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碧海】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0:04:10
一、上山下乡
   姐初中毕业那年,就响应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号召,下乡去实现他们那一代人的崇高理想和追求。父亲当时是县知青办主任,一个典型的老式布尔什维克。他把姐送到了离县城最远的云台山村,用他的话说,越艰苦的环境,越能磨练出人的意志,年轻人是该好好磨练一下的。
   记得姐走的那天,母亲为她收拾行李时,不停用手背拭泪,她是舍不得十六岁的娇娇女去那远远贫瘠的小山村。可我却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待这件事情,姐大我八岁,当时的我还是一个“小不点”。我仰望着姐胸前的大红花,闪闪发光的毛主席像章,斜挎在腰间的军绿色书包,那里面还装着红红的毛主席语录……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着我,我多想快快长大,和姐一道奔赴那“革命”的前线!姐上车时,母亲已经泣不成声,我却握紧小拳头,崇拜地目送姐和她的“革命伙伴”们渐渐远去……
   半个月后,姐的第一封来信到了。父亲把信递给我,要我念给大家听,我忙不迭拆开,大声念起来:“敬爱的爸爸、妈妈,及小妹:你们好!我在这儿挺好的,同伴们都很关心我,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每天和贫下中农同志—起按时出工到地里劳动,以工时累计工分,虽说扛了几天锄头,手上磨起了血泡,可我们过得挺充实的,这是我们的“革命工作”!……可就是有一点,我不太习惯,云台山海拔很高,又常刮大风,我们住的土墙房有些潮湿、漏风,夜晚刮大风时,屋顶瓦缝里的灰渣虫子老往下掉。昨天早上醒来,我满身灰渣,床上竟爬有四条毛毛虫,怪吓人的!……”,读到这里,我没有继续往下念,父亲、母亲都有些沉默……
   我知道平素胆小的姐是最怕虫子的。记得有一次,邻家小男孩捉了一条“猪儿虫”吓她,她竟哭着跑回家向母亲哭诉……可如今,她却要和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毛毛虫同眠。难道真如父亲所言,在艰苦的环境中,就能磨练锻炼一个人的意志,真的能把昔日的姐磨练成一个“新人”吗?
   接下来的日子,姐的信越来越少,越来越短。再后来,家中竟收不到她的来信了。
   母亲急了,要去看姐,我也闹着要去。可父亲不让去,说姐在那儿生活得很好,用不着去看她,去了反而让孩子有依赖感,不好好的“干革命”,他说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的,说这话时,我似乎瞥见了父亲眼中隐隐的泪光……
   姐曾回过一次家,可她进门时,我竟未认出她来。那天很冷,姐进门时全家都围在火炉旁烤火,姐穿着一件花棉袄,头上包着一块方格子围巾,我以为是乡下哪个亲戚。可我见母亲一下激动地站起来,冲了上去,卸下姐肩上的挎包,并用手不停地拍打她满身的尘土,嘴里还喃喃念着:“楠儿,楠儿,你可回来了……”楠儿?是姐?我仔细一看,可不是,清秀纤细的姐,比以前黑了许多,粗黑的长辫上沾了一些草屑,满脸的疲惫,我忙端来洗脸水,姐洗漱完毕,默默地大口大口吃着母亲盛上的米饭,望着姐,我似乎有些不认识她,生活真的把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姐在家住了两天,便返回了云台山。我仍送她,不知怎的,这次却无上次的豪情满怀,我只是默默地看着她一个人孤伶伶地在寒风中渐渐走出家人的视十堰治疗癫痫选哪个医院野……
   再后来,姐的一些同伴陆陆续续回城了,有的还安排了很好的工作。母亲要父亲也想想办法,早些让姐回来,可父亲说这要等国家政策,他是一名国家干部,不能以权谋私,他相信组织上会考虑的。母亲和我就等着、盼着,扳着指头算日子,心想姐不久就会回家与我们团聚了。那段时日,我发现父亲的心情似乎也比以前开朗了许多……
   二、自由恋爱
   当那个炸雷般的消息传来时,我们全家都惊呆了。姐和另一名下乡知青好上了!在那个年代,下乡知青在农村自由恋爱,是很荒唐的。一是“伤风败俗”,二是等于宣告自己立志“扎根”农村。而这两点,都是令我那传统的父母无法接受的,况且又是在姐即将返城的“节骨眼”上。
