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云】石岛之恋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8:54
一、小云,想见你   方庆记不得第几次这么说了,小云想见你。几个字一个信息,频频打过去,甚至当他知道她自己在家时,就低语着语音留言,小云,小云。吴小云把手机贴到耳边,听到低低的呼唤,心剧跳不已,脑中一刹那一片空白,打过一行字,亲爱的睡吧,明天要早起,晚安!睡吧睡吧,你光让我睡,就不能陪我会儿?方庆有点失望也有点气愤。对面的小云看到这频闪过来的反抗的话语,手一下子抖起来,但还是发了个晚安的表情,她不敢想,不能够,不知道如何接后来的对话,都是已婚了,四十多岁的男女啥不清楚?只是对没有束缚的暗夜不知如何迎合和抵制,怕一下子轻薄的话语开了头,以后不知如何收场。夜深人静,一切都在黑暗中躲藏,乱糟糟的思想,开始如昏黄路灯下的飞蛾,团团围绕,壮士断腕似的不断地飞翔,终于转花了眼,转累了小小的躯体,一头扎在烫硬的灯罩子上,殒了命,万死万生,成千上万的小虫源源不断地前仆后继。白天规规矩矩的思想,忙忙碌碌地工作,没多少闲暇去思考一些形而上的捉摸不透的微妙情感,到晚上,却呼啦啦地一下子如尘封的门,被夜风打开了点缝隙,一点点地吱吱呀呀地开启。   他们认识已三年了,在二年半前,他几乎没怎么地和吴小云说过话,只是在全民K歌中偶尔听到一曲吴小云的《女人花》,声音婉转回还,音质柔美,就连着听了几首,鬼使神差,送了几朵花儿,没多久,吴小云就申请加了好友。他很少唱歌,但常常会诵读,他在学校里学得是中文,本来应该去中学当个普通的语文老师,却鬼使神差地当时一时脑子发热,被政府办公室借调了半年,主任欣赏他的文笔,要他留了下来,他也就留下来了。那时年轻啊,哪想到仕途惊险呢,一无门子,二又不擅巧令言辞,二十年下来,还是十七年前提的副主任,原地踏步。他们呢,就这样,闲暇时访问下彼此的空间,听听对方的声音,偶尔留个言,礼貌大方,却又风趣幽默,就这样,慢慢地聊些其他话题,不知不觉地有了好感。   但那个时候方庆其实还没有喜欢上吴小云,应该说他那时还没有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他的心思,都还在事业上、在家庭上。三十而立,他都四十出头好几直接奔五了,事业还没有立起来,因此他焦虑得很,虽然面上也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无可无不可的样子——这是他的习惯,总感觉周围的人不如他的却身居位次比他要高,他心里很不平,但也仅是不平而已,这么多年来,他看惯了官场上的血雨腥风,冷眼看众人纷纷争斗,心里不屑,却又不甘,工作能力得到无数届领导的好评和肯定,但历次提拔都和他没关系,渐渐地心也就冷了,但工作还是要干的。   吴小云真正进入他的视线,真正有了感觉,是在一次听了小云的歌曲《传奇》结束时,看到了吴小云的照片,他有点意外,倒不是吴小云长得多么漂亮,只是细细瘦瘦的样子,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眼神明亮清澈,笑嘻嘻的,有个明显的酒窝儿,只是感觉有点点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似的。之前他已经听无数次的小云的歌儿,但那次看到照片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天方庆刚诵完一篇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心情也好,就打开了小云的歌单,小云又刚录制了一首新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女声唱出和男声不同的味道,听歌结束时,就看见小云的两瓣红唇了,微微地张着,如半开半合的桃花。那形状和颜色,真如三月初开的桃花花瓣,他在现实世界里,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性感的嘴唇,还有眼睑,还有耳垂,都像桃花花瓣一样白里透红。他嘭的一下,人就蒙了,血涌了上来。   既然加了好友,有天方庆就打招呼,聊了几句,聊了几句,大概因之前的好感作底子,随意地聊着天气,社会,人情,总之全是四面八方的废话,却是心里暖暖的,很兴奋。于是就常打招呼聊天,每天聊上段时间,也没什么大的话题,看到什么聊什么,身边发生什么聊什么,琐琐碎碎的,他们却是聊得兴趣盎然。   随着聊天内容的深入,好感如织机上的布匹,一点点地延长,累积,渐看出了颜色,图案也变得模糊起来。有时聊过一个话题之后,会有那么一点断档,聊什么呢,特别是夜深了,十点之后,差不多亲人都睡了,在床前小台灯下,看到闪闪的手机荧屏,心也如灯笼似的忽明忽暗,说什么呢,你随意说点什么吧,说什么我也愿听。