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花香扑过来(散文外一章)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25:30

乔叔借了辆手推车,送影儿去医院。

乔叔的脸沉着。往常的时候,乔叔总是笑。乔叔笑的时候孩子们会蹭过来,磨乔叔讲故事,现在,乔叔不笑了,不讲故事了,乔叔要送影儿去医院了。

乔叔家的月儿扶着影儿出来,影儿身体轻飘飘的,脚底像踩着棉花。乔叔掀起车把,车尾着地,影儿背着身子坐上去。乔叔压下车把,影儿像片羽毛似的落到车板上。车板上事先铺好了被子,乔婶儿看着坐着的影儿,喊月儿再拿个枕头来。月儿答应着,跑回去。

乔叔皱着眉头开始催了。乔婶儿搓着手,眼睛盯着门口,嘴里嘟囔着,就快就快。月儿旋风似的抱着枕头跑出来,乔婶儿接过去,扶影儿躺下。正面躺下的影,随即将身子侧到一边去。

街坊四邻出来了,能搭手的地方搭把手。乔叔起动,大家跟着长长的巷子里。大人不怎么说话,小孩子围着车子张牙舞爪,吱哇乱叫。

车子拐出了巷子,乔叔示意大家止步。车子上的影儿也想说话,同时抬起胳膊,只是,胳膊刚刚抬起来便旋即掉下去,掉到腿上,又滑到身子下,嘴也是张了又张,却听不见声音。

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影儿,觉得影儿不是想说话,是想笑。乔家的几个孩子里,影儿的脾性最像乔叔,乔叔常说天塌了有高个顶着,什么都不要怕,这样说话的乔叔会被我们这些小孩子私下里改叫说大话的乔叔。现在影儿的天塌了,乔叔并不高的个头是否能顶起了影儿的天呢。

送行的人一直看着乔叔的身影消失了才散去。我和伙伴说,影儿是笑着走的。伙伴不信,他们说快死的人怎么会笑。

我反对。谁说影儿会死呢,就是没力气,不能走路,不能说话,也不会死的。但是大家说,如果不是要死了,干啥去住医院呢。我说,去医院又不是去死的,是为了不死去才医院的。我不再和大家说话,顾自离开,在影儿刚刚离开的巷子里慢慢走,脑海里全是影儿,越想越觉得影儿是笑着离开的,我分明看见两颗小虎牙在影儿不算白净的小脸上露出来,像两颗闪闪发光的珍珠,散发着迷人的光。那么可爱的影儿,会死吗,我不相信。

影儿要死了的事早就传开了,先说出这话的应该不是孩子,是大人。我觉得,大人的话也不可信。大人为了不让孩子夜间出去,总拿鬼吓唬人,什么大鬼小鬼屈死鬼,仿佛天一黑,街人根本找不到人。现在,他们说影儿要死了,又如同把看不见、摸不着的鬼放出来。

但是,不管鬼被形容得多吓人,也没听谁真的亲眼见过,但是,死却是另一回事了。后街的张奶奶,一年一年地见她在路上走,和她说话,突然有一天不见了,说是死了,我回想记忆中的张奶奶,不管多熟悉,那个身影却再也不会出现在街上,这样说,死就是永远不见,这比看不见的鬼都可怕。

心里想着影儿,脚不知不觉地进了影儿的家。少了影儿的家空荡荡的。月儿在收拾房间,为了打发去医院的影儿,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月儿招呼我坐,说影儿去医院是临时决定的,是老吴头儿的一句话让爸妈下了决心。老吴头那句话的大概意思是说影儿家那么多的孩子,少一个也无所谓。月儿说,老吴头就是这么说的,难道影儿真的活不了了吗。月儿哭。

我和月儿一起流泪。老吴头的话没有人反对,一条街上的大娘大婶都拿老吴头的话当圣旨。如果影儿真的像老吴头说的那样,那么,这个家是不是从此再也看不见影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

我接受影儿从小和我们不一样的事实,却不接受活生生的影儿和死连在一起。

影儿从小娇气,大院里又跑又跳的孩子里永远找不到影儿。大院里找不到,可以在影儿的家里找到。影儿家里有两铺炕,影儿通常坐在有两扇小窗户的、朝阳的那铺炕上。小窗户不大,但是,钻进来的阳光足以照亮影儿的家,照亮影儿。

通常,我去影儿家玩,名是找月儿,其实也少不了影儿,可以边和月儿玩边看影儿做针线活。影儿十一二岁时就会使用缝纫机了,缝缝补补的活从来难不倒影儿,孩子们玩的布口袋,瞅一眼就知道哪个出自影儿的手。影儿的妈妈没有因为生了病怏怏的影儿被人闲话过,学习优秀又乖巧懂事影儿比那些健康的孩子拥有更好的名声。