   父亲大怒,亲自去云台山接回姐,要姐与那男知青断绝往来,“改邪归正”!可姐固执极了,低头抚弄着辫子,任父亲怎样怒吼,她终—言不发。母亲搬来了三亲六戚,采用“车轮战术”,轮番劝说,用三姑母的话说是要做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姐终让他们白费了几天功夫,她仍是以沉默抗拒着大家。有天深夜,我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母亲还在劝说姐,说些什么不太清楚……猛然母亲提高了声音,她对姐说:“你生死恋着的男子,家境并不好,听说品行也不太好,今后会让你吃尽苦头的……”,姐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有斩钉截铁的—句话:“哪怕他去讨饭,我也跟着他!”盛怒之下的父亲,要姐滚出这个家,他不要她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母亲和我的哭泣声中,姐义无返顾地走出了家门,走向了她那可以牺牲—切去追求的美好爱情……
   那一年,姐十八岁。
   姐和那青年住在了一起,那青年名叫旭。
   日子一天一天走过。
   后来姐离开了云台山,迁到了离县城较近的花子村。再后来,姐终于还是回城了,旭也相继返城,并都找到了一份工作。有人说,那是我父亲暗中办的。可我总有些不信,一想到姐离家时,父亲那张青筋鼓涨、怒容满面的红脸,我就紧张得发抖;可我又觉得那就是父亲安排的,那可敬亦又让我害怕的父亲哟……
   姐回来后,并未回家,她怕父亲。她和旭住在一间小木板房里,我便偷偷去看她,姐那时挺瘦,长辫子早巳剪掉了。姐的面容憔悴,小腿浮肿,总令人想到营养不良。我回家后悄悄告诉母亲,母亲便边抹泪边往小布袋里装米,要我给姐送去,我总是要捎带拿些肉、油……当然,这一切我总是瞒着父亲的,父亲在姐离家的日子里,脾气总是挺坏,我很怕他。
   可就在有一天,我听到父亲对母亲说,快到中秋了吧,一家人也该团聚团聚了!母亲还在发怔时,我已快步冲出门去,父亲他是在暗示要姐回家哩!他却不愿明说,倔强好胜的父亲呀!难怪有那如此倔强的女儿!
   姐回家那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短发梳得挺光溜。姐那喜悦的心情流溢在她苍白的面庞上,母亲拉着姐的手哭了,父亲并没有和姐多说话,只在吃饭时,象招呼全家人一样说了一句:“吃菜,吃菜。”,并象很随意的样子挟了一筷子菜放在姐的碗里,我看见姐的泪水从脸庞上滑下,滚落在碗里,她忙低下头大口大口往嘴里扒饭,把泪和饭和着吞咽下去了……
   饭后,姐进屋收了床单、被子、衣服,脏的,不太脏的,泡了两大盆,蹲在地上搓洗起来。我挺乐意,因为姐帮我干了我要干的活儿。母亲心疼她,要姐歇一歇,可姐摇摇头,用手抹抹汗,又用力洗起来,她说:“让我洗吧,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
   可姐不久又离开了家,她与旭领了结婚证,怀上了他的孩子。
   旭正式成了我的姐夫,父亲的女婿。
   旭的家在县城北面,母亲早年亡故,父亲又结了婚。一家人挤在简陋的木板房里,靠旭和姐微薄的工资度日,生活十分拮据。姐怀孕后,妊娠反应挺厉害,加上身体素质差、平日营养又跟不上,时常晕倒,真令人担忧,可姐总是硬挺着,拖着笨重的身子奔波于家和单位……虽然母亲也常让我送些吃的东西过去,但总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偏偏我那姐夫是个不理事的人,经常在外游荡,和别人“斗马股”、打“百分”、赌钱……姐便常悄悄落泪,有几次被我撞见,她却不让我向父母讲,她认为她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她便要承受这样的日子……姐也劝过旭几回,可旭却说,以前我在乡下吃尽苦头了,现在生活好点,我就不能好好轻松一下吗?他一点儿也没有想到,在他“轻松”的时候,一家人正等着他的工资买米买菜,有孕的妻子正拖着病体干着繁重的家务……
   姐在七个月后早产生下一个瘦弱的男孩。全家人都挺高兴的,连父亲也露出了久未见到的笑容……
   可就在姐生下孩子还未满月的日子里,姐又被另一个致命的打击击中,落下了头痛的“月子病”根……
   三、守望婚姻
   当姐得知旭在外面有了另外一个女人后,一下子晕了过去。醒来后望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年老体弱的父母,她欲哭无泪,只感到头疼得似要炸开了一样,身子软得似要虚脱,她不明白,她这些年付出的感情怎会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不久,父亲也知道了这件事。这次他却没有发火,只叹了一口气,心平气和地说了一句:这样也好,你姐也该死心了吧。他对姐违逆他的意愿嫁与旭,仍是耿耿于怀。然后他便要母亲和我去把姐接回家来,与那忘恩负义的小子离婚,彻底断绝关系!
