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西风】亲情的纠结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26:41
无破坏:无 阅读:961发表时间:2015-11-02 13:40:19 云霞和露华是嫡亲的两姐妹,相差两岁。   这姐妹俩一母同胞,长相秉性却天差地别。从外貌上说,云霞像她爸爸,个儿高,弯弯的眉毛,高高的鼻梁。露华长得像妈妈,个儿比姐姐矮一块,圆脸,塌鼻梁,趴鼻头。姐姐性格开朗,喜欢唱歌跳舞。妹妹性格内向孤僻。两人走一块儿,很少有人说她们是亲姐妹。   姐妹俩还是半大姑娘时,经常为了一些琐事在一起拌嘴,妈妈叹说:“哎,你们这两个小冤家,前世一定是对头,这辈子托生一家讨债来了。你们这么一天到晚见面就掐,真不让人省心哦。”姐妹俩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咕嘟着嘴,谁也不买谁的帐。   十年动乱中,学校停课,姐妹俩在村子里混工分。运动后期学校复课,姐妹俩都该上高中了,以前在校,她们的成绩在班里一直是名列前茅的,但上高中在那时并不以考试成绩作为录取标准,要大队革委会的推荐,作为贫农的女儿,推荐不成问题,但问题是一家不能推荐俩,所以,谁继续上学,谁必须辍学,这个选择落在她们的身上。当大队干部的本家爷爷给出了个好主意,大队的小学校缺一名代课教师,不被推荐的一个可以去教书。于是妹妹去镇里上了高中,姐姐到小学校里教书去了。   七十年代中页,姐姐远嫁外地,一年后带去了妹妹,也在那个城市成了家,这两个欢喜冤家又相伴在一起了。   俗话说,江山好改秉性难移,此后的几十年间,姐妹俩看似和睦,骨子里却仍然是不即不离,好不了也恼不了石家庄治疗癫痫的效果比较明显吗?。原因是姐姐的性格好强且喜欢多管闲事,尤其是当她们都有了孩子后。露华疼爱孩子,也非常宠溺孩子,独生儿子庆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吓着,上小学了还不会用筷子自己吃饭,十来岁了扫地的笤帚都没摸过。勉强上完初中,庆流入社会,交结了一帮不三不四的朋友。云霞见到妹妹便会数落她,不能这么惯着孩子,一个馒头也要蒸熟了吃。可露华不以为然,说是树大自然直。她哪里知道孩子就是棵小树,不经过修理整枝,是不会都能长成笔直的参天大树的,待到她发现儿子身上不断增添新毛病,吃烟喝酒,打架斗殴时,再想管已是晚了。儿子不仅不听她的话,而且经常编造谎言欺骗妈妈。露华急了,便向姐姐诉说儿子诸多毛病,姐姐毫不客气地批评了她,怪她早不听自己的劝,让她心放硬些,不要迁就儿子的坏毛病,江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效果好无原则地答应他的无理要求。   也许是姐姐的话说得重了,伤了妹妹的自尊心,也许是妹妹护犊子心切,听了姐姐的规劝,心里反而产生抵制情绪,她说:“儿子就如自己的鼻子,鼻子再臭也是自己身上的,难道能割了不成?”姐妹俩因为这样的事,经常不欢而散,谁也说服不了谁。   露华的儿子大了,自己谈了个对象,回家宣布要结婚。妈妈心里很矛盾,答应他结婚吧,本来一个儿子就够闹心的了,现在再添个不知过日子的,这可怎么办哪?不答应吧,心里又希望能有个管住儿子的带他上正路。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儿子先把媳妇领进门,生米做成熟饭了。   大概过了一年的安稳日子,那孩子又出幺蛾子了,放着媳妇和刚出世不久的儿子,外头寻花问柳,家里吵闹不断,勉强维持三四年的婚姻解体,几岁大的儿子丢给奶奶,庆过起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家里见不到他的影,伙着那班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打架闹事。因为三言两语,背上被人砍过半尺长的口子,一根手指被剁断了筋,这且不说,后来沾上了毒品,自己抽,跟着倒卖,终于锒铛入狱。露华哭哭啼啼找辽宁治癫痫三甲医院到姐姐,看到妹妹哭得稀里哗啦的,云霞心里也不是滋味,此时再多的抱怨责怪也无济于事,只得凑钱先把外甥捞出来。   只以为庆栽了一回跟头能长个记性,谁知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露华是跟着破罐子破摔,问不了也不问了,云霞是恨铁不成钢,也懒得再多管。可生就的脾性哪里说改就改了?见到妹妹,听他提起儿子的事便不由得想唠叨,哪里顾得看妹子的脸色早已是阴云密布?   又是十年过去了,庆的儿子也长大了,爸爸的不负责和奶奶的溺爱,自然也是没大出息的,幸好的是不甚惹事,比起乃爸还算省心。此时,庆正与一个洗头妹同居,两个人挤在妈妈的小屋里,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姐妹俩回娘家参加侄子的婚礼,耽搁了三四天,几天里,庆的女朋友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诉说家里没人做饭,衣服换下一堆没人给洗。露华听完电话笑嘻嘻地转述给姐姐,并且抱怨在娘家多耽搁了一天没能回去。云霞再也搂不住火,冷冷地说:“你不就是放不下那堆衣裳吗?”   数年积聚的不满终于被一句话点燃了导火索,露华怨姐姐说话刻薄,她说自己愿意干,言下之意不需要姐姐多管闲事,并且说,今后就保持双方间表面的和平得了。   一句话恼了妹妹,也寒了姐姐的心,她云霞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说话是不中听,但也是心疼妹妹,才会责怪她一而再地宠坏孩子。到头来,妹妹不理解自己的苦心,反而将自己当作仇人,仅仅因为是同胞姐妹才维持表面的和平。这让她再与妹妹相对时,想到的是对方的敷衍虚伪,感情上无论怎样也接受不了姐妹俩翻了脸,不欢而散。   没有了来往,没有了电话,云霞不知妹妹心里到底怎样想,她是否因为姐姐不再唠叨而感到解脱?她是否会反思自己做法的不妥?   真的能眼不见心不烦?云霞并不能放下心里的牵挂,她这才知道其实心里始终是装着妹妹的,父母不在了,妹妹是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这份亲情是无论如何也斩不断的。她不后悔自己对妹妹家事的唠叨,别人家的事,请她去管她还不一定乐意去呢。   去医院就诊,她站在医院门口,望着对面巷子里住着妹妹的那所房子,她期望那个大门里突然走出妹妹,衣兜里攥着手机的手,在随时等待手机震动后带来妹妹的声音。女儿说:“妈妈,你先打电话给我姨呗,谁让你是老大呢?”   她执拗地说:“不,你姨错了,她该先认错打电话来。”   她在等待那个冰释前嫌的电话,尽管她不认为自己有错,尽管她在心里发誓今后绝不管妹妹家一点闲事,尽管她还在为那句表面和平的话而纠结。   共 22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