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云】钱厂长上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39:18
把一切党政财文大权统归于一人之上,任何决策让一人说了算。如果是一个党性原则性強的人,是一个德才兼备的贤良、一切为了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出发的人,就会在原有的基础上运筹帷幄稳扎稳打,就会在原有的基础上把企业做大做强,造福一方。如果是一个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的人,一个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弄虚作假的势利小人,难免就会使人头脑澎涨,自以为是、独断专横。难免就会产生腐敗,滋生贪官。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的损失,给改革开放带来严重的影响。   一个企业的领头人,应该是一个正义的人,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一个政策观念十分強烈的人,-个注重实效脚踏实地的人,-个为国为民忠贞不二的人,一个彻彻底底-切为了人民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担当得起如此重大的责任。   (一)丁大为积劳成疾任重感推出贤良   西南化工集团公司又一项高科技产品问世了,这个新产品填补了国内本行业的空白,在技术上、成本上,远远走在了国外的前面,为国家节省了大笔的外汇资金。随着产品进入市场,将带动国内新兴的化工产业,为国家增加一笔可观的财政收入。同时,为西南化工集团公司更进一歩占领全国化工市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该公司正在研制的几项重大项目,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西南化工集团公司是西南化工最大的一个企业,近万名职工,原国家”三线建设”之重点单位,国家大型企业、西南化工的龙头老大,阵容庞大、实力雄厚。公司产品声誉高,市场宽广,名优品牌占领全国市场。上缴国家利税领先于全国同行业,多次荣获国家大型企业优秀单位称号,级别为副厅级。   现任厂长丁大为,由基层技术员一步步走上来的领导干部,一个有着多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多次被公司及厅局评为优秀党员、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厂长丁大为,在上任后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将一个亏损的大型企业,扭转为一个先进的国有资产重点单位,为国家、为全公司职工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正当他满怀激情,努力奋战时,他的身体支持不住垮下来了,严重的病魔迫使他不得不停止工作住进医院。医生告诫说:“如果不长期休养治疗,将会有生命危险。”   在这出人意料的噩耗,严重地冲击着丁大为。这将意为着要他放弃他的亊业,放弃他对上级组织曾经的保证,放弃他在全公司职代会上对全体员工的承诺。他很痛苦,公司的生产形势,各方面的管理才走向正道不久,自已就必须停下来,终止了自已的历史使命。丁大为想着,这个企业绝不能因为我而停下来,绝不能因为我而不发展。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和他同甘共苦、拼打了多年的老搭档,现任的副厂长钟敬业。对!这个人是目前我们企业最合适的人选,业务能力强、工作热情高,党性原则分明,处亊稳重、为人正直,干群关系都很和湝,很有一定的群众威信。用这样的同志,我放心。   丁大为毫不犹豫地提起笔,工工整整地在纸上写出了辞职报告书,并附上了推荐副厂长钟敬业,担任公司主要领导职务的推荐书。   (二)钱摇光居心叵测拉权贵谋取高位   丁大为生病住院,打报告辞去厂长职务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在全公司传开了。报告送上厅局,一二十天不见任何消息。传说这个位置的人选,内部斗争很激烈。