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墨香】初恋 一坛尘封多年的苞谷酒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56:10
摘要:寒风徐徐,霪雨纷纷。小雪后的筑城有点冷清,气温一直就在零到十摄氏度之间徘徊,黔灵山上的树叶还显葱茏,青松劲直苍翠,岸柳婆娑起舞,但怀抱粗细的棵棵枫香树还是坠落一地残叶,花草也逐渐枯萎,已经不再是那个只穿衬衣的季节了。阿春,一个圣洁的女人,我小学的同学,是我一生的初恋,也是我今生沉醉不已,疼痛不止的根源。    寒风徐徐,霪雨纷纷。小雪后的筑城有点冷清,气温一直就在零到十摄氏度之间徘徊,黔灵山上的树叶还显葱茏,青松劲直苍翠,岸柳婆娑起舞,但怀抱粗细的棵棵枫香树还是坠落一地残叶,花草也逐渐枯萎,已经不再是那个只穿衬衣的季节了。   清晨,我从睡梦中醒来,窗外已是百鸟叽喳,汽笛轰鸣。叫买叫卖的小商小贩不停地吆喝着,呼喊着,天公还算作美。一番闹热景象,繁华的都市又恢复了昨日的喧嚣。   我懒在床上真的不想起来,因为被窝里的温度好舒服、好温馨,如果可以,真的好想猫在床上一辈子。惺松的醉眼微张微闭,思绪慢慢腾升,满脑过往迎面扑来,尘封的往事片片浮现,层层叠叠,曼曼妙妙。   其实我真是不小心触动了那根久违的弦,真不想再去触碰,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又会想起来了,这让我欲罢不能,欲弃还忆,让我......真的好纠结。   阿春,一个圣洁的女人,我小学的同学,是我一生的初恋,也是我今生沉醉不已,疼痛不止的根源。   我和阿春家相距不过三里之遥,离得并不很远,只是她们家住在街上,我们家住在乡下。和阿春两年同窗,后来因我考取初中而彼此分离。在两年的光景里,我们彼此间并没有留下太多值得回味的东西。在我的心目中,只是觉得阿春是一位身材高挑,气质幽雅,眉清目秀的小女孩。性格也开朗,话也不是很多,别无其它。或许也是因为那时我们都还小,还不会欣赏,什么都不懂的缘故吧!   和阿春同窗时,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也很少说话,怕引起同学们和乡下老伯妈、长舌妇们不必要的议论;抑或是时代的枷锁禁锢了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使男女同学之间少了很多学习上的帮助和思想上的交流。那时真的是男女生说一句话脸都会红,还会发烧到耳朵根子里去,也害怕被别人听到以后乱说,哪还会有情和爱的纠结、交织呢!   上初中后,阿春再没有复读五年级。据我所知,她一天就呆在家里,在街上溜达着,东家窜窜,西家走走的。我偶尔也会在放学回来的路上,看见她那娇倩的身影和开心的笑容,我们也只是会意的抿了抿嘴、笑了一笑,也算是同学之间打了一个招呼吧!看她的样子,还是感觉阿春是高兴快乐的。她并不后悔当初没有考入中学,进入更高一级的学府。   在我上初二的上半个学期,那时还没有电灯,很稀缺的电有了眉目,高压线终于架到了我们街上,这说明很快这里就要通电了。我们高兴着、欢呼着,人人奔走相告,人人相互议论,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这不仅给我们这个很贫穷的小乡镇带来了光明,带来了亮丽的世界,也让更多的人们通过电视了解外界的精彩。只是我们后槽那个偏僻的乡下小村落,还是煤油灯如豆,一天到晚黑黢黢,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漫度着各自的光阴和岁月。如果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一家人就会搬几把椅子放在晒坝里,相互拉着家常,算计着未来,说一下东家长李家短的趣事。   当时我们朴厚街上只有两台十九英寸小电视,阿春家就是其中一台。我从来没有见过电视机是什么样子的,在阿春家我如愿以偿了。虽说当年还是黑白电视机,但也如西洋镜一般受人喜爱,倒也还算稀奇了。这对街坊邻居和乡下人都有着强烈的冲击力和吸引力。不管是男女和老少,一天还没有到黑,就蠢蠢欲动了,尽量提前吃晚饭,吆喝着、议论着,人人都对昨天晚上的故事情节有着不同的理解和看法,氛围还相当的浓烈。有的电视迷还不怕辛劳,就从十几里之外的小山村赶过来看电视,就是想来学点新鲜的知识,汲取点新鲜的营养。有些天,电视信号非常的不好,时有时无,雪花影再大同志们也会坚持看到底、看个够,看到节目结束。有时停电了也还得等,半小时或一小时都是常事,如果电真的来不了了,大家才心不甘不情愿的回家,有时还是主人家下逐客令才肯离去。   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看的第一部电视剧是周润发主演的《上海滩》,之后就是《陈真》......每一天晚上,在电视还没开始之前,阿春就给我留了一根小板凳。