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kokn.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路途,没有爱情的脚步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28:47
1
   纪落落开始变得不开心,而让她不开心 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她喜欢的那个男生,谈恋爱。
   看着趴在课桌上有气无力的纪落落,我用笔戳了戳她的手:“要不你直接杀 到顾北汐面前得了,没准还能拿个签名照什么的。”
   她抬起头看着我,语气极其哀怨:“格子,那你说我见到他的第一句话要怎么说, 是说你好啊,吃饭了吗,还是问他你饿了吗,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我叹气,伸出拍了拍她的头,深感怜 悯的看着她,然后不动声色的伸出一条 腿,也没管是不是在上课直接踹了过去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最强。或 许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太惊骇,旁边的人都齐 刷刷的转头向我们这边看,看到地上的纪落 落后,又特别有默契的不带丝毫同情的笑了 开来。
   我不想强调纪落落是有多么的二,但事 实上纪落落是班上公认的脑残。因为她在班 上自我介绍时是这样说的:我叫纪落落,纪 念的念,落落大方的方。
   而事实证明纪落落不止二,她还是朵奇 葩。有一次,我和她坐在饭堂吃饭,当时饭 堂的电视正播放着特仑苏的牛奶广告,结 果广告上刚说完那句: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 特仑苏,接着纪落落同学就特别顺口的接了 一句:也不是所有男人的腰都像朗朗那么 粗。当时旁边同学喷饭的情形,我到现在都 还记得十分清楚,那动作太齐刷刷了。
   虽然纪落落同学一直都在闹笑话,但 是她从没有承认过自己是脑 残。她曾对我说,90后没有脑残,因为说 的人多了,也形成不了脑残。
   虽然她说的是有那么些道理,但我还是 觉得她有时候就是特别的脑残,尤其是在她 有了暗恋的对象之后。
   纪落落曾经给顾北汐写过一封 信,那封信我看过,她要我帮她检查有没有 错别字,或是有没有什么语句不通顺的地 方。
   当时,我看着脸红的有些扭捏的纪落 落,好心的提醒她,“亲笔情书这招太凹凸 了,去空间写留言情书才是最浪漫的。”
   后来,纪落落真的跑去打听到了顾北 汐的扣扣,通过验证之后,她就屁颠屁颠的 跑去他留言板上,写下了她呕心沥血想出来 的那段煽情的文字。
   之后,我偷偷的问她:顾北汐有没有被 你感动的稀里哗啦?
   纪落落一脸悲痛的看着我:“我甚至连他有没有看到都不知道,他的留言板开启了 审核功能。”
   我听完后看着她,呆愣愣的什么表情也 做不出来,她的闹的笑话实在是太多 了,我甚至觉得我笑的都不会笑了。
  
   2
   纪落落对顾北汐一见钟情的那天,是在 夏末初秋的十堰治癫痫病需要多少钱午后。
   当时,她拉着我去学校的糖水屋喝新出 炉的柳橙奶茶,我们第一次见顾北汐也是在 这家平常非凡的小店。那时白皙秀气的顾北 汐在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人群中莫名的扎 眼,他的笑容特别干净,像极了夏日里的栀 子花,看一眼就能让人窒息。
   “老板,来杯西瓜冰。”顾北汐声音有些 大,很清晰,很儒雅。周围的女生听到说话 声都偏头去看他,还时不时的小声议 论。我匆匆看了他一眼,趁着其他女生发愣 的当儿冲到了前面,冲到老板面前要了两杯 奶茶。
   当我好不容易拿着两杯奶茶挤出人 群,正要向纪纪落落炫耀自己有多聪明 时,纪落落却一脸着急的拉过我就跑,跑到 一半,却又莫名奇妙的停了下来。我没防 备直直的撞在她的背上,鼻子撞的有些 疼,一杯奶茶从我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格子,我想我要恋爱了。”纪落落看 着顾北汐小声的对我说,语气里带着些许苦 恼,些许羞涩。
   “你是单恋吧。”我深深的为地上那杯奶 茶心痛不已,所以在听到纪格格这句话的时 候,深感莫名其妙。困惑的顺着她的目光看 去,就看到了顾北汐的背影。
   “那也是恋,格子,从今天起,我不再 生无可恋了。”纪落落笑嘻嘻的宣布,语气 海拔很高,至少上升了八个调。我对着天翻 了个白眼,心想要是纪落落跟顾北汐表白的 时候也是这个调,顾北汐那单薄的小身板 会不会被她的气功吼走?
   顾北汐是个很危险的男生,第一次看到 他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漂亮的少 年,就像罂粟,注定会成为许多女生的劫 数,不管将来他为谁驻足,都避免不了别人 为他疯狂。
   纪落落就是其中一个疯狂的人,在遇 见顾北汐之后,她成为了行星,整天只知道 围着顾北汐这个太阳转。她为了他学架子 鼓,每天在他会经过的地方站在楼上看着他 经过,每天早上早早的就拉着我跑到顾北 汐的课室在他座位上放上一瓶酸奶。可 是,纪落落的单恋太卑微了,卑微到连顾北 汐都没有注意到有她这么一位女生,在他不 知情的情况下默默为他做过这些事。
   我在一旁看不下去,默默付出不求回报 对我来说那简直是在慢性自杀,于是我对纪 落落说表白要趁早,不然你只能沦为地下 党。可是纪落落却还是固执的奉献着她的默 默事业,直到有一天,她去办公室交作业 本,经过顾北汐的课室,听到顾北汐对那个 给他递情书的女生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 人了,不能接受你。
   那天,纪落落拉着我一起逃课,在肯德 基里,她一口气点了很多东西,多的吃不 完。我本来挺同情她的,但是在看到她小声 抽泣着大口大口啃汉堡后,又没心没肺的笑 了出来。
   当时她的那个样子就像是一只兔子在啃 罗卜,时不时的抽一下鼻子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病
  