影儿这次生病是水萝卜害的。影儿看人家吃,也想吃,吃了就不行了。开始是胃肠的事,最后变成了咳嗽,没日没夜地咳,咳得听的人也嗓子痒。

开始,乔婶儿带影儿去医院,每次去都开回一堆药。影儿天天吃药却不见好,而且,吃了药就不想吃饭,不吃饭还不耽误咳嗽,咳嗽久了,痰里竟夹带着血丝,再厉害时,血丝变成了血块。

乔婶儿不信大夫了,另觅渠道,拐弯抹角找到了老吴头儿。老吴头儿不是大夫,传说却是个比大夫还神的人。乔婶儿抓到救星似的,把影儿的生死安危完全托付给老吴头儿。

老吴头儿开出的第一个药方,着实让乔婶儿和院里的大妈大婶儿们唏嘘了好久。那偏方怪就怪在药引子,必需是女孩儿的初红。这事倒也不难,街上孩子多的是,从不缺初长成的女孩儿,只是那东西当药还是让人犯嘀咕。尽管这样,乔婶儿还是拧着头皮按老吴头的说法做了,将讨来的东西用文火焙干,研成粉沫儿和其它的药剂合在一起,喝时只需用开水冲了。

我是事后从母亲那儿知道的,一再地询问母亲,是不是真的。我觉得,即便是真的,影儿也不会喝的。一向爱干净的影儿,怎么会喝那么脏的东西。母亲说,不会叫影儿知道,救命要紧呢。

我不清楚,影儿是不是真的到了救命的地步。每次去影儿家,看不出影儿多特殊。影儿有时候睡着,有时醒着。醒了的影儿没力气说话,就听我们说话。我比影儿高一级,月儿比我高一级,因为念同一所学校,不喜欢的老师不一定是自己的老师,讨厌的同学也不一定是一个班的,说起来并不陌生,可以由着我们尽情地编排,目的是逗影儿笑。我们能体会出影儿想回学校的心情有多强烈,我们希望影儿快些振作起来。

影儿笑,不逗也笑。院子里的孩子中,最看不出阴晴的就是影儿的脸,这是这别人评价乔叔时捎带着连影儿一起夸奖的话。我从没觉得生病的影儿有多悲观,我们坐着,影儿躺着,只是动作不同而已。人人都生过病,是病就有好的一天,影儿也不例外。只是,影儿越来越瘦了,乔婶儿做的香喷喷的病号饭,影儿只看不吃。影儿不仅瘦了,还白了。打小长得黑是影儿的心病,生病之后的影儿,每次照镜子都显摆,这回看谁还说我掉地上找不着了。大家都觉得,生病之后的影儿好看了,尤其清晨,金色的阳光照进影儿的家,照在影儿白白净净的小脸上,谁能在这样的脸上找出一点生命即将消失的迹象呢。

但是,这样的影儿,在喝了无数老吴头配出的“血”药之后,仍被视为不治,而且还被扔出那样的狠话。乔叔乔婶儿痛定思痛,决定把影儿送医院去,那怕只多活几天,也不能就这样瞅着影儿干巴巴地落到家里。

影儿不在,乔叔下班就往医院跑,月儿代替乔婶儿的角色照顾弟弟妹妹,累得连话都不想讲,弄得家里一点生息都没有。大家不提影儿,所有和影儿有关的话题都绕过去。影儿最小的妹妹丫丫常常嚷嚷着要去医院看二姐。月儿吼她,丫丫也长记性。

邻居聚在一起会不由自主地说起影儿,不管怎么样,影儿还是个孩子,瞅瞅那些孩子,摔出响儿都没事,可影儿跟玻璃人似,碰一下就碎了。

影儿不会碎了。

星期天的早晨,院子里的孩子集合起来,个个兴奋得鸡飞狗跳。大人扯着连路都走不好的小不点儿,吩咐大的一定要照看好小的,这大大小小的一支队伍吵吵嚷嚷地向着医院出发了。

头一天,乔婶儿回家来说,影儿能吃饭了,去了第三天就能吃饭了,现在都可以下床走动了。

我看到影儿了,隔着玻璃。影儿的脸仍然白白的,斜倚在床头,孩子们涌进去,围到她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像一群麻雀。