其实这不是留的,是霸占的,因为这是在她家。其实谁都不想站着看电视,而且还是几个小时,那该有多累呢!每当我接过小板凳时,就迎来了异样的目光,谁不想拥有一个位置坐下呢!有人就半开玩笑说:“这是特殊待遇哈”、“混得不错嘛”、“怎么也没给我留一根啊”,大家哗哗一笑了之。   在我内心里,很多时真的很感激阿春,是她让我能坐着看电视,给我很多的自信和尊严,使我不至于在电视剧还没开始就去抢占位置,主人一叫还得快点让开,很没面子的。使我不至于在人潮人海中背顶着胸,胸靠着背,前面人的头还遮着一只眼,夹在缝隙中看电视。尤其是在六月热天,汗流浃背,肚子上都会淌水,那滋味真的是不好受的。人太多,房间又小,有的还进不了门,只能在她家的窗户外面,或站着听声音,或隔着窗户玻璃看影子。而今想来,那真是一种渴望,也是一种求知欲,更是一种绝板的凄美。   我每次进门时,阿春都是乐呵呵的,笑得很纯真,样子也很迷人,眼眸无比深邃,净洁如玉的瓜子脸像花儿一样灿烂,我心里也美滋滋的,内心有无限的温暖和感激。这种温暖有时甚至可以让一座冰山融化,让一池湖水沸腾。渐渐地,渐渐地,慢慢的,我对阿春这位女同学有了丝丝异样的依恋,更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愁弥漫心间,异性之间的爱恋,从此就在我内心深处慢慢生了根、发了芽,慢慢茁壮成长着。   小时候,我家里可以说是一贫如洗 ,根本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和物品,一年种来只有半年粮,衣裤也都是补了又补,缝了又缝,穿的是塑料底鞋或纳底布鞋,有时甚至是打光脚板呢!又拿什么来为阿春购买一件像样点的礼物呢?这成了一个难题。我不可能去偷,更不可能去捡家里唯一的老母鸡下的那几个蛋去卖,那时也只才卖3分钱一个,父母亲都非常清楚那只鸡哪个时候下呢,只要一听到打鸣,就快速的跑过去捡来放在抽屉里,用锁锁上,想一不小心打破一个,吃一个都不行,开裂得不大都要拿去卖。   为了给阿春送上一份爱的礼物,我想过很多种挣钱的法子,捉老蛇卖、挖麻玉颗卖、挖苦蒜卖,但当时这些都不是那个季节,于是我就在我放牛或者空闲的时候,冒着生命危险,跑到离我家5里外的汤家槽大岩上去剐野杜仲、挖三吃苦和刺黄芩(药材),身子像猴一样在悬崖绝壁之间攀爬,荡过来荡过去的,手脚被划伤了,脸皮被划破了,都不知道怕和累、痛和哭,只要老命不丢掉就行了,只想着要挣钱,要给阿春买礼物。肚子饿了就掏岩上的野果子吃,口干了就吸点草汁或咀嚼酸汤叶(一种野生木本植物,叶成椭圆形,叶汁呈高酸性,在没有酸汤的情况下可做豆腐)汁,牙齿一咬就酸得受不了,缓解一下口渴。   我把这些挖回来的宝贝拿到家后,细心的去掉泥和须,用清水洗了好几道,之后放在胶子上去晒,一天翻了好几回。等弄干了之后,我就拿到离家3里外的集市上去卖。经与多个小商贩讨价抬价,最终卖得了三块一角伍分钱,看着这点点寒酸的收入,一个个圆圆的五分、二分、一分硬币,虽忧尤喜,也满有成就感的,我就用这点用生命和血汗换来的钱,为阿春买了一个绿皮笔记本,并写上我痴痴的心语,绵绵的心事。因为当时脸皮很薄,也很羞涩,也怕出现尴尬和不快的场面,让自己下不了台。于是就请她的朋友徐琴琴代为转交,送出了一厢心事。买笔记本剩下一角参分钱,也都没舍得买一个一分钱的米花糖放进嘴里,还是饿着肚子回到家。   在送出礼物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真是度日如年,等待审判的感觉是最难受也是最难熬的了。因为看见阿春对我没有任何表示和反应,依然还是那样笑嘻嘻的,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似的。我的心冷了、凉了,那种从小就因家境贫寒而自卑和初次动心去爱一个人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甚至有一种难以面见江东父老的纠结在内心郁结,也不会像今天一样,可以从多个角度、多个层次去考虑问题,去分析问题,甚至会去设计可能出现或者发生问题的任何概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阿春家看过一次电视,只是在每天放学来到她家对面的马路上,忍不住的又多看了几眼,还生怕别人会看见,希望能看到阿春婀娜多姿的身影,快乐幸福的笑容,也算是一种心灵安慰吧!   时间在指缝中有意无意的滑落着,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从没看见过阿春,直到我体验合格应征入伍的前夕。因为自尊心很强,也害怕别人知道和偷走了我的秘密,也不想给本来就很困难的家带来任何经济上的负担,即使是双亲一再想给我提亲,我也一一拒绝。所以也难于启齿向外人打听阿春的下落,生怕引起不必要的议论和闲话,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在我入伍的欢送会上,我也没有看见阿春,其实我多么想看一眼阿春啊!