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年】婆婆的家(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11:39

一、剥离

我是在一个细雨朦朦的早晨从婆婆家搬走的。

天上飘着细雨,门口停着婆婆家的三轮车。老公像蚂蚁一样一点一点地搬着所有的家当。没什么家具,沙发是组合的,小件儿,搬起来不费劲。梳妆台小巧,一个人能搬动。洗衣机,电视,都是他一个人搬。立柜是唯一的大件,他一点点挪,这个角着地,挪一下,另一个角再着地,就这么一趟趟地,在细雨里把家搬了。

我骑着自行车,默默地跟在三轮车后面。

搬家的起因很突然。

处对象的时候,因为是别人介绍的,我托人打听老公家里的情况。捎过来的话儿说,那家人还行,穷点,就是小伙子的妈妈挺厉害。因为这个,我嫁过来以后多少有点小心翼翼。时间不长。半年左右吧,婆婆爆发了。因为家庭琐事。婆婆骂儿子了,大声骂。老公站在大门外面,掉眼泪了。婆婆骂的是儿子,但里面有一句话,说的是愿意住就住,不愿意住就走!我知道这是冲我了。三天之内我租到了房子,第四天早上搬家了。

这是近二十年的生活里,婆婆和我唯一的一次冲突。

搬家的当天,我为我的任性买单。因为是着急找的房子,新建的,没住过人,正赶上雨天,房子漏雨了。先是有家具的地方漏,后来炕的上方也漏。扯块塑料布,四角吊在棚顶,我俩相偎在一起,塑料布中间洼处哗哗流水。就那么坐了一夜。我想起刚搬出来的婆婆家的平房,干燥,温暖。在雨中,会是稳如泰山的吧。

我对那平房有几分留恋。后院一间三开,是老公兄妹四个长大的地方。前院,婆婆为了两个儿子长大了娶媳妇有房子住,起早贪黑地去远处的小镇上卖菜,攒下了前院的北京平。处对象的时候,第一次分别一个月,我犹豫着推开了他家的大门,想象尽管他不在家,看看他最亲近的人也能聊解相思之苦吧。结果一推开铁大门,赶上他从任教的乡下刚回来,拿着一盆洗脸水正要往外泼。看见我,他愣了,眼睛直了,急忙回屋把一瓶啤酒倒进米饭,三下两下扒进嘴里便拉着我往公园走。

搬家那天婆婆在自己房里一直没露面。后来听说的,婆婆哭了。

二、漂泊

几个月后我分了房子,赶上了公家分房的末班车。在九十年代中期,用几千元的价钱,买到了位于山坡上独院的二层小楼。小,上下才五十几平,然而是属于自己的家,我满心欢喜。还是用那辆三轮车,老公回婆婆家取了三轮车,最后一趟,把就要临盆的我,和一个大肚子的水缸,一起推到了山坡上的小院里。

婆婆也来了。我身子越来越重的时候,婆婆不生气了。她让我们回家住,又帮我们筹钱,拿出所有的积蓄帮我们买房,和我一样欢天喜地地来看我们的小家。她坐在一楼小小的火炕上,对着一起来的邻居大妈说,这小屋就归我了!我以后就来这养老!我笑,响亮地说,行啊!

让婆婆说着了,婆婆真没了养老的地方了,婆婆的家拆迁了。

那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女儿是奶奶看大的,在婆婆家的平房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最小的时候是老公送孩子,一岁前,他背着孩子,骑着自行车,从西向东横穿小城,把孩子送到婆婆家。再大些是我接送。一岁到两岁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孩子在后座坐着。这时候我已经住楼房了,小楼,我从西边的家属小区里,赶到城东的婆婆家,下班后再迎着夕阳,带着孩子一路向西往家里骑行。孩子的嘴不闲着,儿歌或是什么,一路唱。孩子一周岁,戒奶的时候,我把她扔在婆婆家,晚上让婆婆带着睡。入夜了,奶胀得厉害,想孩子想得不行,我和老公悄悄来到婆婆家平房外,隔墙听见孩子在哭。当时小姑子的孩子也是婆婆带。第二天婆婆说,一件背心给扯坏了!两个孩子都要摸着乳房睡,一个习惯伸进去摸,一个习惯隔着背心摸。婆婆这一夜怎么带的两个孩子,我都没法想象。后来孩子送了幼儿园,去婆婆家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再后来想去也没机会,。婆婆的家被拆迁了。

拆迁以后的婆婆和公公住两个儿子家,我家和他们的小儿子家。小儿子在老家河北,他们像一对疲惫的鸟儿一样,在河北与内蒙之间,用火车连成了日子。这边几个月,那边半年,一年一年过去了,房子早就拆了,盼望中的新楼迟迟没有拔地而起。几户没有签动迁协议的邻居,在拆得砖瓦遍地的废墟里,照常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婆婆有时候会找那几户老邻居聊天。她打听,开发商还没信儿吗?那几户邻居有点幸灾乐祸地说,跑了,早跑了!谁让你们那么着急地签协议了。新楼,猴年马月吧。

