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清晨】千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56:05
忽然没了归属。但并非无处可去。   (2008年)   夏静一直和我同学,我是在高三分别时才发现她喜欢我。其实我也是……   离别前一晚,那个微凉的夜晚,她挽着我,靠在我的肩膀上看烟火。然后,故意调皮地站在我面前,拉开我外套的拉链,企图把自己装在我的大外套里,衣服却不够大。我笑笑,努力拉紧外套,又用双手环住这个可爱的女孩,下巴搁在她软软的头发上。   下雨了。雨声打碎了烟花,散落一地,星空隐隐约约,带着城市和我们的泪水。我们于是沉默,并着肩,走了许久。然后,各自转身,各自离开。   隔天,褪掉烟熏装,我抱着一把好大吉他,在她楼下隔壁酒吧唱歌,黄靖伦的《慢半拍》、《月光》。   她走后,我唱:“这世界太快,就连爱都不例外……”吧台以外,酒意蔓延。昨夜的雨,还在肆意瓢泼,我站在雨里,脖颈间,透心凉。   七月,我背着巨大黑色行李包,准备离开——带着画板和梦想,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奥运会还没揭幕,命运开始匆忙,我开始了奔跑。拖着一个很渺茫的希望,去了北方的海滨。   我躺在沙滩炙热的沙子上,幻想那一闪一闪的星星——每一颗都是我思念的人,我只是不清楚,梦想的质感这么锋利,轻轻触碰,依然,划破了手指。      (2009年)   生活有时候很拖沓,陌生的路口,一次次徘徊。   萧雪走进我的世界,同一个艺术系,我扛着画板,在海边画帆影,她背着氧瓶,在水下看寂寞。   她有次对我说,苏景,你真像这片海,我希望看到武汉中医能治好癫痫吗海。   我笑,换好潜水服,潜入海底,带出一把紫菜给她。我说,这好像你,很可口。   其实,她清楚,海水很苦,我明白,味道很咸。   我们开始在一起,在步着星空的夜色下海边散步,星空很沉静,她的眼睛里有星子的透明幽雅。   生活不只是有风花雪月,命途不是只有一帆风顺,那个黯淡月夜下车轮的咆哮,又似在耳根拔节。   我给她买冰淇淋,她跑过来。   刹那,醉驾的司机,狂飙的车轮,推开她,冰淇淋飞过了大半的夜空,雪一样洁白,地上,多了一朵血色的玫瑰,剧痛。我闭上双眼,再醒,轮椅上的阳光很刺眼,后来,她偷偷为我捐骨髓,腿好后,她匆匆离开。  昆明治癫痫的最好医院 那一年,明白了心碎,学会了抽烟,她提出,我们分手。海水很咸,溅落了泪痕,我开始喜欢黑夜,坐在高高的写字楼里,眼神有点空落。      (2010年)   几个月后,我也决绝地走了,这个筑梦的地方,依然如故。没有为任何人皱眉,坐在返程的列车上,铁轨疯狂南下河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四面透风的窗口,汽笛声尖锐,让人感觉极不真实,天空阴霾,大片大片,碎裂着诡谲的云彩。然后,回到南方小城。   八月十五,修表店开张,店面不大,是用家里的小房改装的。   修表店的日子很枯燥,整日整夜,循走时间流动的声音。人走人来里,是容颜苍老的样子,我在进门位置挂了一幅大大的油画,画的是一个女孩,站在大帆船船头朝我微笑,笑容柔软。   无数个夜里,噩梦中醒来,看着这幅画,恍惚间,好像又回到曾经那个不懂爱的时节,变回那个天真的少年。   窗柩上的灰尘开始疯狂,斜光射伤心底的忧伤,我稍微呆立,苏雅的声音,若隐若现,荡漾在空气中。   我努力打了个哈气,眼睛蒙上一层浓重的霜,薰黄的指骨间,夹起烟,我猛吸一口。然后,细细回味,嘴角在空气中勾起一道道弧线。   经过昼夜的交替,仿佛承受了生死的轮回,远方,闪亮的星星,正一颗又一颗,陨落在这落寞世界的尽头。   看着眼下变迁的城市,影叠在曾经熟悉的街口,也许,是我的语言出了问题,我还固执的认为,苏雅还在这世界的某一角,安静地生活着。      (2011年)   这些年,苏雅像一支划过我生命的箭矢,她飞的太快了,以致于她飞过时我无法看清她的轨迹,我一直小心翼翼,不愿提及,但又禁不住想念。   