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景宁三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7:25

一、春游大均溪

游溪,游的是大均溪。

溪在畲乡景宁县,景宁在浙西深山里,山在春意缱绻处。

春天,那么近,伸伸手,就能握一把在掌心里。眼睛是有福的,车行在狭长山谷里,满目里,花儿红红白白,叶儿青青翠翠,溪水碧玉般莹亮剔透,而村庄,嵌在山腰里,都老旧了,好像那些灰色的墙面,黛色的瓦片,幽暗着,只为衬托春意的葳蕤。耳朵也是有福的,鸟语是绕身的珠翠,一串串,把尘世的烟尘,都点染得熠熠生辉,而风声,在树梢间,轻盈地穿梭,步步生莲。鼻子也有福了,山间烟岚的味道,林间草木的清香,风里传送的芳馨,潺潺水流的湿意,纷至沓来。我这久患鼻炎初愈的鼻子,像在古寺里修炼年久的僧人,忽坠入繁华街市,迷醉得意乱情迷,多年清修的淡泊宁定,瞬间消失了,心突然空洞起来,仿佛曾经的岁月,都错了,都白活了,只这一刻,满心里,是尘世的欢喜。

车停在路尽头,山却仍高远着。远山,自有曲径可通腹地,可探深幽,而我们,像一群不求甚解的孩子,要临溪去了。

溪水声声,像一首小调,随意而轻快,轻轻地弹拨,就把耳目从漫散中吸引来。比起江海,比起河湖,溪更可亲。江海河湖是壮阔的,深沉的,是历尽风雨的沧桑,是中年的况味;溪,却是轻盈的,纤弱的,活泼的,是未经世事的简约,是年少的纯净。独对这春日清溪,只觉得那些远去的年少岁月,也如这溪流一般,在眼前,层层叠叠地展开了。

踏过一片凌乱的溪石,溪,近了,近了,婉婉转转,千娇百媚,细细的涟漪,是轻抛的媚眼,是娇脆的邀请。忍不住张开怀抱,去拥抱她,去亲吻她。可我,只能伸出手去,掬一捧,在手心,指间兜不住了,便低下头,含在口中,她的冰沁与因上火而发烫的唇舌,像闹别扭的小情侣,起初拉拉扯扯,各执一词,看似争锋相对,却慢慢相互渗透,相互溶合,直至浑然一体,浓情蜜意。

就在这溪水与唇舌的浓情蜜意间,恍惚觉得这场景如此熟悉,好像无数次来过这溪边。浣衣,戏水,捉鱼,还有一递一递说着的话,一来一去和着的歌。或许前世,我就是这溪边的浣衣女,或许在这溪边,曾有一场恋爱,汹涌激越,把我平淡的人生,激荡得像急雨后的春溪。

艄公把漂流的皮筏舟抬到溪边,老绿的皮筏舟,与我以往坐过的都不同,像两只火箭捆绑在一起,火箭上各有五条皮带子,那就是座位了,看样子,我们要过一把坐火箭的瘾了。

艄公又拿来雨衣,一次性的,薄薄的袋子装着,淡淡的蓝叠加在一起,蓝便深了,像裁了一块天空来。这样想着,抬起头,绿树上的天,高山上的天,春天里的天,蓝得清婉了,蓝得透彻了,像传说中的“海洋之心”巨钻。不,巨钻哪有她蓝得如此空阔如此高渺,这样的天,最难以形容的,如果一定要形容,或许可加这样的前缀,春天的,深山的,畲乡的。

舟在溪中漂着,两岸不断后退的春山是华贵的丽人,那些深深浅浅的绿,那些层层叠叠的碧,是华裳;那些高耸入云的山,那些千奇百怪的树,是身段;那些风带来的袅娜,那些香带来的迷醉,是气韵。看了又看,叹了又叹,总是看不够,叹不尽。船尾撑杆的艄公,可算是世上最清闲的艄公了,捆绑成火箭似的舟,在溪流里,像自由落体,顺流而下,他只指指点点,对溪畔迎面而来的巨石,有声有色地解读着,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牵引到远处。可我,只愿与这一溪春水纠缠了。