婆婆就在河北内蒙之间,用铁路连起的日子里,一天天盼望着她的新楼。我家添置了什么,她会说,我住新楼时,也买这样的冰箱。我住新楼时,我得买个布艺的沙发。她甚至买了多星锅放着,因为我家的多星锅她用得顺手了。她的簇新的多星锅,和她一堆旧的锅碗瓢盆一起,堆放在我家的阳台。床是我搬了第三个楼房以后第一时间定做的。三个卧室,婆婆相中了一间,她找木匠打了个床放进里面。拆迁后,这张床箱里便满放着她的行李和衣服。

等了好几年,旧居的废墟里草都长了老高,新楼还是毫无动静。婆婆终于没能等到她的新楼。

三、硬

婆婆脾气还是厉害了一些。也不全是厉害,用老公的话说,是较劲。

婆婆喜欢较真,什么事情愿意讲个理,用她的话说,事怕颠,理怕翻。在河北老家的日子她过得不快乐,和老公的叔婶们相处得不好,因为家产的分配问题、老公爷爷奶奶的养老问题等生了很多气。起因很小。老公劝她,说,老妈呀,一袋米一袋面的,值多少钱?让一步就让一步,吃点亏能怎么地?婆婆不干,婆婆说,我不怕花钱,得讲理,不能欺负人!生了气婆婆不愿意在河北呆,于是回了内蒙的大儿子家,住了不久,嫌不方便,又回了河北的老儿子家,就这么漂着。婆婆成了没家的人。

有一天,婆婆公公从河北赶回来了。婆婆说大儿子你看看,我脖子上怎么了?老公摸了摸,有个很大的肿块,硬得石头一样。他一头扎进卫生间很久不出来。晚上,他眼圈通红地跟我说,硬吧,一辈子脾气这么硬,不服输,这回有更硬的病来磨她了。

手术,化疗,罪没少遭。有一天,婆婆坐在我家的布艺沙发上问我,善杰你跟我说实话,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当时家里只有我们两人。我心里惊,表面是镇定的,我说妈呀,你这病还真不好说,如果你能配合医生的话,五年是没问题的,五年以后,就看你听不听医生的话了。

婆婆松了一口气,要这么说,我还能住上新楼。住上新楼,我就好好装修。我买个鲜亮的窗帘,要杏黄色的,那样看着暖和,还亮堂。我说好,妈,我给你买。

那还是秋天说的话。

冬天,飘雪的时候,婆婆走了。

四、回家

婆婆办后事的时候我是拼了全力的。我最爱的男人没妈了,这个男人,像没什么事一样,也不哭,傻呼呼的,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地出来进去。我往前冲,除了装骨灰盒里,剩下的骨头我和男亲戚们一起上山,找个朝阳的树下埋了。我又赶下山去,我给婆婆挑骨灰盒。当时小姑子也事事往前冲。主心骨的娘没了,小姑子和我一样想做主。我火气很大地问她,选骨灰盒不能一样一样挑,只能看中一个就买,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小姑子说嫂子你挑吧。我就挑了个雕花的,二层楼模样的,楼房的窗户雕得很精致。骨灰盒都有名字。我挑的名字叫怀念。

婆婆走了以后,邪门一样,转年房子动工了,新楼一层一层往起盖。公公很高兴,一趟一趟去工地看。可是又出了插曲,本来协议上签的是一楼,楼盖起来以后,成了商居两用,一二层成了门市,一楼的家变成了三楼,只是门牌号写上了101。住进去之前,全是小姑子装修的。她一天天全泡在了新房里。新房装完了,宽敞明亮,阳光照进来,每个角落都暖暖的。搬家那天,老公的老姨带头,大家都哭了。

公公孤了一段时间以后,想找老伴,看了几个,小姑子不满意,都没成。我和老公劝妹妹,我说,那是你亲爸啊,有个老伴,他能多活几年。小姑子不听,她说,我妈没住上的房子,别的老太太别想住!公公听了,气得大喊,有本事你把你妈叫回来!

我老公是个轻易不做主的人,他什么事情都随遇而安。在婆婆入土的问题上面,他罕见地强硬起来。我妈,我说了算。婆婆活着的时候,是很依赖这个大儿子的。因此,他一旦坚持起来,妹妹们也让步了,听了大哥的话,墓地选在一处偏僻的地方。

那是一片新开发的墓地。很远,在一片牧场的后面。三周年入土的时候,我们去了两辆车,老公打着招魂幡坐着前面的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行驶。路边是玉米地,冬天,阳光金灿灿地照在枯黄的叶子上,跳跃成一串串亮点,晃人的眼睛。越走越上坡,转过一个弯,在一大片开阔的草地之后,看见一堵山,环抱着半拥过来,一坡全是暖暖的阳光。墓碑整齐地排列在半山腰处,下面是开阔的草地,再下面,视野开阔,庄稼地,远处的城市,山川,暖阳,豁然开朗。

小姑子本来对选在这么远的地方是有意见的。到了地方,她不说话了。后来她说,那里的冬天也不冷,阳光真好。大家忙着烧纸,摆供品。老公一句话也不说。回家以后我埋怨他,你怎么烧纸的时候什么话也不说。他说,说什么?都让妈保佑这个保佑那个的,这时候了还让她操心!我心里说了你们也听不见,妈能听见。我说妈你谁也别管了,在那边,好好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老公选这个偏僻墓地的原因,我懂。市郊的墓地使用期限是二十年,这个合同上写着使用期是永久。婆婆不用搬家了。

杭州癫痫医院排名?癫痫与平时生活习惯有关吗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医院甘肃癫痫医院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