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云】在草原上的日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7:25
可眼下,要不了十天,红玉要出嫁了。林示青心中空落落的,做起事来不时丢三落四,记性也变成性急的小孩,要赶着去吃喜糖,早跑了。   去年回了一趟家,只呆了两天便失魂落魄地返回草原上这座小城。英华的话音仍然在耳畔,但话成了彻头彻尾的谎言,只剩下月亮一尘不染,比洗干净的白瓷盘还明亮光洁。他的心空了,被爱情掏空了。原来爱情像小偷,不由分说,偷走一切,还无处报警。怨不了谁,怨只怨家穷。本以为外出做工挣得钱回家娶英华,谁知取回一颗破碎的心。人心比草原的天气变得还快,狼都追不上。林示青揣着颗破碎的心躺了三天,饿了个清楚明白,决定就呆在这儿了,人生地不熟,正好可以埋葬过去,决不让它出来兴妖作怪。于是再次操起扳手螺丝刀,拾起修车的生意,为草原人修理摩托车、自行车。   有活干活,没活骑着摩托瞎逛,反正草原上无路,无拘无束,肆意纵横。譬如,小溪很细很瘦时,他猛轰油门,一跃而过;再不行着走着突然加大油门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高兴了驱车从草坡上直泻而下;总之什么刺激,玩什么,不会有交警干涉。快了慢了,无红灯,没有交通事故,就是连人带车摔倒,也不怎么痛。一来是在草地上跑,快不起来;二来也是在草地上跑,摔倒了被草地软绵绵地托住,顶多吓一跳。还有他会借机在草地上躺着不动,望着蓝天上奔跑的白云,胡思乱想一通。做一朵白云多好,自由自在。想想也不好,被风吹到哪是哪,不是自己做主。不过,比人自在,人要受约束,这不能那不能,总有许多不痛快的事。不过在这儿骑摩托好,比白云自在,说不定天上的白云还羡慕我呢。可是白云无心,它要是有心会流泪的。这么说乌云有心?因为它会流泪,雨水就是它的泪水。它哭一场,乌云变白云了,无心了。无心多好,不痛苦。草原知道我的心,软绵绵地起伏,软绵绵地托住你,让痛苦也不再锋利,结果痛苦被草原调教得软绵绵的,虽不甘心也只能隐隐作痛。   草原以无边无际的起伏和宽广的软绵绵接纳了林示青。草原小溪也接纳了林示青,给他演绎着无忧无虑和随心所欲的无尽地蜿蜒。林示青也不推辞,心中只要有了一点锋利的痛苦,就会骑车到草原,让草原调教锋利的痛苦。这天,天乌着,白云变乌云了,乌云有心了,林示青骑着摩托在草原的一个缓坡下奔跑。突然缓坡泻下一群仓皇奔命的羊,潮水般奔腾着,淹没了他。羊群洪水般一泻而过,在他身上留下许多草屑泥土和羊粪蛋蛋,还有羊蹄子留给他清晰的疼痛。这次摔倒很痛,摩托车也痛,痛得躺着嚎叫。以往摔倒,摩托车一声不吭,今天它嚎个不停,好像比人摔得还厉害。哼,骨折了?谁家的羊?怎么赶的?专门撞人?他有些生气,打算先治治摩托,嚎得人心烦,再找羊的主人理论理论。因为县城周遭的牧民经常来店里修摩托买零配件,大家都认识他,也尊敬他。认为他修车技术好,价钱也公道,还爱帮忙,比如帮着看看车,保管保管东西,甚至赊个帐也是常事。赊了帐,他也不会主动要帐,你给就收,不给也了帐。当然,不给的人很少很少。因此他人缘很好。只要他在草原上骑车,遇到牧民都会受到热情款待。只不过,今天的款待着实令他难以忍受。虽然没放过羊,但也知道,牧民不会把羊群从人身上赶过去。今天,是……天上有乌云。乌云有心了?扯淡,羊群知道什么乌云有心,白云无心……正想着,感觉有一道绿光刺人,迎着绿光看过去,缓坡上,一匹狼立在天地之间,背负乌云滚滚的天朝下看,俨然王者姿态,它正巡视天下,威严地审视着一切,对一切敢于挡道的人和物都将给予严厉的惩罚,只等着它一声令下。林示青忘了疼痛,从地上弹起,人眼与狼眼对上了光。他不知道自己的眼光狼看来是什么样的,知道面对这双碧绿的眼睛,心中有些胆怯,毕竟是狼,不是狗。狼要吃人,狗不吃人,吃人屎。