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木马】 光阴似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7:50
摘要:故乡,以后,你不只活在我的记忆里,让我去的你怀抱中吧。从此而后,母亲的眼泪,父亲的白发,将成为我心坎里最明亮的那缕月光,日日夜夜守护在我的心房。 渐渐的在日渐静谧的生活中,开始怀想过去的点点滴滴。那些古旧的时光,带着微微的晕黄,如水,无声无色,却毫不犹豫的渗入到了光阴中。有时候,会产生错觉,感觉那些故事,那些往日,仿似不属于我,它只属于那些个特定的年代,属于那些个叫人无法言喻的,不知是对还是错的曾经。   故乡,在我的记忆中,春有槐花的清甜气息,如酒般浓郁的飘满整个山坡;夏有山溪潺潺穿山而过,野花繁华似锦;秋有硕果累累,压弯了枝头;冬有各种野生的小动物,悄悄的在雪地里留下一串串的想象。一早一晚,炊烟袅袅,人声鼎沸,有三五成群的孩子,打闹着,嬉戏着,像风一样穿过古老的村巷。所有的日子都是安静闲适的,没有现代工业的污染和喧嚣,偶有些邻里之间的干戈,亦不伤整个村庄的大雅。   村庄南面,大山前面,有整片连绵起伏的山坡。山坡前方,是一处依山而砌,连绵数十几公里的灌溉用渠。深有三米左右,宽窄或许更多一些。边缘用整齐的青石砌成,沿渠两侧长满了桑树和那种黄色的小山菊。每到夏季,桑椹初熟,总会引来了无数的大人和小孩来抢食。有胆大的,爬在树梢,整个身子都匍匐在树上,而树,几乎是悬空的。树下就是滚滚流淌,响声震天的渠水。那些树在山风猛烈的吹拂下,摇摇欲坠,极其危险。看的人惊心动魄,摘的人倒是若无其事的。因为经年累月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作和摇动。   待到夕阳罢工的时候,暮色从远远的地平线上,匆匆走来,宛若行迹暧昧的情人。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桑椹的颜色渐渐与空气的色泽融合到了一起,渐不能辨物。这时,大人小孩们便都收了工,擦拭着被桑椹染得乌黑的嘴巴,心满意足的各回各家去。   而水渠下的小山村里,开始传来了女人们一声声或焦急,或严厉的呼唤声。期间总有三两声狗吠夹杂其中。于是,尚在路上的孩子或大人,便加快了脚步,像兔子一样奔回去。   (一)男孩与女孩的分水岭   也许人的骨子里天生里都有那种好胜斗勇的天性吧。   不知从那年起,小孩子们就多了一项工作。并且陆陆续续的传承了许多年。   每到傍晚,村里的男孩子就会不约而同的集中到水渠边上去,和邻村的小孩对骂,扔石子,仿佛苦大仇深似的。一般战争会持续一个小时左右,战果就是总有一两个小孩被乱石击中,带了伤口,却遮遮掩掩的回到家中,不肯于父母说出实情。大抵在幼稚的心里,知道这只是一种好勇斗狠的错误吧。那时的孩子,受伤是家常便饭,只要胳膊腿还在身上,就不算受伤。   这场战役竟然断断续续的持续了许多年。发起和结束都无从考究。奇怪的是,每到村里的儿童长至七八岁,就自然加入战斗,至十一二岁,便自动退役。而且,退役之后,与邻村当年战争过的儿童再见时,亦不会成仇,反而熟络而且亲热。   我是女孩,原本是不知道这些属于秘密的。那时,男孩女孩之间的游戏如同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分水岭,界限清楚,心有灵犀。各自守着各自的天地,互不干涉,也绝不肯互相向对方泄漏分毫。不然,会被同伴们奚落甚至孤立的。   而我,从小就像一个假小子,短短的头发,除了长相以为,没有一点女孩的气息。喜欢每日里拖着一条被打磨的十分光滑的腊条,舞枪弄棒,弄得满身都是尘土和汗渍。也经常会尾随了弟弟跟邻居与我同年的明,参与到他们的游戏中去。被甩过数次,却乐此不疲,执着顽固无比。而今,提起当时,弟弟还会笑的前俯后仰,乐不可支。明后来长成高大威猛的汉子,虽不曾聚,偶尔遇见,思起年少,常常会红了眼眶。毕竟,也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一回。   (二)关于蛇的往日   到了上学的年纪,母亲给我背了自制的花布书包,牵了我的手,像缚了可怜的小羊一样把我送到了老师的手上。母亲是极其心灵手巧的,村里人绣鞋垫,或者做衣服都会找她画各种各样的花样去,而她总是来者不拒,热情对待,因此算是得了些敬重的。尤其她有一手绝活,捉活蛇。更是让村里人对她的这手绝活敬若神明。   那时的房子,大都是泥土制成土坯,再堆砌而成。经常会有黄的,绿的蛇从某个破裂的缝隙里钻出。吐着长长的红信子,在屋子里盘亘,不肯离去。