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暗香时光 】回望我的童年时代(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07:43

又是一个儿童节!

2018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刚过。作为一个“老儿童”,视听“地球村”里满疃满街都是孩子们的笑声、笑脸,礼物满天飞,个个穿着漂亮的新衣服,唱高高乐陶陶的。我也很高兴。为他们高兴,为今天的好时代、好社会、好生活高兴!高兴之余,愉悦的心情载我穿越回1970年代,我的童年、我的小学时期。

1969年冬天,我八周岁开始报名上小学一年级。入学没几天,我就当上了班级干部——卫生委员!美!干什么的?就是分管教室和同学的个人卫生。通俗点说,就是学校的“环卫工”

——我等于是“扫大街环卫工”的小组长。哈哈。

我这个没有地位、没有权力的班干部,直到后来学习成绩好,在二年级才开始摘掉了这顶乌纱帽,升级当上了“学习委员”。

卫生委员分管教室里卫生,如安排监督值日生每天擦黑板、扫地、扫院子卫生防区,以及同学的个人卫生,像洗不洗脸等。一年级小学生,有些上学从来不洗脸。

但是,教室不用擦窗户,你想擦、爱擦也没有!那时候是木头棂窗户,贴一层白油光纸上面。置不起玻璃窗。不管窗户上灰多厚、脏到什么样,都不需要擦。

扫地,是每天早晨的“必修课”。我们坐的是小板凳,课桌是一条长约两米宽约0.3米的木板,东西两头下面垫几块砖头,就是我们的课桌了,大约半米高。桌后坐三个人横着一排,教室中间是窄窄的前后过道,道两侧是左右两排同样的桌凳。像公交车座位那样对称。桌面残留着人工拉大锯切板时的粗糙歪斜的横纹!泥土地面,是原来建房时的土地,压平压硬了,没有任何其他修饰措施。

平时,地面上永远是一层灰黄松土,一走路就爆起来,满屋飞扬。下课时,同学们起立走出教室大小便或休息,教室里便是大家走路踩踏的泥尘在半空翻飞。上课铃一响,我们回到教室坐下来,教室又是一片雾霾似的尘灰,老半天才能沉淀下来。早晨上学时,课桌上总是落了一层泥尘。这不难想想:屋耙上掉灰,窗户纸碎孔进灰,地板随时“升”灰!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擦桌子,上学来坐下,放学就回家。自然是浑身沾染了一层薄薄的泥灰。

不用说,每天早晨的扫地,更是“甚嚣尘上”了!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是轮值日,两个人一组值日一天,分管打水、扫地、擦黑板、冬天生炉子等。我们拿着较短的扫地笤帚,两个人提前上学扫地。低头躬腰扫地过程中,同学们便陆陆续续来了。扫地当然要洒水,但是不可能太多,只是星星点点一层毛毛雨,水多了可就发黏没法扫了。所以,每天早晨扫地都会把地上的干土扫得满家“荡漾”。擦黑板亦然,擦的人整个一身灰尘,满脸满头是黑、白色粉末。七八岁的小孩子,要把全身从上到下“染”一遍,一黑板的“染料”基本够用了!只看见值日的同学,眉毛和鼻孔上也是一层灰黑粉末。有的无形中手蹭脸了,便弄得像个小花脸。

在这样的尘土飞扬中开始上课,空中的粉尘几乎“挡住”了我们看黑板!过些时辰才会尘埃落定、空气清明。当时,幼小的我们并不在意这一切。

可怜!孩子们的肺啊!这就是我们的学习环境。

教室光线自然很暗淡,白纸糊的窗户,透光性很差。教室里连个小油灯也没有,没有照明灯,没有电灯。如果晚上到学校,那就要自带小油灯上学。

冬天,值日生生炉子,故事更多!哎,悄悄告诉你:这个有笑点!

小学教室,都是铸铁煤炉子。即使好天气,教室里也总有一些烟气,炉子、长长的炉筒总要渗漏一些炉烟。袅袅的似多处缩微的农家炊烟!教室始终像有一层薄薄的雾霾。

早晨生炉子,总是捣鼓得满家黑烟灰烟,得打开门窗放出去。遇上倒风天炉子倒烟,满家是烟。就这样上课,烟尘一直在熏呛着老师同学。不可能老是开着窗户。教室里便时常烟雾缭绕、呛嗓子,甚至喘不上气来,眼睛有时辣得、呛得睁不开,直冒泪。类似寺院香火不断!

那年月贫苦,吃不饱穿不暖,老天也来凑热闹——冬季特别冷。倒风天炉子不热,屋里冻死人,空心棉衣棉裤(那时候没有内衣、秋衣秋裤!)也不保暖,最冷的时候坐着听课浑身“打嘚嘚”,经常是手脚冰凉、冻僵了!我坐后排,根本享受不到炉火的温暖,好天气炉火旺时我也收益很少。

下班、课间时,由于冻得受不了,都抢着围在炉边烤火取暖,坐的、站的里三层外三层,炉体周围和上方、烟道管子环周全是头和手,同时身体晃晃荡荡咚咚、砰砰乱响地跺脚取暖。有时候挤挤挨挨,把前面的同学挤倒了,身体贴到炉体或炉筒上,便难免烫伤。

有时候,不小心便手或胳膊碰到炉子或炉筒上,吱吱啦啦响着就烙上了一块“皮肤锅巴”,烫得钻心地疼痛。但是,炉子不白烙、给“报酬”——送你鼻子一股肉香味或焦糊味。我们就使劲甩着手臂,或赶紧把脏手含到嘴里冷却!有的同学,手套或鞋子离炉子太近时都烤糊了,一股股胶皮味、或棉布的焦糊味。有时候,谁的鞋底、鞋帮意外与炉体亲密接触,就袅袅地冒出了青烟。

更有值日生炉者,时常把小脸弄得像个京剧大花脸而不自觉。便引来阵阵笑声嘻哈起哄声。你一个鬼脸、我递个眼色、他噘噘嘴巴,看戏似的。却都不告诉他们,往往笑闹半天,他们也不知道大家在笑什么!