最后一次,钱塘江,我站在大堤边,看着她被大潮吞没,顿时,有一种绝望和冲动。   我们交集不多,初二时见到她,在一次学校文艺晚会上。彼时,她手腕上戴着一只仿水钻的卡布奇诺表,唱歌跳舞,呵气如兰,动如雏莺,凝脂如玉。   第一次,我喜欢上了她。   少年的心思,简单纯粹,还未及表白。   我曾傻傻以为,遥远的注视自己喜欢的人很幸福。于是,我一次又一次跟在她左右,却害怕被发现,也许是因为太爱,或者还不懂。   她曾对人说,她喜欢海,喜欢船,我默默记着,刻在心里。   别后的时光,像是陡然间被拉长许多,我还未及靠近,却只剩怀念的资格。日复一日,重复着修表店生活,不管内心是释然,还是凄然。      (2012年)   很难想象,要多大勇气才能支撑我继续在修表店活下去,长久幽闭的生活,像极织布机上的经纬,一匹一匹的布料都织出来了,花纹却是一个颜色,平添些许凌乱。   某天,天气晴朗,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走进门来。女孩一袭及腰长发,琥珀色瞳仁里仿佛盛满潋滟的水光,她穿着一件达芙妮白色连衣裙,纤长的手臂上缠满了漂亮的手琏,身材高挑,妆扮时尚。女孩极美极美,但是,她胸前别着一枚黑色挽章,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到她,我有种莫名奇妙的熟悉感,这些年汹涌在心腔里的眼泪忽而张狂,快要漫出眼眶。   女孩看到我,也愣了愣,然后惊讶地喊,你是苏景么,我是苏莞啊。   我只好暂时别过头,泪水开始不受控制,想不到,苏莞的到来竟像一柄锋利的刀刃,生武汉可以看羊癫疯的医院猛撕裂了我一直伪装着的思念和坚强。   其实不怪我,我只是不明白,时间到底有何种强大的力量,才能把人改造的这么彻底,我也并不清楚,还会见到她。   彼时的苏莞,总是低眉信手,跟在姐姐苏雅的身后,头上扎着两条牛角辫,小眼睛,普普通通,跟我说话的时候,脸会红,映的两颊的雀斑更加明显。   也许我当时还不知道,她只有在和我说话时,才会脸红,我只是要靠近苏雅,其它都没多想。是她告诉我,姐姐苏雅喜欢卡布奇诺的表,喜欢超大号的帆船,希望扬帆游边世界。那时的我,在本校画坛小有名气,精于画画,我默默记下,小心翼翼。   我象征性揉了揉眼睛,回头,眼神立在挽章上。   她接着告诉我,苏雅离开,已经整整五年,每年这时候。她都戴挽章,以示哀念。   可是,苏雅离开后,整整五年我再也没有见过苏莞。我考上高中,接着,去了别地上大学。   后来的日子,确没有因为我缺席而停止运行,苏莞身高开始挺拔,容貌开始蜕变。我们都穿行在各自思念里,但,我一路自顾自走着,浑然不知。   我并不知道,再见到苏莞,是这么一幅情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独自穿行着自己的世界。   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快乐,看到她,往事一幕幕,让人沉重。      (2013年)   苏莞最后还是离开了。   她走的时候,一场大雨不期而遇,我撑着伞站在雨中,目送她上火车。   她突然从车上跑下来抱住我,我有点措手不及,挺直身子,看到的是周围的火一样炙热的目光。   大雨中,我手中的伞,不知何时,已经不知去向,我只好努力擦拭她额前散乱的头发,拥着她避雨。   慌乱间,分不清她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   她把一只卡布奇诺表放在我手心,轻轻的说,姐姐其实曾想让我告诉你,她很幸福,谢谢你,苏景。   我顺势又拥抱了她,泪水从眼眶没入白衬衫,无影无踪。   列车终于还是带着苏雅离开了,我默默地想,我早该明白,最爱的人,就停在最远的地方。   千帆过后,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留在了远方,   我想。 共 27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