日子那时是贫苦着的,所以,屋中乱放的杂物亦多,不好抓捕。即使就盘在眼光所及之处,人一动,那蛇便会抖动着三角小脑袋迅速,而且毫不畏惧地反击。红通通的小眼睛中有凶狠和残忍的火焰射出。哪个不怕?偏偏母亲是个胆大的,她可以迅速的躲过蛇的攻击,闪电一样把它从隐身处拉出,提起,凭空抖动起来。但凡是蛇,被垂悬抖动之后,骨节便仿佛一节节的散开了,再也无力反抗。   这时,事主与围观的便会拍掌叫好。而母亲便把蛇像战利品一样,交给一些胆大的去处理。也有她自己直接用东西打死的。毕竟它们错了游戏的规则,侵入到了人类的领地里了。从来人类都是如此,对于侵占自己领地的事物,处理起来总是毫不手软。   弟弟接替了母亲的这一勇敢。有几年的时间里,村里那些坐在街头晒光阴的,白发白眉的老人们,经常传言说弟弟逮了长着红色冠子的蛇,放在兜里玩。那种蛇已经有了灵性,是要遭到蛇类的报复的。而母亲,在老了之后,亦常常叹息,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打过蛇,杀过生。   不过,她唯一坚持的就是,从不让我看见她抓蛇的过程,她一直没有忽视我的性别,并且努力的按照她的理想把我打造成一个淑女,对我严格要求,甚至屡屡体罚。可惜,至今未能成功。而且,我一直未曾告诉过她,她捉蛇的那些年,我也陆续捉了几条小小的青蛇,拿在手里玩一会儿后,便放走了。我那些过去的坎坷磨难,是不是也因了此?   关于蛇的故事,总是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蛇报复不报复我至今仍不清楚。   只记得我那个小学同学。父亲是极有才华的。是村里最早出去做生意的人。那时,他就会收了家乡的苹果,去遥远的大都市上海贩卖。被坑之后,竟然一个人前去争取正当的权力,在灯红酒绿,繁华喧嚣的大上海,傲然不俱地与大牌的律师当庭辩证,据理力争,口若悬河,竟然凭一己之力打赢了官司。   那时,莫说在村里,就是市里也名声大震。可惜的是,他最终还是被自己的乡亲们害死。有时候,文明可以放过你,但是,愚昧与野蛮的旧风俗是不跟你讲道理的。有理又如何,还不是被人背后下了绊子,使了卑鄙的手段,打了闷棍。终至他因此送了命。   那时,我们刚上小学没多久,正是除四害,破旧俗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不能够再供奉神像,不能烧纸的。而同学的父亲,打赢官司,赢回一笔钱之后,承包了整座荒山。栽了核桃,种了板栗,培育了葡萄等等,一霎时,荒草凄凄的山坡上绿色如潮,热闹非凡。他是个风雅有学识的人,一心一意要把自己的家乡打扮成花果山。   只是,他有个习惯,每逢初一十五,就会到山坡上的一块大青石板前,跪拜,供奉水果,香火,并且焚烧纸钱。非常虔诚并且执着。   这举动持续了许久。后来竟然被我那个同学无意见发现。这可是封建迷信啊,让人知道了,他还怎么能够抬起头来呢。那时候,老师说的话就是至高无上的圣旨。他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孩子,这次他也做了件极为聪明并且自认为明智的事情。父亲开发荒山,总能用到炸药的。他一个小小的孩子,竟然也鼓捣了些,放在父亲常拜祭的那块青石板下,点燃了。   一声巨响之后,他的家庭从此崩塌。   他炸的那个青石板下,有一个流传多年的传说。里面住了一公一母两条蛇精。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会从洞里钻出来,变化成两个童年童女,样子极其可爱。若村里有了难事儿,都会去那里烧香祭拜一下,蛇精们便会应邀出来帮助人类解决一下困难。究竟灵验不灵验我无从考究,但是,我记忆中,那日之后,同学家里的牛,羊,猪,鸡,狗等等,所有生灵,竟然在一星期内全部死亡。而他的父亲,也似受了极大的打击,就此一撅不振,扔了事业,他本来还准备办一个石蜡厂的,原材料都准备好了。每日里就游荡在山间,胡子邋遢,也不肯修整。自己辛苦求来的爱妻,也不肯见。后来重新回到人群之后,竟然如过去的老太太一样,绾了光滑圆整的髻,行走在人群中。   村里人都说,那洞里的蛇精被炸死了一条,剩下的那个报复他家呢。而他,最终还真是死的冤屈了。   直至今日,我还在思考,当年是有人怨恨他们家炸了蛇精,而放毒害死了所有家畜呢,还是真有蛇精?反正,从那日起,村里再也不会流传关于蛇精的信息了。而我那个同学家,就此败落。由村里人人仰慕的人家,变成了被人指指点点,暗地里戳手指的破落户了。   (三)小学风云   小学四年级时,村里调来了一个姓刘的校长。文质彬彬,对人谦恭有礼,初来时看起来和气而且博学。他为了提高我们学校的成绩,规定了要上早自习。