方庆打过一行字,吴小云此时却是如被锯了口的葫芦,一下子涩起来,你说吧,她开始谦让。说什么呢?方庆发过个笑脸,叫了声小云,小云一惊,嗯?没事,只是喜欢叫你的名字,方庆说。之后再聊时,他的身体常常会有反应。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要说,他也不年轻了,不再是荷尔蒙旺盛的年龄,对性其实没有那么如饥似渴的,应该说,不仅不如饥似渴,甚至还有点儿冷淡了。他老婆因此都有些幽怨,他们夫妻生活,十天半月的,也过不上一次。他老婆也是个骄傲的人,这方面又一向习惯了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方式,于是也不会主动,即使是有需要的时候,只是不高兴。他一个星期不逑,两个星期不逑,她也不作声。只是把脸拉得越来越长。他也假装看不出来。他实在没那个心情。中年男人要在事业上春风得意,那方面才能强悍吧?像电视上被不断揪出的大小老虎苍蝇,因为腐败,被纪检双规后,交代出和若干个女人有染。有的50多了,身子骨看上去还文弱得很,同时众多个女人,怎么吃得消?他本来开始还有点野心,可连续多次在事业上失意后,他的勃勃到底经不住,变得真有点清心寡欲了。   可是,小云,这个远方的女人,却让他仿佛又重新回到青春似的,点燃心中圣火,对,是圣火,他一直感觉和小云的联系交流,仿佛是恋爱似的。他之前以为早就过了狂风骤雨的阶段,特别是儿子考上大学之后,家中横竖只剩下他与妻,更是感觉进入老年。   特别是有时会在梦中,会梦到小云,模糊地笑,遥遥地招手,却想拼劲去拉住她的手时,转眼就不见了,醒了,心里一片黯然……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爱上小云了,但也还是不清楚到底怎样定义爱情。反正他现在已经到了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的状态。夜里他睡不着,黑夜中闭着眼睛回忆吴小云的照片,她抿了嘴朝他嫣然笑着。   他肯定她已经知道了他喜欢她。但她假装不知道,每次都叫他方老师。他却叫她小云,她比他大两岁,感觉叫名字挺亲切的,他是个细腻的人。有一次,在她道晚安后,他突然轻轻叫了一声,小云。   她回了句,嗯?发了疑问表情。   他说,没事。   他觉得吴小云也是喜欢他的,不然,她应该远着他了。   二、相约石岛   石岛,这个名字,他是从同事去山东旅游时偶尔得知的。心中一动,石岛,离她的家乡应该很近,她在山东威海市的一个小镇上教小学,有天打电话仿佛无意地问下她,石岛离你们那儿近吗?   吴小云惊喜不已,呀,你怎么知道我们这儿呢?离我们这儿很近,是个小镇,下辖几个小渔村,最近几年开发旅游,吸引好多人度假呢。   小云,下周我去威海出差,顺便也去石岛看看,你能去吗?   我,我,一向口齿伶俐的吴小云却怯懦着说不出什么,方庆有点气愤,难不成你平日的想念都是假话连篇的叶公好龙?平时相见恨晚的样子,信息频繁地很,若有天不联系,还使小性子,摔脸子的搞动静,以为多在乎呢,这样想着,方庆有点厌烦,你说话啊,到底怎么想的,我的观点很明确,想见你,你的想法是什么?   吴小云答非所问,我怕你失望,我不敢见你。方庆哈哈大笑,这叫什么话,什么失望的?我长得丑,又呆笨,怕,怕你会失望。小云声音都有点抖。   好,我不会失望。那就这么定啦!我大概在石岛呆半月,你呢,也在暑假,出来散散心。   吴小云放下电话,脸烧得滚烫,她顺手拿起镜子,看了下镜中那绯红的脸,吐了下舌头。天哪,他真得要来?小云胡乱地理着头发,心里开始狂跳。   真的要面对这个在遥远的内蒙古来的他吗?一个刹那她是想删了的,假如可以,她要把他彻彻底底地删了,删除得一干二净。但她的脑子,像是中了病毒的电脑,没有办法删除那个。他一直在,一直以一千万两千万像素那种清晰度存在。   她不知道怎么办。   她印象中的方庆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看上去那么温和,那么文气,还有那么一丝单纯,和一点点骄傲。   她知道他喜欢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男女关系不就是在不清不楚时才最美好吗?像花儿半开,像酒到微醺。她喜欢这微醺的感觉。但也仅止于想法阶段,不能过了。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大家都明白的。象他们这个年龄的男女,都是解风情的,但也都能“发乎情止乎礼”。乐而不淫,这是孔子的理论,也是吴小云的男女相处之道。自从和方庆联系之后,吴小云每天精神大好,大概每个女人心里都会有那么一种渴望,需要关注,需要爱。这些看不到的无形的东西仿佛是花的养料,恰到好处,不能太少,叶子会枯黄,而太多了,靠近根系,又会把花齁死。要不远不近,不即不离,这也是她的原则。潜意识里她还是要做好女人的。   