脚套在密封的雨裤里,虽不怕水湿了鞋袜,可伸不出去,隐忍了一冬的脚丫子,像萌动的春心,蠢蠢欲动了。撕开密封的裤管,褪下鞋袜,脚在春溪里了,像桨,一下一下地划着,打起一浪浪的水花。春溪还寒着,却不再刺骨,暖意隐约在脚丫间穿梭着,春的脉动,敏感的脚心感知了,春溪的欢悦,细致的脚尖触摸了。这一刻,脚在春溪里,像镶进碧玉琥珀里的小蟹小蝶,与我有隔世相望的疏离和相逢的喜悦。

用脚探一探划一划是不够的,用手撩一把拨一把,也是不够的,用唇含一口抿一口也还是不够。有人被这一溪流淌的绿迷住了,叹息道,跳进去游一程,一定美极。便有人怂恿,跳呀跳呀。终还是没人跳进去。而我,不识水性,是无法受用这美的,我只能长久地紧紧地,把目光深入。这在阳光下跳跃着欢笑的春溪,这在春风里舒展着筋骨的春溪,这与水草交颈缠绵的春溪,这与溪石软磨硬泡的春溪,分明是我曾经的年少,少小无知却无畏,少小单纯却快乐,少小无赖却率真。

溪流很长,可漂流的溪段不长,四五十分钟,便走到停靠的滩头,像年少岁月,短暂,却让人久久留恋。

春日游大均溪,在山深处,在春深处,在岁月深处,用年少的心情,在无暇的光阴里泅游。

二、邂逅石头村

邂逅之美,美在不期而遇的心动。曲折幽微,像幽暗的天幕上,一颗星,穿云而来,眼前豁然的一亮。又比如那一天,在浙西景宁,与石头村的美丽邂逅。

春天,去看山。山是绿的海洋,花的世界。偶然的一场雨,像找不到归路的忧伤,四处奔突。走累了,看疲了,站定,想找块石头来倚,却发现,春花是不倚石开的,不像瘦梅,不像雏菊,要向岩石借几分刚劲,来度一季的霜风寒雪。春花泼辣辣地开了,不管不顾,明媚又妖娆,山石就悄悄地退后,让青草苍苔,在身上,胡乱披一件绿色的外衣。

明明是山的支撑,却心甘情愿地被掩蔽,被忽略。山石,深具母亲的品格了。

然后,就看到了那小村,名叫深垟的石头村。

村子不大,在通往大漈景区的路上。盘山的路,是通幽的曲径。曲径上,是春天设的一道道惊奇,一波未止一波又起,让贪得无厌的眼,也感到审美的疲惫,便闭了眼,一心神往大漈村那棵数人合抱的树中之王。车子,在村头的林子边停下,以为到大漈了,却被告知,不是,是吃午饭的地方。林子只有二三十棵杉树,却取了个有趣的名,叫“好汉林”。兴致顿时减了大半,这年头,太多这种虚张声势了。

可一踏进村子,心便踏实了。一座小小的石拱桥,横卧在村前的溪流上,一棵不知名的树,傍着石桥,把身子探向对岸。桥上,二三只麻雀悠闲地踱步,桥下,几只水鸭抖动着白色翅膀,嘎嘎嘎地追逐嬉戏。

所有的房屋,都为石头所筑,低矮,谦卑,又古意盎然。围墙、门楣、路面,也都是圆圆的山石有序的排列,围墙的石缝间,看不到粘合的泥,仿佛完全借助石头与石头之间的力量,相互支撑,又相互牵制。那些石头,已不嶙峋,岁月风雨的磨砺,让她失去了楞角,变得柔和温婉。这世间,有太多仗势的强硬,太多虚张声势的不可一世,这没有了楞角的石头,让人心生熨贴。

从村子里唯一一条穿村而过的小径走过,路上,许多写生的学生,正用简单的笔势,试图把这些石头搬到白纸片上,笔调轻飘虚浮,这岁月里的沧桑,哪是他们这些糖水里泡大的未经世事的孩子所能描绘得出来的。他们的晶眸粉颊,像一朵朵开得正好的花,在这一堵堵被岁月水洼泡沤出酱色容颜的石墙旁,成了色调对比强烈的图画。