   3
   纪落落的伤感并没有持续多多久,她的 乐观程度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她在吃了好 几个汉堡之后,拿着纸巾抹了抹泪,又拿纸 巾擦了擦嘴,然后看着我,“格子,我觉得 我应该去找把锄头练练,等我练好了,就去 挖顾北汐这座墙。”
   我看着她,觉得自己的心都是灰 的,“你别把锄头挥断了。”
   这件事过后的没几天,我们在林荫大道 上遇见了顾北汐,那个时候顾北汐身边还站 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 扎着整整齐齐的马尾,给人一看就是个好学 生的模样。顾北汐拉着她的手,笑的极为 宠溺,眼里的光比纪落落说她要恋爱了那时 还要灿烂。
   “原来他喜欢这样的啊。”在与顾北汐他 们擦肩而过后,纪落落看着他们的背影小声 的说,语气有些黯然。我也跟着黯然,我已 经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同情纪落落了。
   纪落落转头看着我,充满希冀,“米 格,要不你去试试吧,说不好顾北汐会被你 挖过来,你锄头一定挥的好。”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用力拍了一 下她的后背,“纪落落小朋友,是不是这个 夏天太漫长了,把你的大脑烤坏了?”
   她忧伤无比的看着我,看的我胆颤肝 裂,“格子,求你让我死的瞑目吧。”
   我唤纪落落有两种唤法,一种是落妞, 一种是纪落落小朋友。我唤她落妞的时候一 定是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我唤她纪落落小朋 友的时候一定就是她脑残症发作的时候。
   我和纪落落成为死党,不是因为我和她 同班同桌同寝室这个狗血的巧合,还因 为纪落落住的那条街,我曾经也在那里住 过。
   清水街,我记得那个地方,并且很清 楚。我想如果我妈妈没有带着我改嫁的 话,我现在应该还住在那里,住在那个喧嚣 吵杂的小巷子里。那条街的小孩,没有谁念 过幼儿园,平日里总是耷拉着鼻涕到处跑, 疯狂的在那小小的巷子里追逐,带着无忧无 虑的欢愉笑声。小孩子玩心很重,随随便便 的就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小的时候 不喜欢糖葫芦,也不爱吃糖果,我只喜欢和 隔壁的小姐姐一起去剪芭蕉叶,取到芭蕉叶 的时候,我会认真无比把叶子撕成许许多多 的小条子,然后围成一个圈戴在头上。噢, 那个时候,《还珠格格》正在热播,里面 的香妃美得不可方物,她是我最喜欢的一个 人物。
   后来,我随着妈妈离开了清水街,爸爸 妈妈感情上的第三者,导致了家庭的败落。
   我就这样离开了清水街,就这样告别了 童年时天真无邪的岁月。在那个新家 里,我必须学的规规矩矩,必须要很有礼 貌,我不可以再像在清水街那样在马路上到 处走。我被新爸爸扔到了幼儿园,开始学着 数数,开始说那些我也听不懂的英语。妈妈 说,我必须优秀,因为这个家的条件比清水 街好太多。
   从那以后我没有回过清水街,新家离清 水街有些远,要坐公车,而我不记得路 线。我的亲生爸爸没有来找过我,我不知道 是什么原因。或许,米格这个名字在清水 街,就像那些被妈妈扔掉的芭蕉叶一样,在 时光的流逝下,被遗忘了。
   第一次见到纪落落的时候,我就将她定 义为二货,后来知道她是从清水街出 来的,我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 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了,不然我不能保证自己 不会成为纪格格第二。
   然而,不管纪落落是如何的二,如何的 傻,她都还是走进了我的生活中,成为了我 高中生涯很重要的一部分。
  
