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丹枫】中年感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39:40

一、

她躺在病床上,微闭着眼睛,面如白纸,气若游丝。

她时而眉头微蹙,时而重重地吐纳,病痛的折磨使她丧失了往日的活力。

我和衣躺在她脚头。她咳嗽了一阵,打了一个哈欠,像是从肚子里发出的声音说:“我要尿!快!”

我像旋风似地去卫生间拿过来尿盆,掀开被褥,把尿盆塞进她身子底下。我感觉我的脸就快贴到她屁股上了,难闻的气味似乎极速扑入我的鼻孔。

我无处可逃,她是我的亲人。憋红了脸,窒息般地忍着。

问她想吃啥。她无力地摇头。我看着瘦小虚弱的她,心里一点点疼痛起来。我和她笑着对话时,她看着我的眼神,仿佛在黯淡几秒钟之后又燃起了火苗,让人灼热无比。她期盼自己的病早点好起来。

已经很多天了,她时而直挺挺躺着,时而蜷缩着身子睡着。赤裸上身,松垮垮的裤头,穿了如同没穿。胳臂上,手上,脚上淤血班班,护士几乎找不到合适的血管下针了。

她老说:“我估计今年不行了!”她召集她的娘家人来,相见最后一面。

其实,她的病并非不治之症,大都是她自己的心病。她折腾我们去找神婆驱邪,我们违心地照着去做了。没有邪气,就是病。她不信。

我看得到她的焦虑不安,同时凹陷的眼睛里又灌满了忧伤。我们都在极力劝说他,安慰她,配合她,配合她翻身,配合她大小便,哄着她吃,哄着她喝。

她是我婆婆。爱我疼我,爱我孩子,疼我孩子,爱所有亲人。

二、

窗外凉风袭来,飘着雨星。夜空,怪兽一般的黑。

房间里靠南墙病床上的女人,体重将近两百斤,腿粗折断瘫痪在床。呼噜声响如闷雷,倏地又犹如狮吼。我失眠了,一夜未眠,冷清幽长的走廊里,我像幽灵一般来回在晃动,蹑手蹑脚,生怕惊醒那些在走廊里临时搭铺的病人陪护者或家属们。

穿过一段又一段的昏暗的走廊,透过那些惨白的灯光,我才能勉强看清楚这里的环境。偶尔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

走廊西头,那是被液化气罐爆炸炸伤了的一家人,他们时不时凄惨的哭叫声让人毛骨悚然,揪心痛心。

双脚被液化气炸烂的男人,痛苦不堪地看着天花板,他似乎在回忆着白天在家里爆炸受伤场面的可怕。红褐色的药液流淌在床面上,渗透到纱布上。身边的女人小声抽泣着,她低头垂面,用手来回抚摸着丈夫又烂又肿的腿。丈夫微微睁开眼睛,望着眼前哭得红肿眼睛的妻子:

“你睡会儿吧!我死不了的!”

几分钟的沉默不语,女人擦干眼泪,去脚头给孩子盖好被褥,瘦弱单薄的身躯慢慢偎依在丈夫的身边。据说她婆婆脸部被炸伤蒙着纱布,伤情严重,还在重症监护室处于昏迷。孩子胳臂也被轻微炸伤。

由于意外,一场无情的煤气爆炸,打破了一家人原有的幸福和宁静。女人试图给丈夫,给孩子降低恐惧:“医生说没事,你们放心!”

鼓励和安慰对于正在恐惧或者绝望的病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一家人的眼神多么相似,在这里寻求庇护,寻求希望,相互鼓励,彼此祈祷。

他们在困境中制造幸福的时刻,手拉手低声细语。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安抚他们一家,默默离开了。不要打扰他们这瞬间的幸福,幸福也是他们的隐私。

楼道里微弱的灯光,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来到这里的人们,如果你的心里足够阴暗,在你看来那就是一个断头台,而那些穿着苍白衣服的刽子手会随时要了你的命。

总感觉这里是一个晦气的地方,布满死亡气息的地方,绝望,悲伤,害怕。但是在妇产科里当它迎来一个新生命的时候,一切都那么让人感激。

一连几天,女人都在这里陪护他们,她匆匆忙忙,楼上楼下,汗流浃背。毫无一句怨言。

后来,有一天在楼梯口处,我也正好上楼,看到她坐在角落里,双臂互穿,穿一件松垮垮的衣服,头趴在胳臂上哭泣着。我不得不停下脚步,关切并询问她究竟。

家庭贫困,丈夫外出打工时落下了疾病,后来就留在家里休养,婆婆有病,两个孩子上学要钱。现在又遭遇此灾,医疗费太贵,一家三口的费用巨大,已经花了几万元了,后期还要继续缴费。

她哭得很伤心,她说她很无奈无助,丈夫之前外出打工挣的钱,这两年治病,花光了。亲戚的钱都借遍了,她不想在丈夫面前哭泣,只能出来躲到这里释放情绪。

三、

楼梯道很宽敞,透气性极高,站在那里趴在窗台上能远望对面的高楼,广场。风雨过后的城市格外幽静清新,广场上地面积水空明,中央依然灯光闪耀,一座座高楼在黑夜里静默,像一个个守夜的老者,与夜空窃窃私语。