于是,一群小小的娃儿,在清晨五点左右便被大人们从温暖的好梦中拖出,匆匆的吃点东西之后,顶着黎明前的那些黑暗,赶往学校。那时,在农村,要想出人头地,只有考学这一条出路。   而且,刘校长是极其干净的人。规定了每天早晨要有学生去他办公室里打扫卫生的。他家距离这里很远,所以办公室里面,就是他的宿舍。那个年代,能够替老师做事情是相当荣耀的事情。所以,许多同学都争先恐后的报名。   我也报了。可是,校长说,我学习不错,让我专心学习。当时他拍着我瘦弱,矮小的身体时,我激动的不能自已。因为,他那么大的一个人物,居然关心我的学习。   他挑了几个学习不算出色,但是长相甜美,发育稍微成熟一点的女生。其中,画儿是他最喜欢的。喜欢到了班里任何人不能说她的坏话,悄悄话。谁说了,除了当场处分外,背后的小鞋是必定要穿的。   到了每年一季的运动会了。那日,每个人都起的特别早,尤其是画儿。她最近不知怎么了,身上总会散发出一股怪怪的味道,很难闻,类似于骚气。距离她近的同学都受不了,要求调换坐位时,却受到了刘校长的训斥。嫌他们不懂得团结和爱护同学。言之灼灼,理由充分,说的那些同学竟然羞愧的流下了眼泪。事情便不了了之了。   画儿最大的变化就是,在一群女生里,她的胸竟然婷婷玉立,丰满异常。而我们,那时,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个的小突起而已。女孩们开始在背后偷偷议论,眼神里不自觉的就带出了内容。画儿是极其敏感的,有时,会因了这偷偷的审视而哭泣。而这哭泣,好似每次刘校长都能感应到,于是,再上课时,总是有些威严的词语来恐吓我们,阻止这样的行为。   运动会的当天早晨,画儿的妈妈找到了刘校长,大骂不止。   于是,关于画儿最近的动态在她母亲的辱骂声中一一展现出来。画儿每个早晨三四点就来到了学校,那时,校长一定还在被窝里吧。那画儿呢?   值日名单中唯一的男生,已经有几次发现画儿不是从家里过来,而是从刘校长的卧室里出来。可是他不敢说。后来怎么说出的,谁也不清楚。   事情发生之后,刘校长给了画儿家什么村里人就不清楚了。反正是给了一定的赔偿了。画儿也照旧像以前一样上学,只是,眼神里的自卑和忧郁一天比一天深了。   每日的晨课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我们小学的成绩明显提高了。于是,外乡的笑笑就慕名来到了我们学校。笑笑长得特别漂亮,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娴静而且端正。有一股名门闺秀的气质。我们一下子就爱上了她。只是,她的学习却不怎么好。那是个夏天,中午同学们都集体在教室里午休的。那时,大人们会把干净的麦秸,用麻绳穿了,做成舒适的帘子,铺在地上,既隔凉,又环保经济。中午时,几个草帘子铺在一起,躺在上面,有新鲜的麦草气息传入鼻中,特别惬意。我们总是滚来滚去,嬉笑打闹,好久不肯安睡。每次都是值班的老师来检查或监督时,才肯安然入眠。   笑笑刚来,不习惯这样的氛围,总有些羞涩。第二天的中午,便被一同学招呼去办公室,说是她的学习不好,刘校长怕她拖了同学们的后腿,要单独辅导她。我们班里的好几个女生都是这样的,有的特别精明的,总是找了各种借口拒绝。而我,虽然总是因为不写作业挨训斥,却因为成绩一直出色,所以没有这样的待遇。   笑笑走之后半个小时,天上突然雷声大作。下起了瓢泼大雨,刚刚入睡的同学都被吓醒了。这时,从办公室里传来一阵哭声。是女孩子的。接着,班长红被刘校长唤了过去。再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班长红跟另一个女生搀着笑笑走回了教室。漫天的大雨中,笑笑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回到教室之后,笑笑仍然止不住的哭泣。谁劝也不停,问什么也不说。阴暗的教室里,外面是瓢泼大雨,气氛突然变得压抑而且凄凉。   笑笑一会儿就要去一次厕所,连续了有四五次,每次都行走艰难,看着特别痛苦的样子,由两个女同学一边一个搀扶着。   下午上课的时候,笑笑不见了。以后,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不知她回到了故乡还是哪里,反正在我们的生活里是彻底消失了。 哪家甘肃医院治癫痫好武汉哪家的医院看羊角风好杭州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疗效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