胆怯令他从头到脚有些麻木僵硬,毕竟他不是草原人,不知怎么应对立在天地之间的狼。草原突然出现绿色“交通信号灯”,着实让林示青胆怯之余有些手足无措。真正的交通信号灯是生命的绿灯,而眼前这活生生的“绿灯”却充满了危险,它集中了草原所有的绿色,源源不断地射出凶狠的警告,锁定你,扭住你,让你挣扎不了,逃不掉,乖乖地做俘虏,做它的美味。   接着他感觉到威严不可冒犯的狼眼中愤怒一闪而过,然后有探寻,有不甘,还有仇恨,无声地呵斥:“你坏了我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最终,狼眼的绿光深深刺痛了他,他对着狼挥舞拳头:“你瞎了眼?你才坏了我的兴致,我才气愤呢!草原这么宽广,你赶羊群去别的地方不行,偏偏往我身上赶,平白无故被羊踩倒,我倒了八辈子的霉嘞!”   狼的绿眼看定了他,没有了愤怒仇恨,只静静地看定了他。狼不识字,却把他当作一本书来读,确切地说,把他当作草原在阅读,读得认真仔细,连标点符号,不,连一个小山坡,一汪小水坑也不放过,还有了自己的见解。究竟是什么见解,他不得而知,但从疑惑不解的狼眼中,明白了,狼越读越糊涂,钻进脑子里的信号成了一锅粥。在它决定放弃的那一刻,它读懂了——那就是读不懂就不读了,别自找麻烦。   传来了狗吠声,狼犹豫片刻,终于理解了林示青的喊叫,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该把羊群赶到人身上去,于是默默转身,一溜儿小跑,不见了。   两只牧羊犬绕着他叫,接着一位身着汉族服装的姑娘走到他身边。她大约十八九岁,脸蛋上印着红扑扑的高原红,笑在脸上铺开,犹如蓝天上飘来几朵白云,给人以舒心和快乐,问:“狼没伤到你吧?”   他关掉嚎叫的摩托,开始拍打身上的草屑泥土和羊粪,闷声闷气地问:“是你在放羊,还是狼给你放羊?”   姑娘一愣,转而咯咯一笑,笑声十分清亮,像草原上清晨的鸟鸣声那么悦耳,说:“主要是我放羊,不过有时也让狼放羊。”   林示青抬头吃惊地看着她,觉得她有些面熟,又一时想不起在那见过,刚才被羊踩踏的恼怒还没有消失,气鼓鼓地问:“那就是你让狼赶着羊群从我身上跑过去的,把我当草原啦?”   姑娘咯咯地大笑,直笑得弯腰驼背,说:“有些时候让狼放羊,羊会更强壮,肉会更好吃。”   奇怪的话语令林示青一愣,说:“这么说,让羊群从人身上跑过,羊肉更好吃了?”   姑娘忍住笑,涨红了脸,涨红了脖子,连声道歉,赶忙帮着他拍打身上的草屑泥土。边打边偷眼观察他,觉得他不是真正的恼怒后,说:“我知道你是修车的师傅。阿爸说你人好,技术好,是个好小伙子。不知道哪个姑娘有福气,能嫁给你。”   这时,林示青才仔细打量眼前的姑娘。难怪,刚才觉得面熟,她有些像英华,只不过比英华黑一些。她们的眼睛都一样,又大又黑,水汪汪的。英华文静些,她活泼又大胆,狼都不怕。她们都可爱。把两位姑娘做对比,他的心被谁狠狠捏了一把,痛得他皱紧了眉头,脸上的肌肉拉扯着,不由得把对英华的思念与怨恨发泄在眼前这位姑娘身上,说:“我这好,我那好,你怎么不嫁给我?”   姑娘一愣,憋一口气,紧接着又涨红了脸,红到了耳根,叹一声,微微一笑,正正经经地说:“说你好并不非得要嫁给你。再说,天下好的小伙子像草原上的骏马,数不清,只要好就嫁,我嫁得过来吗?”   林示青觉得自己说过了头,有些不好意思,又被姑娘的爽快感动,心情轻松了好多,脸上的肌肉也不再紧绷,一点儿笑意破壳而出,淡淡地铺开,尽管不是开心的笑,毕竟脸色晴朗了一些,说:“对不起。”   “没关系。”姑娘偏头打量他,似乎读出了他这本书中的一点意思,接着说,“我们草原人的性格有时就像风暴,过去了又是蓝天白云,你不高兴了也来一次风暴,这样好受些。”   起风了,下雨了。大颗大颗的雨珠砸下来。林示青跳上摩托对红玉摆摆手,说:“草原的暴风雨来了,再见。