这是个肥缺位置,不但有实力,经济效益好;而且全厂各项工作也基本治理完善,上任后不用操心费力,不担风险,不会落下后患,只需用好现任的几个副手就行,还能在原有的职位上进升一级。当然愿意接手的人多,局里闲着的干部想去的也不少,背地里托关系、找门路送钱送物的也大有人在。   集团公司下属的四分厂厂长钱摇光,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万分。对于这个位置早就梦沬以求、心荡神迷。这机会终于来了。他想,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千万别错过了,这次不抓住,以后就很难再有了。他急忙找来几个“哥们’’商量,大家一至认为,这是个重大问题,用嘴说说、送点礼物使点小钱,拉点关系找点门子,都无济于事。现今的官场,胃口可不比惜日,谁还稀奇吃你一顿饭,拿你两条烟,谁还会认你什么亲戚朋友说说口水话。唯一能管用的,就只有用钱了。只要有钱,没什么做不到的!   钱摇光说:“兄弟们看看,我这亊应该找谁,怎么找,我该出多少“血”钱?一个哥们说:“这亊非同小可,能一手遮天说了算的人只有局里的于局长了。但是听不止一个人说,此人口大心黑,钱少了根本不睬你,收了钱财不一定为你办亊。我们得提防点,小心踩进他的陷井。”另一哥们说:“咱们交易时身上暗藏录音器,怕他不认帐。”钱摇光说:”不行不行,这不就把你我都陷进去了吗,到时还落个贿赂罪,拉干部下水。”思来想去,大家一时拿不出一套像样的方案。此时,钱摇光-拍脑门说:“有了,我想起了一件事。在-次奇石展览会上,我们省的兰百威副省长为开幕式剪彩,会场上看中了一枚奇石,找人去跟物主说,可是那老顽固死活不愿出手。如今他也不在世了,奇石传给了他儿子。听说这小仔好赌不成气,兴许能从他手上把东西搞过来。到时送给兰副省长,请他跟于见山打个招呼,让于局长知道我们跟兰副省长有交情,他也不敢使心眼,不好放矢狮子大开口了。”几个哥们听了,齐声说这是个好方法,哪有收了人家的贵重物品,连一句话都不说的。钱摇光得意地说:“不就是一个钱字嘛,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有了权,这么大的一个企业,那点小钱算得什么,小菜一碟。”   (三)谋私利权钱交易上与下狼狈为奸   于见山的案头上,压着丁大为的辞职报告和推荐书,近-段时间来,家中常有客人进进出出。于见山很淸楚,这是个发财的好机会,也是个烫手的山芋,搞好了名利双收,搞不好身敗名裂乌沙难保。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些事有得有失,祸福难料,不可轻举妄动。   正在左右为难之节,于见山接到了省委副省长兰百威亲自打来的电话,电话中说:“星光厂四分厂的厂长钱摇光同志很好嘛,年轻有为,学历高,有工作热情,这样的同志前途无量,就应该大胆的培养用起来,是我们企业的新生力量嘛!”于见山嘴里应着,心里觉十分的窝火,心中愤愤地骂道:“手脚伸得那么长,管起我的衣食饭碗来了,真它妈狗拿耗子多管闲亊!气归气骂归骂,这副省长神通广大,盛气凌人,得罪不起,此事得谨慎行亊,从长计议。”   于见山思来想去,丁大为是本公司的重量级人物,知名企业家,在干部中很有威望,深得上级部门的重视。这个钟敬业,业务能力强、工作热情高、党性原则强,作风正派、不搞小团体小动作、干群关系好。按理说这样的干部就应该用到最关健的位置上去,可是,这样的人却不懂得事理,铁公鸡一毛不拔。如今的官场不比五六十年代,可以空囗说白话走马上任,当干部做官,那是要出代价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照样有条件。于见山想着,这丁大为不能得罪,兰百威更不好惹,自已的算盘还得打下去。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时间冷处理了。时间,只有拖长时间,一切问题都会有答案。于见山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半个月又过去了。正如于见山所料,总会有人坐不住。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钱摇光拜访来了。一进门,钱摇光满面堆笑说:“对不住啊对不住,早就想来拜访拜访老领导。一直抽不开身,工作太忙了。这不,为这亊,兰副省长己经批评我了。所以啊,再忙,我也要来看看咱们老领导。”于见山见钱摇光空着两手进屋,还自称是兰副省长要求来的,心里一阵的不快,拉大旗作虎皮,早被我用过甩丢了的伎俩,便皮笑肉不笑阴声怪气地说:“还是兰副省长给面子啊,要不然谁会看得起我于老头。”