   可姐不回来。就如她当初追求爱情那样坚决。
   她强忍住悲伤对母亲说,或许旭只是—时糊涂,他会改的,既然自己选定了他,就要相信他!再说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不能没有亲爹娘,上还有要侍奉的父母,许许多多的事还要她去干……姐拖着产后虚弱的身子上班了,这个家太需要她了……
   后来的—段时日,旭在姐的感召下也似乎真的和那女人断了往来,可那赌钱的恶习却没有改掉。姐便常苦着脸劝旭,希望他能把心收回来,现在他已为人父,该担起—个父亲的责任了……
   可仍还是出事了。
   旭所在的单位被盗了。失窃的支票数额不小,惊动了上面的人,上级派专人成立专案组下来调查,父亲当时是县里分管安全方面工作的领导,他便协助专案组—起调查。很快,盗窃案有了眉目,是县城里好赌的无业游民“张老二”干的。可追查审讯的结果却出人意料,令在座的所有人都无法接受,“张老二”背后的主谋竟是旭!父亲当时正坐在审讯台旁,他气得涨红了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刷”的—下站起身来,手掌“啪”的—下拍在桌上,吼道:“张老二,你想清楚!不要乱讲!!”。可事实终是事实,旭赌钱输红了眼,教唆张老二撬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旭被判了六年,送往千里之外的监狱进行劳动改造。
   父亲气得病了几天,身体—向硬朗的父亲,这次着实被气恼了。用他的话说,他可怎么丢得起那张老脸哟!病略轻后,他竟径自冲到旭家,命令姐速回家去!姐只是低头哭着,任父亲在那儿发火狂吼,旭的父母也站在—旁陪着流泪,不知所措,他们恨自己那不孝的儿子,却又难舍这贤淑的儿媳,还有那可爱的小孙子……
   姐终没有回家。她说要等旭。她不能在这个家最需要她的时候离去,她不能!固执的父亲在女儿的执著下,再武汉中际医院技术怎么样也无言……
   姐以她的坚贞和对爱情的执着,守望着婚姻。
   从此,姐在单位上努力工作,回到家拼命干活。在那年月,那样的条件下,家中没有多余的钱买肉,但—家人的生活总还得过得象样点,姐竟从市场上买回一只小猪仔饲养,到过年时宰杀……每年她还要抽时间带着年幼的孩子,带上旭平日最爱吃的卤鸭子去千里之外的监狱看旭……
   旭的脾气在监狱中变得喜怒无常,他竟偏执地认为被判六年是“挨了整”!而且这和父亲——他的岳父是有关系的。由此他便格外憎恨我们全家。每次姐带着儿子风尘仆仆去看望他时,他竟不顾夫妻情份,总会找各种借口羞辱姐——姐搭乘便车去看他,他会猜疑姐和那驾驶员好得离谱,关系肯定不正常……姐坐火车去,他又会说姐只知道铺张浪费……甚而有一次在车上,儿子饿了,姐便扯下带给旭的卤鸭子腿给儿子吃了。谁知旭见了鸭子,竟责斥姐没安心去看他,连带点吃的鸭子肉都不全,难道心还会诚吗……面对旭不近人情的种种刁难、羞辱,姐仍是一言不发,她认为这是旭在监狱中无聊困苦所致,她不能太斤斤计较……
   善良宽容的姐哟,就这样等着、盼着她的爱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捱过去了。旭的刑期只剩下半年了。
  洛阳那里能把癫痫病治好 那时父亲也退居二线了。看到姐这些年的真情苦候,父亲也被姐真挚的情感感动了,有一次他路过旭劳教所在的城市,他便乘车去看了女儿那痴心爱着的人,他最不愿见到的那“半个儿”……
   谁料父亲这一宽容的举动,竟彻底惹恼了旭。父亲走后,他竟写信给姐:说他已经证实了当年的感觉,确实是父亲恨他,整了他,让他坐了六年牢!不然,依老头子的脾气,是断然不可能去狱中看他的,那是心中有愧……在信的末尾,他竟说他恨死我们全家,不想和我家扯上什么关系,并断然湖北癫痫医院怎么样要求和姐离婚!!
   姐被这封信吓呆了,她怎么也无法接受,她小心呵护、倍加珍爱的这段婚姻,会如此结束!她苦苦守望的这段情感竟会是如此脆弱!姐哭了。在那艰苦挣扎的日子里,她没哭;面对旭的羞辱,她没哭;今天她却捏着那个无望的人绝情的信哭了……
   四、离婚之后
   旭的信一封不接一封地写来,内容、目的只有一个:离婚!和姐离婚!
   姐请了假,带着儿子匆匆去了监狱。旭见了她,只冷淡而粗暴地问姐,考虑好了吗?姐摇头,旭便咆哮,儿子都被他吓哭了……监狱长把姐叫到办公室,几年以来,他被姐对爱情的忠贞深深感动了,他说,这样好的妻子上哪儿找去,旭却是如此态度,真让人费解,他也劝姐认真考虑考虑……
   姐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心回到家里。旭的父母、三亲六戚都来劝姐,竟是劝她和旭离婚,他们说旭这样的的人不值得姐爱,她应该有更美好的未来,姐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说至动情处,旭的父亲竟跪在了姐的面前……

共 611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