站在一堵矮墙旁,前面,是另一人家的屋顶,深灰色的瓦片,鳞次栉比,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看不到一片残叶,也看不到一丝烟尘,压瓦片的米色石头,随意摆放着,像湖面上漂荡着的小舟,悠然自在。伸手取了一块来,拿它当弹拨乐器的手指,在矮墙的石头上,轻轻敲打,竟变幻出不同的音阶来,有如空山的鸟语,一粒粒音符透着清气,有似潺潺的溪涧,绵长的余音微波般轻漾。有音巍巍如高山,有声脆脆如婴啼,可惜我不是乐手,不然,这矮墙该是何等别致的乐器。古来圣贤皆寂寞,这一堵矮墙,只能自己是自己的知音。

俯耳贴在矮墙上,凝神倾听。都说从礁石上能听到大海的涛声,那么,这些山石里,该有来自山间的松声鸟语吧?正想着,眼前出现一个荷花池,池的四周,是石头所砌,方方正正,正与荷清正不阿的本意相仿。这时节,不是荷花的好时候,池子里,只有枯荷的残枝,用大写意的手法,在布满污泥的水中,写满一池狂草。同行的文友叹几声遗憾,为看不到荷花的鲜妍。我却觉得,再没有比这一池残荷更匹配村子的气质了。

步入一户人家的后院,为讨一碗水喝。她家的水缸,竟是一截掏空了的树干,树身的纹路都还清晰,却已有岁月的斑痕,难道这树不怕水浸,问年迈的女主人。女主人笑着,脸似一朵绽放的菊花,缺了牙的嘴唇,颤抖着,咿咿呀呀,不知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我听不懂她的话。得不到答案又有何妨,这山里,什么样的惊喜不可能存在?那长满球结的松枝,顺手就做了成造型别致的板凳,那笔直的竹杆,摇身就变成了从山上运水的水管。乡间的灵气和智慧,原是我们这些被都市烟尘浸染的人,所无法抵达的。

在村边的石礅小坐,村前的溪水潺潺而过,一树桃花开得正艳,村子安安静静,一株数百年的古槭树下,一道木质的大门,上面挂着一个牌子,深垟摄影美术基地。这年头有太多籍发展之名的占有和掠夺,这个美丽安祥的石头村,有了这个基地之名,总可一挡城镇化的铁蹄吧。我的心更安然了。虽然,从此后,山高路远,我也许再没有机会走到这里。

这就是邂逅。在天地洪荒的岁月一路行去,会与无数的人和事相遇,却只有这一刻,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时,不经意相遇了,砰然心动,却留一段美丽的印记,存封进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成为漫长岁月里独自品味的美酒。

三、晨访惠明茶

感受一个地方的性灵,清晨,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好比观照一个人的内心,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清晨总是最真实的时刻。晨梦初醒,睡眼惺忪,那些精心的修饰,那些自觉不自觉的掩饰,都还没开始,这一刻,内心如初生的婴儿般简单澄明。

在景宁的那个清晨,同屋摄友早早出门去了,我也匆匆起床,畲乡春晨,我相信,一定别具特色。

从宾馆出来,一路兜兜转转,竟都是大门紧闭的商铺,杂乱的广告牌,路边胡乱停靠的汽车,路灯昏黄,一脸的倦容,再往前走,是市声嘈杂的临时农贸市场,零乱的摊位,散乱的物品,一辆三轮车在窄小的市场内左冲右突。这不是我心中的畲乡春晨,不是的。那一刻,我像医术不精的庸医,完全搭不到畲乡的脉动,如迷途的旅人,站在畲乡门外,不得其门而入。惆怅间,同行的两位文友,在不远处向我招手,他们邀我同去惠明寺。