这回影儿是真在笑了,两棵小虎牙露出来,笑得像朵花,花香扑过来,扑到所有人的脸上,这脸上就有了岁月的光彩。

青丝为谁老

我不能说出想去的地方。

我在那儿盖了房子,一大片草地,零星的野花,黄色的,粉红,紫,云朵的白。溪水从林子里钻出来,透明的,清凉的,可现石头的花纹。阳光晴朗地照着,蓝天在山顶,在树梢上,耳边是鸟的叫声。

书是要带的,书中是别人的故事,听起来生动,有些故事的某一章节会和从前的生活相吻合,喜欢或是厌恶,或者连这儿也忽略。

遇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她安静,步履蹒跚。我在她身后走,奇怪地模仿起她走路的样子,驼起背,找根棍子拄上。她孤零零的,像一片秋天的叶子,眼见着一阵风儿来就要落了。她是谁呢,谁家的女儿,谁的妻子,谁的母亲,阳光下,我只看见衰老,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老婆婆走远了,慢慢地变成一个点,最后点也没了,道路空旷起来,前后左右没有人烟,我试着先小声地喊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大声,再大声,用尽所有的力气。

声音远远近近地回响着,发出金属的撞击声,最后淹没了。我知道,有一种东西是抗拒不了的,逃脱不掉的,它在时间的背后躲着。

从小,我就被许多的事情吓着。俯在桥边看水,水流滔滔,脑海突然浮现落入水中的情景,心悸,赶紧跑开。去山里采蘑菇,跟在人家后面,怕蛇,怕那软软的长虫,见了会出冷汗,要别人惊了才敢走,临了只捡人家剩下的。

母亲说,不要去你姥姥家,岔路口有拍花子(传说是有魔法的恶人)的老头,拍下头,就迷了,要跟人家走,他会吃你的心肝儿。每次去外婆家,外婆家隔壁的老孙头常常在岔路口站着,他的样子凶,是不是有鼻子有眼,从来不敢看,哆嗦着从他眼前挪过去,撒腿就跑,一路冲进外婆家。

母亲当然不是成心吓人,母亲迷信,很多事源自于她的幻想。至今她还坚持说,后院的赵叔是飞毛腿,走得飞快,原地一跳,能上房,能上树,真能耐呀。她一定要说她是亲眼看见过的。我信,因此崇拜赵叔。同时,我也知道,赵叔家挨饿的时候,赵叔把一盆玉米面子倒进泔水桶,要全家六口喝老鼠药。母亲去劝,让我端着一盆玉米碴子跟着。大块头的赵叔不说话,在墙角闷着,孩子们在一边哭。母亲说破嘴皮,亲自下厨,熬出一锅香喷喷的碴子饭。赵叔一家全部安全地活过来,后来赵叔死了,多活了几十年死的。

父亲伤残之后,母亲冬天要准备一年的烧柴。母亲活急,大雪泡天地也去。腰里扎根麻绳子,头上戴顶狗皮帽子。赶上人家的牛毛了,在雪地里狂奔,后面的人大老远地喊,大兄弟,快帮忙截住呀。母亲躲,连滚带爬地躲,人家不高兴,近了,母亲陷在雪堆里,摘下帽子,荒山土岭之上,母亲的长发飘起来,人家的脸红了,母亲的脸也红了。

大院的孩子们吃了晚饭,一帮哄地出来,捉迷藏。大家犄角旮旯儿地钻,我也绞尽脑汁,寻个隐蔽的地儿躲进去。躲着躲着,突然害怕了,大气不敢出,仿佛被什么东西捉牢了,裹得结实,动不了。我突然跳出来,招呼着,故意暴露自己,宁肯和对手妥协,投降,握手言欢。我相信,黑暗中一定躲着什么东西,看不见,却被它觊觎着,威胁着,它就要伤害到我了,我就是知道。

现在回过头来看,桥没有断,蛇没有咬过来,拍花子的老头从来没有出现过,饥饿没有害死赵叔全家,母亲可以摘下帽子,博取一个人的谅解,有些事情完全可以无忧无虑的。

我现在想念十六岁时的微笑,想念那个黑眼睛的男孩子,一封要躲到墙角偷偷品咂的信。有时候会想到外婆,她去了另外的世界,就是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我现在偶尔想起母亲,记忆中的母亲依然能干,有时候说起大山,脸上泛起阳光。我依然会在一首诗中流泪,在草原上回望羊群,有了想去的地方,也知道了让自己害怕的东西,谁也不要紧张,时间会带走一切的,我依然愿意,当一个人和我说起,五十年后,他会爱我,我苍老的笑会和山花一样灿烂。

拉萨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青岛有特地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好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