等乌云哭够了,哭成了白云,我再来……”   红玉追两步:“哎,去我家躲雨……”   “谢——谢!”大雨倾盆,林示青转眼间消失在雨中。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随着接触的增加,两人无话不说,显得很亲热。真正的亲热是发生在那个月圆之夜。是夜吧,夜不深,太阳才下山,月亮便迫不及待地探出头来,好像预先知道今晚会发生一点事。   他载着她在草原上狂奔,摩托车放肆地嚎叫,红玉抱紧他的腰,一路放声尖叫。草原静悄悄地,在月光下舒展开来,像一张铺开的宣纸,期待着他们激情的挥洒。弯拐得急了一些,红玉尖叫一声,摩托车倒了。摩托不叫了。林示青摔在了红玉身上,他翻过身,面对红玉,红玉重新箍紧他的腰。   月光从天上倾泻而下,红玉的脸白净无暇,闪着圣洁的光芒。他细细端详,月光下的红玉简直就是英华。难道英华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替换了红玉?痛苦的思念瞬间变为激情的燃烧。在红玉快活的打闹声中,他剥去红玉的衣衫,尽情在她身上挥洒。为了不影响他们的欢快,月亮扯过一片薄如蝉翼的白云挡住脸庞,只静静倾听他呼哧呼哧的喘息和她配合的愉悦的叹息声。   良久,草原期待的那副激情燃烧的画创作完毕,红玉抚摸着他的脸说:“你真像一匹狼!”他再次扑上去,开始第二次激情挥洒。草原在他们身下伸展,伸展得无边无际,任随那小溪蜿蜒,共同起伏着波浪。天边,小溪与草原融为一体,无声地诉说着幸福。   情感的暴风雨过去了,他躺在红玉身边喘着粗气,红玉喃喃地说:“你是一匹狼,我像这草原,为狼展开一切;你是一道小溪,我是这草原,留下小溪的甘泉……”   不远处,有两双碧绿的眼睛定定地瞅着他们,林示青立刻起身,挡在红玉前面。红玉赶紧穿好衣衫,迎接客人似地打声招呼,把林示青介绍给狼:“嗨,你们两口子听清了,他是县城里修摩托车的林师傅,我们的朋友,也是你们的朋友。”   两匹狼的四束绿光晶莹透亮,宝石一样,纯得无一点杂质。   林示青问:“你在同谁说话?”   红玉接着把狼介绍给林示青:“它们是一家,高处的那狼是就是把羊群往你身上赶的公狼,矮处的是母狼。”   红玉说话声中,两匹狼靠近了,眼中闪着温情脉脉的光。   “你怎么知道?”林示青紧张地问。   “这片草原是它们的家,也是我们的家。冬天它们找不到吃食,阿爸还给它们一些羊肉。它们认得我们,也认得你。你可不能招惹它们,不然麻烦大了。”红玉似乎一点也不怕它们。   “那……刚才我们的事……它们看见了?”林示青有些难为情,吃惊地问。   红玉咯咯地笑起来,笑声中,两双狼眼左右摆动,忽闪忽闪的回应。红玉解释道:“它们说这是草原上的事。”   “啊!?”林示青倍感神秘惊讶,在小县城几年来听了好多关于狼的故事,令他十分惊奇,心中早就对狼产生一种敬畏感。没想到今天自己也遇到了,他呆呆地看着,突然两对绿眼不见了,像停电了灯熄了,不由得问,“狼呢?”   “它们说不打扰了,走了。”红玉又解释道。   “你它们肚子里的蛔虫?”   “我看着它们长大的,知道它们的心思。它们记情,也记恨,千万不能得罪它们。”   “那天我骂了那公狼,它不会怀恨在心吧。”林示青担心地问。   “你也太小看它们了。它们不是小肚鸡肠的,凡是生活在草原上的不管是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有一个是小心眼的,都像草原那样宽广着呢。你不能伤害它们,不然,它们想方设法报复你。这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爱它们,它们把你当朋友。”   “它们懂这个?”   荆门哪个羊羔疯医院较好天津治疗癫痫的费用需要多少呀癫痫大发作怎么选药施恩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