惠明寺在南泉山上,唐咸通二年,惠明和尚建寺于此,寺因僧名,村以寺名,却因此地所产的茶叶,闻名遐迩,而茶,也以僧名,叫惠明茶,后又因百年前在巴拿马得了金奖,而称金奖惠明茶。陪同上山的当地文联主席介绍着,我们都诧异了,怎么都不曾听说过?莫非,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上山的路是曲折迂回的盘山道,路面凸凹,车子像个鲁莽的少年,跌跌撞撞,却要一探人生的奥义。晨雾在林间萦绕,满山的杉木竹林,满目的绿浪碧波,满身的氤氲雾霭。春山,在晨曦里极尽妩媚着,野花星星点点,是她细碎的笑颜,鸟语声声清脆,是她清亮的歌音。颀长的翠竹,刚褪去冬的残衣,又忙着把春的碧簪别上枝头,挺拔的云杉,圆锥形的树冠,随风轻轻摇曳,仿佛与新知故旧点头作揖,这作揖里,有别离的忧伤,有相逢的欢喜,车子在这片绵延不绝的忧伤和欢喜里盘旋,不知不觉已爬到千米的高峰。

我们来的有些早,惠明寺寺门紧闭,在晨曦里静默着。同行的摄友,把镜头对准这既不庄严肃穆,也不富丽堂皇的寺门,前后左右,坐起蹲下,拍个不停,在平常中拍出精彩,只是个角度的问题,他说。向前走,有一道小门,可通寺内,轻推进去,寺内堆满了沙石水泥,原来,惠明寺正在修缮中,只一树桃花在狼藉零乱的沙石中,开得正明艳。这仿佛就是寺内唯一的春天了。

惠明寺右边的山坡上,种满了茶树。茶树,并无特别之处,矮矮的,一行行顺着山势或弯或直,远处,几个农妇在采茶,文友说,如果不是她们在采茶,还以为是冬青呢。我暗自笑了,冬青哪有这细嫩的尖芽。这茶,芽头肥大、叶张幼嫩,叶芽稍有白毫,乳白中带着淡黄。摘了一片,放在嘴里慢慢咀嚼,一股辛涩自舌尖传来,紧接着,一缕清甜在口中弥散。这就是惠明茶?问身边的人,他点头称是。

惠明寺对面,有几间不起眼的平房,是一家制作惠明茶的茶庄。远远地,就见一口四方形的土灶,正吞吐红红的火舌,一位灰衣男子不时地过来添几把柴火,雪白的墙面布满黑色烟熏。屋里,正在给茶叶杀青、捻揉和烘焙,一筐筐新采绿芽,在传送带上慢慢变成乳白中带淡黄的成茶。主人抓了一把刚焙好的新茶,用山泉水泡在一次性纸杯里,我正口渴,迫不及待地端了就喝,可水太烫,只能慢慢吹着,小口啜饮,茶色慢慢变得清澈明绿,一股兰花般幽香,随淡淡的白雾袅袅而起。抿一口,含在嘴里,有些淡,又有些涩,慢慢的,唇舌间溢满水果般清新的甜味,“一杯鲜,二杯浓,三杯甘又醇,四杯五杯茶韵犹存”,这个清晨,我一杯杯地品味着鲜香的惠明茶,一点儿也不为自己“牛饮”汗颜。

惠明茶,我是第一次喝,甚至是第一次听说,与那些吆喝得起劲,名噪一时的名茶相比,她籍籍无名,曾经的辉煌,已漫漶在悠远的时光里。可不管辉煌还是黯淡,她的香,她的绿,却不曾有丝毫改变,她的美,她的好,也自有人记取。

茶庄里,遇到一位研究畲乡语言的女孩子,是厦门大学的在读博士生,她说以畲族语言作为博士论文选题,是被畲族精深而丰富的文化所迷醉。说起畲族语言种种,相貌平平的她,脸上跃动着一股动人的神采。研究畲族语言,毕业后工作不好找吧?文友问。她羞涩地笑笑:总要有人来做这些事的,能用青春为内心的真喜爱任性一回,人生便可少点遗憾,再说,我相信,好东西不会被掩没的,像惠明茶,虽然比不上那些名茶风光,可也自有特色,有朝一日,会找到她应该有的位置的。

我捧着纸杯,看杯中悬浮伸展的茶叶,想起那首咏惠明茶的诗“滋云蓄雾玉泉液,嫩芽初出含清真。”突然发现,我久觅不得其门而入的畲乡大门,已如这碧绿的茶叶,徐徐展开。

继发性癫痫病的治疗成年癫痫病的治疗有哪些方法昆明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羊癫疯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