里也装着四大伯。

1997年,我的婚姻,因为妻子背着我借出一本书而出现问题。我的不依不饶,上法院和妻子离婚,闹得沸沸扬扬,身边的人说啥的都有,或许直到现在还有人在恶意地诽谤我们。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因为一本书。对婚姻,我们都有极强的责任心,都不愿意放弃。因为年轻气盛,当时又在气头上才闹得满城风雨。见我一再坚持,妻子向我的父亲求援,老爸知道我的牛脾气和不可动摇的个性,一句“我不管”把妻子轰了出来;妻子又去求四大伯,四大伯大老远来了,见到四大伯那么大岁数还在为我个人问题操心,我的心一下子软了,当晚四大伯没走,晚上四大伯一直在静静地听我痛苦地陈述事情的前前后后,他虽然没插一句话没表一句态,但我彻底让了步,与妻子言归于好了。事实上,如果四大伯不出面,我和妻子之间不会在那么短时间就顿然冰释。我真不敢设想,我的这桩还算幸福的婚姻能不能一直走到现在。

四大伯合上双眼的那一刻,我没能守在他的身边,就连后来和四大伯住东西屋的爸,也不知道四大伯停止呼吸的具体时间。那天一早,爸照例起来的很早,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拉开他四哥(我四大伯)的门,看看冰冷的屋子里,炉子点着了没有。一进屋,屋里一点暖意都没有,见四大伯也没起来,没有了声息,爸慌了神,几步跨上近前大声地喊着“四哥”,没一点反应,见身体都僵硬了。四大伯生前,一个人独立惯了,不愿意麻烦任何亲人,走的时候也这样悄无声息,以致于住在一墙之隔的弟弟(我的老爸)也不去惊扰。他的离去,让深深爱着他的我们愧疚万分,尤其我,更是欲哭无泪,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为四大伯送葬之时,因为四大伯没儿没女,亲友们为找不出谁为四大伯“扛幡”犯愁,我立即说我来扛。一些亲人有些意外,因为这类事,躲还来不及呢(因为有个说法是扛幡压三年时运),就是做儿女的,父母老了,也不会主动“请缨”。妻子怪我傻,我说我才不管呢,即便真的如此,我也心甘情愿这样做。因为,四大伯生前最疼爱我,我和四大伯也最有感情。能送四大伯走上最后一程,是我今生今世修来的福分,我理应义不容辞。亲人们应该晓得,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我早已把四大伯当作父亲了啊!

郑州到哪治癫痫比较好?沈阳癫痫专科医院哪家癫痫患者长期吃丙戊酸钠会有什么危害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