   4
   我拿着纪落落写的那份情书出现在顾北 汐的课室门口,他们班上的同学都盯着我俩 看,我觉得自己好像白痴,但是,我又不能 不辜负纪落落的寄托。于是,我牙一咬,把 信递给站在我面前的顾北汐。“顾北汐,我 喜欢你,我们交往吧。”我为这句台词感到 脸红,太俗太老套。
   “这个……”他看着我,嘴角微微抽动,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米格,你要不要脸啊?”就在我耐心的 等着他给我回答的时候,突然从课室里冲出 来的女生扬手给了我一巴掌,“他有女朋友 了,不需要地下党。”
   莫名被人扇了一耳光,我有些火,但 是我没有理会脸上那火辣辣的疼,我甚至忘 了要在顾北汐面前维持自己柔弱的形象。 我就那么大喇喇的扬着下巴,挑衅的看着那 个女生,“没有地下党,那里来的共产党 啊,你之前也是地下党吧,味道闻着像啊。 ”
   在一片笑声中,我看到那个女生气急败 坏的向我扑过来,恶狠狠的揪住我的头发, 力气大的不可思议。我看见顾北汐在一边拉 着她都没能使她放手,在那一瞬间,我差点 为她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虽然她拉着 死不丢手的是我的头发。
   “你三舅老爷的鸭大腿的妹纸啊,我们 家格子的头发是你这只猪能拱的吗,想撒野 就给老娘滚回猪窝去。”就在我们双方还在 持续僵持的时候,纪落落不知道从哪个角落 冒了出来,她飞起一脚直接往女生身上踹 去。
   我看着被顾北汐扶起来的女生,特别幽 怨,不知道是该感谢纪落落还是该踹她一 脚。就因为她刚才的如来神脚,我的头发就 这样被那个死不撒手的女生揪了一把,断 了。
   后来,我们都毫无避免的被请到了主任 室做思想工作,我想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主任 那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在纪落落他们走 后,他对我说,米格,我一直以为你是循规 蹈矩的,没想到你在高二这学年能闹出这种 荒唐的事情,我希望你以后能注意点,不要 去惹这些是非,要知道有些是非会毁了你的 路,你不想葬送你保送大学的机会吧?
  
   5
   体育课,纪落落很快就换好了球服,在 绕着操场跑完一圈后,便跟着男生们跑去打 球。我坐在观众席上,从这个角度上可以很 清楚的看到纪落落,看到纪落落为了抢一 个球而摔了个四脚朝天的时候,我特别没心 没肺的笑了出来。
   对于那天的事,我们后来都没 有再说,纪落落问我,米格,你会不会怪 我,如果不是我任性,你也不会这样被人指 指点点,更不会被叫到主任室挨批。
   我没有怪她,我只是奇怪自己居然会答 应她去做这么愚蠢的事情,难道脑残是种病 还会遗传不成?
   “米格。”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头顶 上忽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顾北汐?”我转头,然后就看到了拿 着篮球站在我身后的顾北汐。他穿着球服的 样子比平时更帅,更耀眼,在那一瞬我差点 要为他尖叫。
   “那天的事……” 顾北汐欲言又止,看起 来有些不自然,也有些不好意思。
   “哦,没事,我只是闹着玩的,你知道 的,高二压力大,总得找点东西调味一 下。”我一下子跳了起来,连忙解释,。
   “嗯,我们做个朋友吧。”顾北汐笑了 笑,标准的八颗牙式灿烂笑容。
   我看着他,在那一瞬间我连言语都失去 了,我甚至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反应来回应顾 北汐,所以我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他。意 外来得太突然了,让人毫无防备。
   纪落落在顾北汐走后的不久把一杯香橙 奶茶塞到我的手里,冰凉的触感从我的手指 一点一点蔓延到身体里。我回过神看向纪落 落,斑驳的阳光洒在她脸上,留下了一片忧 伤的阴影。“落妞……”
   纪落落看着我笑了,很高兴的样 子,“米格,我就说你能行啊。”

共 835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