医院的楼梯间是病人家属经常呆的地方,是宣泄情绪的地方。病房里那种沉闷的气氛使他们感到压抑。

有几个病人或者家属,拿了烟,在楼梯间怅然的吞云吐雾,偶尔有人来借火,偶尔也有人来蹭烟。还有觉得闷的人,主动搭讪没话找话,随意聊天,大都是谈论自己家病人的病情,或者病人如何如何的难伺候等等。

在这里,时间像个中风的老人,慢慢移动。

病房里那位老太太出院了,晚上,病房里又来了一位老太太,她患脉管炎膝盖以下截肢了。亲人们都在陪护,我不敢看她那条又粗又软裹着白纱布的腿,悄无声息地走出去。我站在楼道口心不在焉地晃悠着,又坐到旁边的空床上心不在焉地看书打发时间,有意无意地听着两位男子的聊天:

“你说人命贱吧,可一进医院,就贵的不行!”

“钱是赚不完的,亲人生病住院期间,身为儿女的我们应该多陪陪他们,他们内心的恐惧才能化解,多和他们说说话,谈谈心……”

这时,有一位中年女子,低着头捂着脸来到楼梯间里流泪的。可能是一直在病房忍着,怕病人怕亲人看见了伤心,终于他们到了楼梯间,开始泪水横流,甚至哽咽出声。于是男人,也慢慢走到他跟前,没有说话,抽着烟默默流泪,然后安慰泣不成声的女人。

原来西边病房里那个每天彻夜不睡,哭着吵骂家属的老人,是她的婆婆,大脑痴呆,儿媳伺候她,她每天都用最难听的恶言秽语大骂儿媳。儿媳只能忍气吞声,跑到楼道里宣泄情绪。

刹那间,我认为,那泪水源于生命的脆弱,源于亲情的难以割舍,源于病人的百般折腾,也源于家庭的贫困,经济的拮据。

往北看,又听见楼梯道里有人打电话,电话这边的人歇斯底里,满含委屈,全是怨怼,除了快乐,全都有。吵了很长时间,委屈很多,什么“我哪有时间天天跑医院,我不上班吗?你说的倒还轻巧你回来看护几天试试?……你挣钱重要,这老人生病不重要吗?你们都有难处,我都快五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好,谁来体谅我呢,难道就我该死吗?”……

他是在埋怨,也是在控诉。

正在楼梯道里八卦闲聊的人,很有眼色地慢慢走掉,给正在打电话发脾气的家属腾个空间,让他发泄一下吧!有的人听着听着偶尔笑一下,偶尔皱个眉,摇头叹息。

我也怕打扰别人,也怕那个打电话的人尴尬,就没有再走向楼道处,病房内那个打呼噜的胖女人继续在响着闷雷。我就不进去了,索性就坐在婆婆病房门口的灯下打盹。

这里的夜晚真不平静。

四、

有一句经典语句:中年是个狗。

其实还不如狗,狗急了还能跳墙,狗气了还敢咬人。而中年的我们敢吗?我们只能抗和憋。

中年的日子就是把哭声调成静音的过程。你要稳健老练忍辱负重,也要咬紧牙关苦苦硬撑,你更要学会前一秒躲到厕所放声大哭,后一秒擦干眼泪转身就笑的能力。

近两年,家中老人轮流生病,真让人招架不住。这些天,婆婆住院需要陪护,公公偏瘫在家,生活不能自理。这些天,我,姑姐,丈夫奔波于家里,单位医院之间,就像失魂的游子。

病房里为婆婆翻身,擦屎端尿,喂饭喂药。

家里面为公公做饭端饭,白天预防摔跤,夜间陪护。

终于姑姐晕倒了,晕倒在为婆婆买药的药店里。药店人员让她喝点葡萄糖,又恢复了意识。她颈椎严重疼痛,血压升高,头晕目眩。我劝她去治疗,她含泪立刻拒绝:

“我现在能住院吗?爸妈现在的样子,我现在都不敢生病住院,我头晕歇歇就好了,等以后再治吧!”

我一边要去几里外上班工作,一边要到医院照顾病人,从医院到单位十几里的路程,顶风冒雨来去匆匆,失眠熬夜,腰椎疼痛难忍,两耳像塞了张塑料纸一样,隆隆作响,头脑发蒙。但我没有倒下,得撑。

丈夫是家中的顶梁柱,他一边下乡上班,下班后就匆匆赶往医院,夜间轮流陪护病人。神色苍灰,眼睛发困无光,他不敢说一句累,更不能倒下。

抽空,我回了一趟娘家,父亲和母亲都时分关切婆婆的病情。母亲心疼我们太忙了,因为我父亲身体也不好,我就同父亲开玩笑说:

“爹啊!你可争争气,积积福别生病,把身体养好!千万不能在最近生病哦!要不我都崩溃了!”

中年不是狗,是个猴,得像孙猴子。

你得善于察言观色,机智聪慧;你得神通广大,七十二变,学会分身术;你得忍气吞声,无限度量,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得健步如飞,飞檐走壁,甚至一个跟头就能十万八千里。

你就是全能的猴,既能当好家庭角色,又能当厨师,又当保姆,又能当护士,又能当心理医生。

得撑住!

合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比较好?儿童癫痫的早期症状存在哪些治疗癫痫一定要吃拉莫三嗪吗治疗小儿癫痫病要吃多长时间的药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