身边也曾发生过同事搞婚外情被捉住而闹的全城风雨的,比如那个刘丽,就是因为和同事吴波偶然走在一起,从此不可收拾,而被先生发现率先离了婚,把她和闺女抛下自己另找了个姑娘再婚,可怜这个刘丽整日以泪洗面,后悔晚矣,没多久,吴波也调离单位,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刘丽的故事,这些腹诽小云都知道,她知道自己什么也不会做的,也知道自己会平平淡淡地和先生吴为白头偕老。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也正因为从来没有怀疑这个,她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其他男人分寸之内的好。   没想到的是,方庆想逾越了那分寸,想见面。见面,彼此远离家乡亲友,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风景如画,海风如诗的石岛,当一切的束缚的张力变得细如发丝,一挣即断,本来两个就具有好感的男女,除了来自己彼此心灵深处的欣赏,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世人皆不知的环境下,来自异性的本能吸引对两个已有多年性经验的成年男女来说,会不会也是种诱惑?小云一想起来,心里就暗骂自己,没出息!也许本是纯净的男女友谊呢,自己先瞎想了,人家方庆又没说啥。   而当她对先生吴为编了理由说学校里在假期里安排了培训计划,说差不多要半月多,吴为只是哦了一声,去吧,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儿,学校安排去就去呗。对她没有丝毫的怀疑。   小云长吁了一口气,又有点失望,难道你就这么地放心我吗?吴为啊,敢情我在你心里一点危险一点诱惑也没有了吗?想想刚开始结婚时还是十指相扣地出去散步,小云赌气离家出走时,涎着脸打电话道歉,紧随身后地拥着她回来,只是不知啥时候,上街不会再牵手,即使偶尔吵架,小云离家出走半小时后面也难觅吴为身影,顶多过会儿打个电话,还有完没完啦?老夫老妻的让人笑话!   在单位,吴为平易随和,工作独挡一面,对双方父母也是让老人频频夸赞,满意。对小云,也许是夫妻做久了,竟然也是越来越平淡,象喝乏的茶,色淡味寡。   那就见见,见见会怎么样呢,会不会?有时做饭时,洗衣时,读书时,想想,就微笑起来,有点点期待,有点点恐慌,有点点盼望。   刚才看到方庆的信息,他说明日上午到达石岛所在地荣城,小云回复说去荣城站等他。   三、石岛,我们来了   接到方庆,吴小云抢先一步,坐在出租车副座上,和司机并排着,听方庆对司机说去石岛镇东面的镆铘岛,她有点奇怪,你怎么这么熟悉,仿佛来过似的。但碍于司机在跟前,也没问。眼睛有时会望向坐在后排的方庆一眼大多是胡乱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汽车快速前行,小云的心也一路狂啸不息。最后汽车到了目的地,停车。   高大的方庆伸出手,笑着注视着吴小云,小云脸红了,只是笑了笑,说,方庆你好。没敢伸出她的手,她知道这是不礼貌的,但她手心里全是汗,也怕方庆笑话她。   微腥的海风拂面,半上午时分,小渔村静谧安详,一条狭长的石板路蜿蜒穿过小村。几排稀稀啦啦地院落,门口开辟出菜园种上些豆角、丝瓜、茄子等应时菜蔬,却是整齐有序,四周还用不太规则的石板围个半腿高的界线,或种上一排绿幽幽的老玉米,象威武的护卫。   方庆笑着说,小云,来到你的家乡地盘上,怎么不说话了?一边打开手机看着微信,一边七拐八转地把小云领到一个小院落跟前。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脸色黧黑的汉子快步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喊,欢迎欢迎!很重的四声调,充满了浓郁的海蛎子的味道。   这是一个靠养殖海参和鲍鱼及捕捞为主的渔村,小云见到了被当地人称作“海草房”古老民居,四面的墙都是花岗岩砌成,屋顶上则是铺满了厚厚的海草,冬暖夏凉这种民居已不多见了,许多都有百年的历史了。这个渔民大哥很骄傲地说。   因之前方庆都用微信与这个房东交涉过,关于租房日期、价格等的,房租早已预付过,房东而且说在这儿住免费吃饭,家常饭,小云站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两棵石榴树发呆,石榴应该是酸石榴,结得很稠密,一个地方常并头结了三个,三足鼎立,红粉粉的外皮,细碎的叶子筛子似的,把阳光拦截出水墨画似的图案,一阵风吹来,画仿佛被水洇染似的,微微地抖动。因此,这男子开了门,交待一些事谊就走开了。 贵阳有名癫痫医院浙江癫痫病检查石家庄哪些医院能治好癫痫?长春治癫痫病什么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