还想告诉她,“我当兵了,我会在部队好好干的,等我有了资格了再来找你。”希望能得到她的点点鼓励,点点支持和安慰,哪怕是一丁点也可以。但没有,直到我走出街上也没有,我的话也永远留在了肚子里,成为一杯浓烈也苦涩的愁绪。   新兵连的日子很苦,在训练和闲暇之余,我也不忘给阿春写信,每一封都装满了浓浓的思念和训练中的趣事,盖上“义务兵免费”邮戳,给阿春寄去,基本上是一天一封,但总是有去无回,如石沉大海。我再一次的理解和认为就是阿春根本不喜欢我,也从不在意我,也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我窄心一想,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门也不当,户也不对,一个农村孩子的家庭和一个街上父亲有工作的家庭,差距是不言而喻的,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也走不到一块儿。我气馁了,沮丧了,虽然心里好痛好痛,但也得认命,只能强忍着终止了给阿春去信。   在后来的岁月里,我在认真完成专业训练和战备值班的同时,刻苦用功,勤奋好学,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复习、自学上。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以超过分数线13分的成绩考取了空军电讯工程学院(大学合并后现今为空军工程大学,校址在西安),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心情难抑激动,我第一个想要告诉的就是阿春,其次才是我的父母,也匆忙给阿春寄去了一封不求回信的信,想和她分享一下我的收获和喜悦。   军校的第一个寒假终于要熬出头了,我经过两天两夜的火车折腾,终于见到了我久违的双亲,父母日渐消瘦,家还是原来的毛草屋,泥土墙,我之前和哥哥睡的那张床还在那里,还是那床被子,地上的那一笼煤火还是那个鬼样子,只是家门口的那口小水井已经干涸了,好想它能淌出一点点水来。因为那前面的水凼凼曾经是我小时候的乐园,我在那里堵过水,洗过澡,玩过泥。   那是我当兵三年多来第一次回家探亲,二老看见我好开心,父亲做事都是乐呵呵的,一家人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喜悦。尤其是对我这个家境贫寒、学历又不高,能考取军大的乡巴佬、挖煤佬二来说,真的是难得的可贵,人人都投来了欣赏和赞许的目光,一个个老人家都说你们家明友(我的小名)有出息,又很乖,又肯喊人,又不逗人恨。但还是有的妒忌调侃,“你们家祖坟冒青烟了,出了一个大学生,一出来就是军队干部,前途无量。今后每月都拿好几仟块钱的工资呢。”还有很多很多,母亲听着这些,也不肯定或否认,只是笑着。那段时间,家里真的非常热闹,基本上每一天都是在烟、酒、茶、饭中度过的,母亲忙碌着招呼客人,即使是很累了,也没有向我表示出一丝丝报怨。   在冬季数九的寒天里,听邻居说,阿春的三舅染病去世了。阿春的外婆家就在我家下面的高岩下,离我家不是很远。因为想到阿春可能会去奔丧,我家又要去坐夜(送礼),于是就和妈商量有我去。   走在泥泞的小路上,毛狗路边的马尾草结满了一身露珠,坠在草花的巅巅上,一颗颗亮亮的,晶莹剔透,手一碰就碎,打湿了我的裤管和军用皮鞋,感觉湿湿的。爬坡下坎我走了一个多小时,下了“小坡”,还走过“羊圈”。那些地方真难走,一不小心就会摔到几十米,甚至是几百米的高岩下,只能扶着、拉着石头走。最后,终于到达了阿春的外婆家——下花地。   下花地坐落于长江支流,乌江上游与六广河交界的悬崖峭壁上,河的两岸都是高近千米的绝壁,抬头看天都是晕晕的,上下都是绝崖,下花地就夹在半屯中间,真是“抬头只看见簸箕啷大个天”。河的两边都有瀑布,尤其是对面的“黑龙洞”大瀑布,宽20多米,高近400来米,水量丰沛,银帘倒挂,一帘银水从高空倾泻而下,直接坠入乌江江中,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的壮丽美景。下花地这边本身的两个瀑布也很大,就是从没到对岸去看过,至今我也未能领略她直接泻入江中雄壮和风采,真是:“已然身在此山中,不识瀑布真面目。”只是几个瀑布相互高兴着,相互欢唱着,相互应答着,隆隆之声一直在绝壁高峰间久久回荡,在耳边慢慢萦绕。如果不是超度亡灵的锣鼓声和唢呐声又一阵阵响起,还真的忘了自己是来坐夜的,是来...... 伊春癫痫病医院的权威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南宁有哪个好医院来治疗癫痫呢郑州癫痫病能治疗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