课间,同学们经常在炉盖上、或炉体圆周上烤东西吃!如烤地瓜,花生,土豆片,各种豆子等。地瓜、土豆需要切片,越薄越好,好熟也好吃!这些片片多是贴在炉体圆周上,不能切片的豆子得放在炉盖上。切好的片片用手按上炉圆周,哧啦一声就“胶”住了,烤得焦黄、喷香,即使捞不着吃,闻闻味也是享受!有时候烤过头糊了,就发黑了!只见满炉子上面侧面差不多满了,豆子,花生米,土豆地瓜片。简直是一炉“农家乐”。

烤熟了,大家就咝咝啦啦吃起来,张开嘴不断哈哈地吐出热气,太烫人!舌头在嘴里也不闲着,火急火燎地把进嘴的滚烫食物挑来推去、像玩舌尖杂技!末了吃得嘴巴黑黑的。有的不经意间,就把手上的黑灰抹到脸上去了,一撇一捺的,像在练习“脸庞书法”或者化妆!

70年代,大家都很贫穷。有时,还要挨饿。平时,自然是吃不上任何点心。过年过节能吃到一星半点就不错了。

记得,读小学期间,我家碗柜里,一直有一筒饼干,纸包的一筒长方条钙奶饼干,10岁的我,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可望不可即!自然馋得要命、垂涎三尺。每天几次开碗柜,绝对不放过双眼恶狠狠紧盯聚焦饼干的机会!当然也想偷吃,却不敢。若犯案了,叫爸妈训斥审判一顿,“书记员”记录在案,小脸儿往哪儿搁?有案底前科,长大了怎么做人、混江湖?

那年,母亲开刀做手术住院,在20里外的栖霞桃村中心医院。妈住医院,爸要在家里和医院之间,骑车一天几次来回跑。我们上学或星期天,吃饭就成了问题。有一次,爸爸风风火火满身疲惫地从医院回来,开始吃午饭,但并没做饭。爸拿出碗柜里那包钙奶饼干放到小饭桌上。我和妹妹一看,自然美得要命。还有几样别的凉饭,是暖和天,农村吃凉饭凉菜很平常。

爸爸倒几瓷碗热水在桌上,我们坐下来满身欢喜地吃饼干。结果,一咬饼干,味道不对,没发霉,但已经不新鲜。看看,饼干里外都有小虫子。我们继续吃饼干。不会因为有虫就不吃。虫子都敢吃,我们怕什么!难道我们比虫子矮一头么?谁怕谁?谁抢着是谁的。本府这点自信和勇气还是有的!饼干可是我们一直梦寐以求的美食呢!一年还不知道能吃一次两次!所以,我们仍然吃得香喷喷、甜咝咝;尽管有几分反胃、一点恶心,尽管味道已经不是面粉的新鲜味,香味和甜味也有所减弱。无论如何,坏饼干,也比地瓜、苞米饼子好吃多了!

我们吃一片又一片。咬一口,饼干的断裂处都是“拉着丝”,可能是虫子的“真丝”吧?就像折断的荷花藕那样“藕断丝连”。可惜,这个真丝卖错了地方!并可能还有一两个虫子掉出来,小虫在悬于半空的饼干上晃晃悠悠打着“秋千”、还满脸笑嘻嘻的。有时,小虫在饼干上攀爬、溜达抑或闲庭信步。有时候,我不用牙咬,而是两手掰开一个饼干,细看饼干表面,总有几个小洞洞,那是虫子朋友家的街门或房门,还是窗户?

嗯?虫子是在饼干上故意拉丝,还是在纺线、结网?小虫难道已经熟练掌握了纺织技术?

平时,捞不着吃饼干,过年过节才舍得!但是不管够儿!就这样一直“珍藏”着!已经存坏了还不吃!这是妈妈住院,爸爸没工夫做饭,才舍得吃掉这一筒饼干!否则,还不知道“收藏”到哪年哪月?

我家里,条件还是比较好的。父亲在县城机关工作,在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富裕家庭。那么您就可以想想,其他的乡亲们,会吃什么饭呢?有点心吃吗?这就是那个年代!

看看现在,小学校园高楼大厦、玻璃窗户清明洁净,水泥地面清洁卫生,冬季供暖气,夏天有风扇,不冷不热的,孩子们好似掉进了蜜罐里,多么幸福啊!今昔天壤之别,叫人欣慰,为后代不再遭受我们那样的困苦,今日不再重复我们的昨天。

国家发展了、时代进步了。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

现在看看想想,转头回望我的童年,似乎觉得——我身上还沐浴着那个时代的阳光,那些补丁摞补丁的破旧衣服,那些难以下咽的劣等饭菜,仿若就在昨天,至今还晃在眼前……

是的!美好、美满的今天,来之不易!

我得珍惜!

重庆癫痫科专科医院癫痫病治疗起来困难吗沈阳哪里的医院能有用治好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