钱摇光一时感到难为情,也是预料中的事,赶忙陪着不是说:“怪我不懂亊怪我不懂亊,我是老领导看着一天天成长起来的。有老领导的关心培养,才有我现在的成就。所以啊,今天我就是来孝敬老领导来了。”于见山听说孝敬二字,心中有了底,忙让坐上茶。钱摇光说完话,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现金支票,躬敬地送到于见山面前说:“老领导长期在机关里,那可是个淸水衙门,上上下下又都得打点照应,那点薪水可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亊。这是一张五十万元的现金支票,是我做小辈的孝敬您老的,请收下。如果我以后接任西南化工总厂,每年都会有这个数字的支票给您老送来。”于见山看着送到面前的支票,眼前一片闪亮,口是心非地说道:“不行不行,这有失原则有失原则,再说,无功不受绿嘛!”钱摇光笑着说:“局长能看重我,信任我,培养我,我感激不尽,以后还望老领导多多栽培。再说,兰副省长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来看看我的老领导。”钱摇光一边说,一边将支票压在于见山家的电话机下。于见山满脸堆笑说:“客气了客气了,年轻人嘛,正是为国家出力的时候,举荐贤能,是我老头子义不容辞的责任,请转告兰副省长,请他放心。”   钱摇光轻松地走出于见山的家门,几个哥们从暗处闪了出来问长问短,钱摇光一声响亮的口哨,走,舞厅去!   (四)于见山巧施权术众下属四面出击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睸鲜花四溢的日子。下午两点,省化工局的会议室里,正准备着召开党委扩大会议,讨论关于西南化工总公司笫一把手的人选问题。根据丁大为的提议,讨论决定钟敬业是否上任的问题。今天的会议是一个极不平常的会议,局党委副书记、局长于见山亲自主持。   时间还没到,会议室里早已坐满了人,会场显得十分沉闷和严肃,给人一种压郁感。会议的内容两天前就有人传出去了,等待开会的委员和各部门有关负责人,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细声地议论着。   于见山坐在会议室椭圆形桌的上方,见丁大为坐在自已的侧对面,正与几位干部谈得正浓,便随意打了个招呼,心里感觉有些不太自然,觉得今天的会定然会让这个老交情老伙伴大所失望,甚至于反目成仇。他清楚地知道,这也是出于无奈之举,如果不用钱愮光,上头我怎么交待,会不会影响我的政治前途,那又有谁会来进贡我。如果用了钟敬业,那铁公鸡会拔毛给我吗?当然不会,那我只能用钱摇光了。这也是经过反复的推敲才作出的决定,用钱摇光更得讲究组织程序,要按照用人的组织原则,这样才能名正言顺。今天所讨论的问题,我是不能发表任何意见的,只组织会,掌握会议的方向和进程,让别人把自已要说的话说出来,这个关健的环节也早做了安排。让他们去争斗吧,讲亊实论道理也好,唇枪舌战也罢。不管争辩的结果怎样,反正把水搅混就行。最后都得集中到我这里来,我们的组织原则,历来是民主集中制,不管是哪一个党员,哪一级干部,只要组织形成了决议,都得不折不扣地执行。   于见山手里拿着一个平常开会时,都会拿出来看一看的小本子翻看着,他用透彻人肺腑的目光,时而停留在某一个人的脸上,时而沉思,时而脸上又漏出异样的表情。会场的四周都用视线扫视了一遍,有一张脸让他感到惭愧和羞辱。这张脸就长在丁大为的头上,那是一张古铜色的脸,宽宽的额头下一双闪动着虎豹般的眼神,显现出愤世嫉俗的威力,象征着正义和力量。于见山知道,像这样的场合,自已只能不动声色,让炮手从东面打响,西面迎合,最后自已不轻不重,不急不躁作个是亊而非的了结,让矛盾冲突消失在烟雾里。   于见山往墙上的挂钟看了看,时钟正指向两点十分。他轻轻地站了起来说:“人都到齐了,现在开会。今天的会议内容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关于西南化工集团公司领导班子的人选问题。这是个十分慎重的问题,是关系到国家一个大型企业的发展问题,也是近万名职工的切身利益问题。所以,我们要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实事求是,畅所欲言。”   北京哪里治癫痫癫痫能治愈吗湖北治癫痫最权威医院长期服用卡马西平片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